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就关婷婷那个麦霸在唱了,周蓉蓉,李静,黄芳菲以及今天的女主人武舞都聚在一起,说要玩骰子喝酒,不玩吹牛那种,玩的就是凭运气比大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就是每个人两颗骰子,摇出来后两个六和两个一最大,其他的大小就按照点数来算,轮到你叫,只要你点数够大就可以开,开了之后最小的玩家喝酒,一次喝几杯按照玩的人数来算,要是你觉得自个点数小还想摇一次,就得喝一杯。

  这种玩法,靠的就是运气。

  玩的加上我和郑林两个男的,一共有七个,也就是说最少要八杯酒。

  大概是武舞是寿星的缘故,第一次玩的时候都让武舞先叫牌,她的运气挺好的,一次就摇到了两个六,被她直接给开了,不知道咋回事,我特别倒霉,摇到了三点,最小的就是我,愿赌服输,我得把那八杯酒喝完。

  表姐心疼我,帮我喝了两杯,武舞这小少妇也够义气,说第一次就摇到这么大的点数整了我,也替我喝两杯,所以最后还留四杯给我,四杯酒虽然少,但一次喝完我还扛得住,要是一次喝完八杯,我怀疑会不会把我给整吐出来。

  第一次我运气不好,不过我后面运气就变好了,玩了十多把都没轮到我喝酒,倒是武舞这个寿星,连续喝了好多次,还有郑林这个倒霉鬼,本来跟我表姐玩吹牛就被整了,现在玩比大喝得更多,后面他直接说不行了不行了,喝不了了,就坐到一边休息去了。

  倒是武舞,喝酒老厉害了,喝的特别多,但我看她的脑子还能保持清醒。

  郑林离开后,武舞就坐我旁边来了,不知道她身上喷的啥香水,特别香,把我闻得,心一直痒的难受。

  l%酷匠F~网永b1久、免@费+看小0-说y}

  这一把武舞又输了,她倒是不客气,说要我帮她喝两杯,我寻思我输了的时候人家也这么豪气的帮我,我要不帮她就显得太不够爷们了,我也就帮她喝了两杯。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把我给愣住了。

  武舞她竟然把手放在了我的腿上了,然后一边若无其事的摇骰子,我忍不住看了她两眼,不过她却不看我,好像不知道手放我腿上一样,我心想可能是这小少妇喝多了手乱放吧,当时我也没多想,就继续玩了。

  玩了一会,大家都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点生日蜡烛,武舞许完愿吹了蜡烛后,我见表姐们都去抢蜡烛,刚开始我还奇怪,后面才知道,原来一根蜡烛可以问寿星一个问题,表姐她们那群人玩得都是比较开的,问的问题都特别露骨,把我都给听呆了。

  切了蛋糕后武舞的一些朋友就离开了,就剩下我表姐们那群人,还有表姐的追求者郑林,不过这货喝的酒太多,可能是因为表姐的关系,一直在硬扛着。

  一群女人又唱了好一会歌,差不多玩到一点多钟才离开国会一号。

  在门口的时候,我还撞到了染黄毛的家伙,那家伙直接就骂你没长眼睛啊,然后他就抬起头来看我,这个时候我特刚好看到他的模样,这不是那天威胁我和勾毛分钱给他,然后被我拍了一板砖的黄毛吗?

  那个黄毛显然也认出了我,脸上马上就阴笑起来,说:臭小子,我去动漫城那边蹲点蹲了好几天都没逮到你,今儿终于让我给砰到你了,敢偷袭我,今天我就让你付出代价。

  那个黄毛一边骂着,一边就揪住我的衣领了,一边就和他旁边的一个同伴说赶紧去把兄弟们喊来,今天要整死这小子,他那个同伴飞快的离开了。

  表姐见了,就过来问:想打架?

  那个黄毛大概是从没见过我表姐这么漂亮的女人吧,愣了一会,说:是。

  表姐点点头,就说行,你把我弟放开,我们就在这等着,谁跑了谁孙子,那黄毛看了看表姐,还真把我放开了,关婷婷等一群女人听说要打架,别提多兴奋了,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黄毛的人都在国会一号唱歌呢,没几分钟就出来了,人还不少,差不多二十个。

  黄毛见自己的人来了,底气就足了起来,说:你们的人啥时候来,要不咱先过去那边等着,黄毛指的地方是国会一号往前走一百米左右的一块空地。

  表姐说去那边太麻烦,要打架就在这打呗。

  黄毛听表姐这么一说,马上就冷笑了,说:美女,你今儿是把酒喝多了脑子不清醒吧,这里是国会一号的门口,我们在这打架影响了他们的生意,万一把他们给惹恼了,咱们都得玩完。

  表姐摇头说:咱们打咱们的架,他们做他们的生意,怕啥?

  黄毛哼了一声,说:美女,你知道这国会一号啥背景不?这是权爷的场子,没准你连权爷是谁都不知道吧,告诉你,咱们市三分之一的夜场,都是权爷的人罩着,现在你明白了吧?权爷的人是不会要我们在这里打架的。

  表姐眯着眼睛点点头,说: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黄毛说你知道就行,咱们要打过去那边打。

  表姐摇头,说就在这打,瞧这里多宽敞啊,还有这么多人围观,打起来肯定特别刺激。

  黄毛直接骂了,说美女你疯了吧,我都跟你解释这么清楚了,权爷咱们谁都惹不起,表姐笑眯眯的说她没疯,还问黄毛没胆量还是咋的,没胆量在这打就夹着尾巴滚,少在这唧唧歪歪。

  黄毛的脸色直接就变了,说那好啊,咱们就在这打。

  我看的出来,黄毛心里肯定是怕了,他好像非常怕那个权爷,敢答应表姐,就是拉不下面子而已,他们二十多人本来占据了优势,现在要灰溜溜的逃了,脸都丢尽了。

  果然,黄毛猜测的不错,国会一号方面见我们双方这么多人剑拔弩张的站在大门口,就有人出门来干预了,是国会一号安保方面的负责人,他冷着脸问我们聚在这里咋回事?

  表姐就回答了他两字:打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大家尽管放心,本书不会太监,我会一直在酷匠网更新。贴吧那边是系统删了,要恢复估计很难了,感谢来酷匠网支持的书友,打赏的书友,没收藏的点下追书,以后看书也方便,再求个撸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