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去之后,只有一条宽阔的直道,直通向“霸临天下集团”的总部。

  两边都是陡峭的高山,想从这里偷偷溜进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们歇息一会吧,到换班时间了!”

  另一队巡逻士兵走了过来。

  “好的,你们多加注意!”

  随后,圻欣和流殇情跟在他们的身后,到了关卡的城楼内。

  城楼上便是绝,不对,是焰的办公室,楼下则是士兵们睡觉洗澡的地方——这下可不妙了!

  其他士兵已卸下盔甲,脱去上衣,只剩下一条短裤。唯独圻欣和流殇情没有脱下——绝对不能脱!一旦脱下,就会被发现!

  两人都不敢直视其他人。

  “你们两个怎么不脱?难道不想清爽清爽吗?”

  圻幕和流殇情有点慌了,惊恐地说道:“那,那个,嗯……我们还有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要先走了!”

  两人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城楼……

  “哎!好危险啊!”圻欣捏了一把汗。

  当她们以为拜托危机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了一个很清秀的声音。

  “站住!你们要去哪里?!”

  她们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这人衣着跟别的士兵不一样。黑色的上衣,一条黑色长裤,黑色斜刘海往右边靠,眼睛炯炯有神,只有18岁左右。

  没错,他就是焰。

  “你们两个,想到哪里去,又想要干什么?”焰问道。

  “我,我们有大人的任务去完成,所以……”她们支吾着,说不出话来了。

  “哦?”

  焰想,我难道有什么任务特别叮嘱过别人吗?他越想越不对劲。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不好,被发现了,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圻欣和流殇情脱下了盔甲,露出了柔美动人躯体。

  焰惊讶了,居然是两位女子,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子,特别是那个年纪比焰还小,看起来柔弱的那位。

  圻欣没有任何战斗炫明力,她只能靠自己的力气进行格斗。尽管流殇情有炫明力,但是她主要是个医生,不擅长战斗。

  圻欣先进攻,结果很明显,焰处处在让着她。焰只是轻轻地躲闪,圻欣的攻击连一点边都没打中。

  忽然,焰的前方有三根银针飞过来。他有点措手不及,但还是勉强躲过去了。

  这银针原来是流殇情发出的。只见她手指间夹着六七根银针,用力一甩,全部朝着焰飞射过去。慌忙之中,焰左闪右躲,银针全部打空。

  “等一下!”

  情刚要再次发射银针,焰喊停了。

  “你们两位女子到这里来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你们能够闯入的。一旦火炽翼或者其他人发现了你们,你们必死无疑!”

  “哦?你不是火炽翼的走狗吗?废话少说,你要杀要剐,随你便!”

  尽管流殇情见到生人会害怕,但是面对敌人以及自己的同伴面临危险时,她也一定会拿出万分的勇气去面对!

  流殇情又想动手,焰再一次阻止了她。

  “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我可以帮助你们!”焰坚定的眼神看着她们,看起来并没有说谎。

  而她们却坚决拒绝道:“霸临天下集团的人都不能信!”

  焰见两人如此决绝,便说:“如果你们相信我,那就跟我来,不然凭你们两人的力量,无论如何也到不了霸临天下集团的总部。”说完,焰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圻欣想了想,反正自己也已经没有退路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我们跟上去看看!”

  情点了点头,跟在了圻欣后面。

  (寒和雪菱儿回到了守护者墓地)

  “小姐,您去哪了?怎么又没通报就一个人走了呢?”龙夜站在门口,担心地说道。

  “我有点其他事情,所以出去了。没有向四大守护的各位通报,实在是对不起了!”

  “小姐,你总是这样,令我们很为难。若是您有什么三长两短,林大人可不会放过我们的!”

  雪菱儿笑着说:“我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

  寒说道:“既然雪小姐回来了,那我也就先走了!”

  寒说完,刚想走,却被龙夜叫住了。

  “净修寒先生,我们林大人要见你。”

  龙夜竟然会称呼寒为净修寒先生,真是不可思议!寒听到龙夜这么称呼自己,也着实惊讶了一下,感觉肯定有事发生。

  “什么!父亲回来了吗?真是太好了!”雪菱儿欣喜若狂,拉着寒的手就往里跑。

  结果到头来,净修寒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雪菱儿一把拉着手跑进了守护者。

  不过,令人担心的还是龙夜那阴险的笑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何林杰连要见寒?寒会怎么应付呢?

  (圻欣这边)

  “你到底想干什么?”圻欣严肃地说道,两人已准备好了战斗。

  xu看正版章,节上r酷5《匠O网

  “你们要知道,霸临天下集团不是你们说去就能去的地方!”他转过头,朝着霸临天下集团基地的方向望去。

  “先不说会遇到多厉害的人物,单凭眼前这条长达十几公里的直道,你们都无法通过。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否则就是去找死,这样我还得替你们收尸!”

  “绝对不行,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去!”两人看来已经下定决心了!

  焰也拿他们没办法,只能深深地叹一口气。

  突然,流殇情急忙护住自己的胸口,不停地喘着粗气。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了,情?”圻欣连忙询问。

  “可,可能......镜哥哥要,要出事了......”

  是流殇镜吗?!难道她们和流殇镜有关系?看起来,这个女孩竟有这种特殊能力,难道能预见未来?!听说净修寒与觉延苜和流殇家的人在一块,莫非她们是寒的伙伴?!

  话说曾经的觉延家族独霸东方天下!却不知为何原因,竟在一夜之间全部灭亡。好像还有几位幸存者——觉延苜就是其中之一。

  尽管焰这么想着,却还是不确定她们与寒有什么关系,便想试探试探。

  “你们难道不知道,那个流殇镜居然背叛他的朋友,独自苟活下来吗!?”焰看着她们,严肃地说道。

  “你给我住嘴!镜他绝不会这么做的!”

  圻欣极力反驳焰的话。

  “叛徒还值得你们这么为他着想?要换做是我,绝对是将他‘处刑’!”

  流殇情和圻欣被焰的话语说的已经火冒三丈,随时都有爆发的危险!再加上焰可恨的笑容,真是让欣和情恨不得现在就将焰碎尸万段!

  焰仔细地观察了她们的反应,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了——她们是自己的伙伴。

  圻欣给了焰一个耳光,而焰并没有闪躲。

  “两位小姐,对不起......刚才我说的话都是为了试探你们......镜大哥绝不是这样的人!”

  焰的道歉,令情和欣都震惊了......

  “你是?”情疑惑着。已经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

  “你们不用怕,我是净修寒的朋友,名叫石离焰。我从五年前就离开家族,潜入了凶狼集团,从此改名为凌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