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奥博术气的脸色发紫,青筋暴起。

  在这个时候大帐的人都不敢说话,谁都不敢触这个霉头。

  奥博术这个时候本来就小的眼睛被他眯的更小,缓缓的坐下,仔细想了这件事情‘本来我在亲王府什么事情都没有,现在我一出来就被灭门,怎么可能,而且一个域国的国主亲自来拜请让我领兵实在是太可疑了,而且除了我们奥尼迪帝国内部的人谁可能会在一夜之内有灭一个亲王全门这么大的动作,还将我的亲卫营也吃了,而且将我的亲王府给夷平,除了魔法师我还没有想到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并且最可疑的是从这个传令兵听出来皇城方面和魔法师居然没有相助,这就太可疑了,这个就只有一个可能了,灭我家族的人就是皇城方面的人,说不定是皇城和魔法师工会联合,而且如果不是皇城方面搞鬼,他们会因为区区一个二级紫袍魔法师和几个高级魔法师嚷嚷着要杀我?还测试,呸,忽悠谁呢。’想完奥博术看了看周围的人,着重看了看皇城的亲信和魔法师方面的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奥博术看他们越久越觉得他们贼眉鼠眼的。

  “亲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仗还打吗,这蒂尼斯都城还回吗,现在这个情况很棘手啊,我们不能够自乱阵脚啊,而且这个讯息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奥博术的为数不多的一个亲信说道。

  “呵呵,对啊,这个信息说不定就是假的,我知道的,我们现在休息了这么久也该发动总攻了,煌大将军麻烦你带你的人从正面进攻,璐紫袍你带着你们所有的魔法师紧跟着煌大将军的后面压阵,我在你们的后面监阵。”奥博术小眼一转下了一个命令。

  听到这个命令,煌大将军哪里不知道奥博术的想法,他这是想让自己这个皇城代表和璐紫袍这个魔法师代表送死啊。

  “奥博术亲王,哦,不,应该叫你奥博术,你现在已经我特级罪犯,已经没有命令的权利,而且你现在给我........”煌大将军说话说到一半,便睁大了眼睛倒地不起了。

  奥博术擦了擦自己手上的鲜血不以为然的说道“刚刚风大我没有听清,谁能够复述一遍啊。”

  众人都沉默不语,要知道煌大将军五十岁就已经是五星魔尊,可以说晋级高级魔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深得奥尼迪帝国的国主看重,不管刚刚传令兵的信息是不是真的,奥博术和皇城方面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看着煌大将军的尸体,每一个人都是后怕,煌大将军可以说是在场的人中后台最大的了,现在奥博术杀他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奥博术坐在虎椅之上大吼道“愣着干什么,快杀过去啊。”

  “是。”

  ...............与此同时,附庸国大帐,又多了一群人,他们就是由邝锦带领的楼兰国的大部队。

  “国主,微臣邝锦前来报告。”

  “恩恩,好好,做的很好,不得不说,你有件事情做的十分了不起。”楼明拍着邝锦的肩膀说道。

  “国主指的是哪件事情啊。”邝锦不解的问道。

  “哦,太兴奋,忘了和你说了,就是你主管的那个情报部门,你可真的是厉害啊,就连奥博术他们家族多少人都知道啊,连他的亲卫营的方位和军力部署都知道,就连奥博术的那个心腹长老姓什么都知道,看来在你们这个情报部门面前我们这些人也都没有什么秘密了啊。”楼明带着佩服的口气对邝锦说。

  “谢国主夸奖,这个是我分内的事情,而且这个有什么特殊吗。”邝锦腰板一正说道。

  “哈哈,不说这么多了,回去到紫级国库领一瓶皇级下品灵茶吧,顺便给奥斯和考博也带一瓶。”楼明笑道,随即又正色道“那个小分队的人无论战死或者存活都给十万上品魔晶,他们的英勇之光与世长存。”

  随即那一百五十名强者将自己的肩甲的尖角拆下来放在手心,双手合什,表达着自己对他们的尊重。

  ..............“楼明国主,不好了,他们杀过来了,而且好像的全军出动。”博蒂斯国王大叫道。

  这个时候除了楼明之外的所有人面色都凝重起来,看向了楼明。

  只见楼明摆了摆手并且秀手一挥,三门颜色乌黑,炮沿泛着亮光,最主要的是炮底座的那泛着白光的顶级能量源,能量源可以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白,黑,七彩的级别。

  黑色能量源可以说是在暗黑大陆是只能够从古老的羊皮卷上才可能看得见,所以在这个暗黑大陆上白色能源可以说是最珍贵的了。

  这个时候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个破天炮的威力可以说是每个人都是知道的,关键是炮身上那奥尼迪帝国的标识,这个也就意味着基本上从出现开始就没有离开过人们视线的楼明,可以说是瞬间将这个人间兵器从层层封锁的奥尼迪帝国那里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过来’了。

  看着人们投来疑惑的眼光,楼明笑着说“朋友送的,快拿去招呼客人去。”

  在众人的欢呼下,这几门大炮便在众人的簇拥下摆到了最前线。

  三万的博蒂斯王国军队,经过奥尼迪帝国的魔法师的狂轰滥炸现在也只剩下几千人了,看着来势汹汹的十几万奥尼迪帝国的战士,每个人一开始都是已经在互相说遗言了。

  ...............“对不起啊,三个月前你的那一壶人级中品的灵酒是我偷喝的。”博蒂斯王国的一位盾牌兵对着旁边的一个老乡说。

  “唉,我就知道是你,不过没有关系,我原谅你了,我们要做永远的好兄弟。”那个老乡回应道。

  “对,好兄弟。”那位盾牌兵激动的说。

  “那我也坦白个事情,半年前你的那个地级下品灵茶被我不小心当一般的茶喝了,现在才说,不好意思啊。”那位老乡接着说道。

  “什么,是你啊,我找遍整个营,原来罪魁祸首是你啊,我掐死你。”那个盾牌兵佯怒掐着他的脖子道。

  那个老乡喘着粗气道“不是说好一辈子的好兄弟嘛。”

  “呵呵,和你开玩笑嘛,我怎么可能会忘。”那个盾牌兵苦涩的说。

  “你们快看那个不是破天炮吗。”一个弓箭手大叫道。

  “哎呀还知道是啊,我们有救啦。”另一个弓箭开心道。

  “那我现在要掐死你。”那个盾牌兵说道。

  “你不是说永远记得我们是兄弟吗。”那个老乡惊道。

  “谁说的,我忘了,别说那么多,你快把我灵茶吐出来,地级的啊,地级。”

  ..............象这样的闹剧在这个战场上还有很多,每个人在自己要死的情况下就会将往事的一些遗憾都和别人说,算是给自己一个慰藉吧,希望自己死了,自己遗志还是有人去做,即使那个人同样死了。

  .............“准备,开炮。”在强有力的命令下,破天炮向着自己的前主人发起了攻击。

  h看!;正版?章节#~上¤酷l/匠网os

  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