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之后奥博术总算回到了都城,奥博术便和两个魔尊亲信易容进入了都城,当奥博术进入都城的时候看着自己易容的脸自嘲的笑了笑,想之前自己可是进城要多高调就要多高调,可以说已经和国主比肩了可是现在居然不能够见人了。而那两位魔尊也有同感,本来在自己家乡可谓是万众瞩目的对象,来到了都城可以说是运气不错跟了一个亲王,可是现在变成了这样。

  奥博术来到了都城的最大的酒馆,可以说酒馆是一个收集信息的好地方,奥博术一行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要了一瓶中规中矩的人级上品灵酒。

  “哎,你们听说了吗,奥博术那个为非作歹的家伙在战场上临阵脱逃,已经是犯了斩首的罪行了,可是他还通敌,好家伙现在不仅他自己要死,还连累了他的家族。”在奥博术不远的一个桌子的酒客说道。

  而每个桌上也都在说这件事情,只不过进度不同而已。

  “是啊,可不是嘛,那个奥博术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欺男霸女也就算了,到了国战的时候还通敌,真的是死有余辜。”另一个酒客接话道。

  奥博术听的是青筋暴起,不过还是为了不暴露行踪没有动手,不过要奥博术他轻易放过他是不可能的,当然在这个时候说他奥博术不好的人一定还有很多,但是这个在他面前说的人他一定要灭了。

  “小二,给这个桌子上的客人上一壶地级中品灵酒——雨花酒。”奥博术指着刚刚说话的那桌说道。要知道雨花酒是地级中品灵酒里面顶级的存在,所以那几个人见到这个情景纷纷站起来抱拳感谢。

  “诸位不要客气,本人初到都城,对有些事情还不太熟悉还希望你能够告知一下。”奥博术起来抱拳说道。

  “哈哈,好的,我说什么来着,我和兄弟你一见如故啊,快快请坐。”那个刚开始说话的酒客说道,其他几个酒客也赶紧留了一个位置给他。

  “小哥,我听你的意思是说,是因为奥博术临阵脱逃才会让他的家族被灭的吗。”奥博术问道。

  “不是因为他临阵脱逃,而是因为他通敌。”那个酒客说道。

  “什么,通敌?”奥博术装作惊讶道。

  “是啊,就是因为这个,王城和魔法师工会联合起来绞杀了奥博术的亲王府,而且亲王府所有财产全部充公了,昨天的行动已经把奥博术的抵抗力量给杀了,今天就是将他所有家眷杀死的时候,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他们斩首的时候了。”另一个酒客接话道。

  “可恶,走。”奥博术说完之后,拍了拍那个骂他的那个酒客,便招呼他的两个亲信随他走。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哈哈,你现在在我们的酒馆做这样的事情,你现在想走就走吗。”一个身体缩在灰袍中的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酒馆的门口。

  “不知道本人做了什么事情啊。”奥博术阴冷的问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个人的身体中下了诅咒之术,在一炷香之内就会毒发身亡,在我的酒馆做这样的事情,是看不起我咯。”那个老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而那几个酒客早就吓瘫在座位上了。

  “哦?看来你是想出头咯?”奥博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邪圣剑锤。

  “咦,你的武器有些眼熟啊,好像是奥博术的武器啊,要不然给我看看吧。”老人说完发出阴冷的笑声。

  “好啊,接好了。”说完奥博术一锤轰了过去,顿时整个酒馆就化为了齑粉。里面的人除了早早站在门口的奥博术亲信也没有逃出来几个。

  “哈哈,果然是你啊,奥博亲王,不,应该叫你奥博术吧。”灰袍人完好无损的漂浮在半空中。

  奥博术又是一剑劈了过去,剑气延伸了十里远。

  “哼,奥博术你太放肆了,在我灰老的面前没大没小,那么你的人头赏金就送给我吧。”说着灰袍人拿出了一个法杖,天空突然变的灰蒙蒙一片,灰老将法杖在周围画了一个圈,顿时就有一道金色的光束笼罩在他和奥博术的身上。

  “哈哈哈,没有想到我奥博术纵横一世居然哉在了你的手里,你居然用了魔法师最为尊敬但又忌惮的金色光束,你就是这个魔法师工会背后的操作者吧。没有想到我被发现只不过是因为我动用了诅咒之术,现在整个国家都要杀我了。可悲啊。”奥博术悲情的说道。

  “你也不要自怨自艾,你会有今天都是你自己造成的。”灰老说道。

  “哈哈,灰老宝刀未老啊,斯蒂芬佩服佩服啊。”奥博斯蒂芬和辉金袍看到金光一起来说到。

  其实金光一点伤害性也没有,但是他的贴合性是一流的,所以奥博术就算逃出都城,在万里之内都会看见。

  “哪里哪里,能够为国主解忧是我荣幸。”灰老说道。

  z_酷*匠_c网正√版首U发

  “奥博术,没有想到啊,你那么狠毒的人还会在乎自己的家族啊,如果你真的这样就不会投敌了。”奥博斯蒂芬义正言辞的说道。

  “呵呵,斯蒂芬你不要搬这些假道理了,我到底有没有投敌,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现在只想弄清楚一件事情,我的家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奥博术平静的说道。

  “哦?你还不知道啊,那你在这个酒馆都打听了什么啊,好吧,这个事情还是由你的老部下说吧,飒长老出来吧。”奥博斯蒂芬说道。

  一个身着铠甲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向众人鞠了一躬,刚要说话。可是奥博术突然示意他不要说了。

  “哈哈哈,是因为我啊,按情报说本应该钉杀在亲王府的飒长老还在这里啊,是因为我啊,全部是因为我的冲动啊。”奥博术大笑了起来,奥博术现在哪里不知道那个传令兵是假的,而接下来和那个传令兵所说的相似的结果就是因为自己的错误,导致斯蒂芬大怒杀了自己的家人,是因为楼明的计策,但最主要是因为自己的专断啊。

  “奥博斯蒂芬国主,如果我说我对之前的行为感到抱歉,你会原谅我吗。”奥博术平静的说道。

  而斯蒂芬他们回答奥博术的只是将自己武器显现了出来而已。

  “哎,我对不起我族人们,这个也是我冲动的惩罚吧,也许不是楼明的计策,我今后也会犯相同的错误吧,就让我这个罪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奥博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又对他的亲信说“你们各自找到自己的路吧,一条不让自己后悔的路。”

  奥博术伸出了手对准了自己的天灵盖打了下去,顿时就是奥博术自己的神魂都被他给打散了。

  接下来只留下了一群面面相觑的人。

  看着斜下的夕阳,破碎的屋楼,还有漫天的血雾。

  奥博术的死也意味着,一场战役也正式结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明式你的家说:

求收藏,战役终于写完了,这个也意味着,楼明在暗黑大陆的日子也不多了,楼明总算要从零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