冯权的声音很大,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也是他的话,让我知道他就是冯权,我们市里三分之一的场子都是他罩着,夜场是最有油水的地方,每个月都有很多钱流进他的腰包。

  我就说为什么负责人孙总急匆匆的进了国会一号,敢情今晚冯权也在这里,请示他去了。

  接着,我便看到冯权带着孙总大步的朝着我们这边走来,国会一号的保安看到冯权出现,脸色都变得镇定起来,毕竟冯权是他们的老大,主心骨都在,他们还怕什么。

  至于表姐喊来的阿丘那群人,脸色如常。

  倒是黄毛那群人,看到冯权出来后,眼神里除了恐惧之外,还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我想他们肯定以为我们要倒霉了,毕竟表姐的人把国会一号的保安都给打了,等于是打了国会一号的脸,打了国会一号的脸就等于打了冯权的脸。

  只是,在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惹了冯权,要遭殃的时候,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也就是当冯权看到表姐的时候,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冯权看着表姐,眼睛里充满了震惊,赶紧就过来,开口问:颜小姐,怎么是你?

  我从冯权的语气里感受到了恐惧,是的,冯权的声音几乎都是颤抖着的,很难想象,我们市里地下世界有头有脸的大佬之一,见了我表姐后竟然怕了。

  表姐冷哼了一声,说:冯权,你手下胆子不小啊,我们在这里教训人,他们都要上来插手。

  啪!

  表姐这话说话,我就听到啪的一声,只见冯权转身,直接一巴掌就扇在他心腹孙松的脸上,他用力过大,孙松的脸直接给肿胀了起来,接着,我就听到了冯权的骂声:你眼睛瞎了,连颜小姐的事情也要管。

  看正版章节0b上n酷&c匠CQ网

  那个孙松,捂着脸低着头,话都不敢说一句。

  我心想,这一巴掌肯定很疼,而且我猜孙松此时此刻心里肯定特恨冯权。

  冯权打完了孙松之后,一脸堆笑的看着表姐,说:颜小姐,是我管教手下无方,希望你别介意。

  表姐耸耸肩,她好像也懒得跟冯权说话,直接带着我就朝着黄毛那群人走过去了。

  刚刚发生的一幕被黄毛他们看在眼里,我看此时他们双腿都是颤抖着的,特别是黄毛,脸色惨白,估计吓得不轻,毕竟连冯权都要对我表姐毕恭毕敬,他们知道惹上大麻烦了。

  表姐走过去,笑眯眯的说:不是要打架么,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

  黄毛都快哭了,他双腿一抖,直接给跪在地上,看着表姐和我,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弟弟。

  刚刚挺嚣张的黄毛,此时此刻的表现特别怂,其实我也理解他,只要达到冯权这个高度的人,要一个人断手断脚甚至人命都可以通过关系摆平,而我表姐的势力貌似比冯权还要牛一些,黄毛当然得服软了。

  表姐看着我,说要怎么收拾他们,你自个看着办吧!

  我看了黄毛一眼,一脚踢在他的脑袋上,然后说了一个字:滚。

  听到我这么说,黄毛他们如蒙大赦一般,赶紧就从地上爬起来灰溜溜的跑了,那个叫阿丘的带着他的手下和表姐低声说了什么后,便开车离开了。

  冯权呢,还在搁我表姐旁边说着好话,我看他那表情,好像特别怕我表姐怪罪他一样,关婷婷她们一群人估计都知道表姐的本事吧,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吃惊,武舞这个小少妇反而还嚷嚷着要去吃烧烤。

  关婷婷她们也说肚子饿了要去吃,还问表姐和我去不,表姐说当然要去,她下午的时候没吃多少东西,肚子早就饿了。

  冯权听我们要去吃东西,就赶紧说要请我们,谁知被我表姐给直接拒绝了。

  离开了国会一号,我们就奔向我们市最热闹的烧烤一条街,郑林没有随我们去,他喝酒喝得早就不行了,整个人都歪歪斜斜的,周蓉蓉帮他找了个代驾,就让他回去了,郑林开的是一辆bmw,好像还挺有钱的。

  到了烧烤那里,武舞说还要喝酒,大家估计在唱歌那会喝得多,不像再喝了,武舞也没法,就光点了一些烧烤。

  桌子是长桌,吃烧烤的时候,表姐坐我旁边,武舞坐在我的对面。

  烧烤上来了,表姐拿了好几串烤韭菜给我,说要我赶紧吃,这东西壮阳,表姐这么说把众女都给逗乐了,关婷婷还娇声问是不是你弟阳气不足,表姐叹息说谁知道了,这么大了还没女朋友,真是是愁死她这个做姐姐的了。

  众女都被逗得哈哈大笑,我狠狠瞪了表姐一眼,低头吃东西。

  我发现自个只要和这群女人在一起,就是被取乐的对象,特别是表姐,自家表弟不护着,还主动一起刺激我,这让我很郁闷,面对这种情况,我就不看他们,埋头吃我的东西。

  谁知才刚刚吃了两串韭菜呢,我就感觉一只柔软的小脚落在我的脚背上了,我心想表姐这货又蹭瘾发了来蹭我脚了吧,就低头一看,可没想到这一看,我的心都给砰砰直跳了起来,表姐就坐我旁边,我低头就看到她的那一双美足了,不规规矩矩的在那么?

  那蹭我脚的是谁?我忍不住看向对面的武舞,只见她也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而且还妩媚的对我眨了眨眼睛。

  看到武舞这个模样的,我的心跳更厉害了。

  现在在桌下蹭我的肯定是武舞了,可我脑子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疑问,为啥武舞要蹭我的脚?难道那次我蹭错了,所以把她给蹭上瘾了?还是,我又想到了在国会一号玩骰子的时候,武舞摇骰子的时候直接把一只小手放我腿上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难道之前武舞是故意把手放我腿上的?

  武舞今天喝了不少酒,可是挺她和我表姐们聊天,脑袋挺清醒的,而且我记得表姐说过,武舞这个女人的酒量特别好,男人要想把她灌醉做点啥事,基本是她没醉灌她酒的男人反而醉了。

  我寻思,武舞没醉,但是她用脚蹭我,难道是在……勾引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前天和昨天更的少是因为在查找帖子被删关键词,太忙,今后一定多更,求撸撸,求追书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