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士兵慌张地冲进大厅说道:“血大人,不好了,贝佳辉逃跑了!”

  血祭邪听到这个消息,气愤地狠拍了一下桌子。

  “什么!真是废物,废物啊!都给我去死吧!啊哈哈哈......”

  这时,那个士兵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沼泽,正在渐渐地吞噬他。

  “不要啊血大人,饶了我吧!”

  血祭邪没有说什么。

  \T最P新z章b节上{酷{+匠d网

  就这样,那人被沼泽给“吃”了。

  在最后吞吃那人头部时,一张无比恐惧的脸,凄惨、可怕......

  哼!没想到他竟挣脱沉睡之眠的束缚,让他给跑了!算了,留着他也没用。现在他的炫明力连一个我们组织的士兵都不如。只不过,他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

  血祭邪想了一会儿。

  “去把魔堂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一个士兵得令,急忙退下去找血祭邪口中所谓的魔堂。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人。

  这人长得很奇怪。

  他头发一边蓝,一边红,左蓝眼,右红眼,身着黑色皮衣,腰间绑着一把奇形怪状的枪——这看起来是他的武器。

  虽说长得很帅气,但是却让人感受到它的寒冷与恐惧。

  “不知哥哥找我有什么事?”

  血魔堂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尖,且刺耳。听着他的声音,感觉就是在受罪。

  “魔堂,你还记得贝佳辉吗?”

  “贝佳辉?......”

  他想了一会儿,说道:“莫非是七年前和悱榱一起建立黑社会的人?”

  “回答的不错,就是他!”

  “可是提起他干什么?他不是在五年前失踪了吗?”

  血祭邪回答道:“其实他并不是失踪了,而是当年我为了打败净修龙,终于学会了幻之叶的绝密禁术——幻之抽取。不过那幻之神极力阻挠我,可最终经过半年的修炼,终于将那可恶的幻之神因兹洛恩封印在我内心深处。这样我不仅可以持续不断的收取他的能量,而且还可以吸取别人的能量。当年我趁着贝佳辉独自一人前往‘绝命谷地’的时候,就暗中打败他,并且将它囚禁了起来,每天不断地吸取他雄厚的炫明力!”

  血魔堂听懂了血祭邪的话,不过......

  “绝命谷地?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是熟悉。”

  血魔堂忽地惊了一下,张大嘴巴。随后又平静了下来,嘴角弯起一定的弧度,偷偷的奸笑着。

  “绝命谷地就是传说中炫之神提克阿克斯封印仇暗殁的所在地。但是由于那边暗黑气息太重,一般人进入那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血祭邪转过身,背朝着血魔堂,说道:“你一个人前往南方的黑社会,在途中应该就能遇到贝佳辉,然后直接杀死。但是你要小心,他背后肯定有人相助!”

  “嗯!”血魔堂点了点头,便朝着黑社会出发了。

  血祭邪一个人坐在他的王座上,想着: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能力救出贝佳辉?而且还是在我眼皮子底下!现在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狡诈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突然,一个士兵慌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报告血大人,有敌人入侵!一共有15个人,皆是炫战士,我们已经死了100多人了!”

  血祭邪站了起来,大声骂道:“全都是废物!红叶醇和蓝纸锋去哪了?!”

  “红叶醇三哥已经出去了,蓝纸锋二哥在独自抵抗。但这15个人很强,二哥一个人应付不了!”

  “真是废物!”

  说完,血祭邪飞快地跑了出去。

  刚到外面,一把飞刀朝血祭邪飞了过来。

  然而,令人震撼的是,飞刀刚要接近血祭邪时,结果却被血祭邪的炫明力震碎了!

  真是可怕的炫明力......

  这时,那十五个炫战士见了血祭邪,全部都逃了,一个都不恋战......

  蓝纸锋喘着粗气,慢慢地走到血祭邪面前,说道:“属下无能,还请血大人责罚!”他跪了下来。

  血祭邪见状,一脚踢飞蓝纸锋,淡淡地回答道:“你是故意拿他们来试探我的吗?!还特意放走他们,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不好,要是被血祭邪识破,那一切便完了!

  他急忙从身后拿出一把匕首,往自己的背上一捅,然后拔出来......

  这一切都是做戏给血祭邪看的,真是有勇气,有胆量!

  “血大人......”蓝纸锋吐了一口鲜血,说:“我,我遭到他们的暗,暗算,所以才没能,能击退他们,还请,请血大人恕罪!”

  他再次跪倒在地。为了不被看穿,忍辱负重。这样的人,天下又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呢?

  血祭邪没有说话,转身朝着原来来的方向回去。

  “谢谢血大人......”

  蓝纸锋露出了可恨的表情。

  他脱去黑色长袍,一头蓝色以及蓝色眸子。身穿蓝白色的制服,和深蓝色长裤。明显的是,他还带有两个钻石耳环。

  到底这15个黑衣人什么来历?

  净修龙安排罗阳、红叶醇以及蓝纸锋在血红玫瑰花到底有何用意?

  血魔堂又是什么厉害角色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