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见了这般美女,也咽了一口唾沫。

  寒的眼睛注视着她。

  不对!寒摇了摇头。

  而此时的苜也大不相同了!

  她一身素白衣裙,一头乌黑的头发高高挽起,由一排砖石发饰固定,尽显高贵,露出优雅的颈脖。一种文静的姿态,露出性感的锁骨和香肩。颈脖上挂着一块白色玉坠子,纤细的皓腕上,戴着一个通体雪白的玉镯子。一双美腿紧致而均匀,还穿着雪白的高筒靴子。

  寒转过身子,惊讶不已——这是他认识的觉延苜吗?

  寒从来没有见过苜打扮的这么漂亮,而且是穿着女装。

  苜慌忙跑了过去,冲开士兵,跑到了寒的身边。

  “寒,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只是......”

  寒红着脸,挠了挠头。

  “今天的你,真好看!”

  寒说话比较笨,不善于表达,直接说出了心声。

  苜害羞的红了脸。

  “没想到你会穿裙子......”

  苜听后,都着嘴。

  “笨蛋!”

  “啊?”

  寒不懂苜的心思,应该说,寒不懂女人的心。

  “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在这谈情说爱!先接我一招!”

  龙夜大喊了一声,用力起跳,踢向寒。

  “苜,躲到我身后!”

  寒右手向前,掌心张开,准备展开零式护盾。

  “住手!”

  一个声音传来,龙夜停止了进攻。

  “大小姐!”

  龙夜等人身体向前倾,低下头,深深地向他们的大小姐鞠了一躬。

  “大小姐,那人偷偷潜入进来,一定是为了偷取情报,我们可不能放过他!”

  “龙夜,你难道不知道吗?这两位是我们林大人请来的贵宾。你不仅没有好好招待他们,居然还跟他们拔刀相向!”

  南子城怒声斥道。

  “这,这......”

  龙夜已经无话可说。

  “真是对不起啊,两位!”

  龙夜居然向他们道歉。之后,他转过头,朝士兵破口大骂:“还不快回去站岗!”

  “是!”

  士兵们慌慌张张地跑了回去。

  “寒,没事吧!”

  “我没事......啊......”

  寒疼痛地叫了一声,右手握住自己的左臂。血从寒的衣袖中流了出来——看起来伤的很严重。

  “怎么样?寒,痛吗?”

  苜关心着寒,让寒感到十分温暖。

  这伤肯定是刚才和龙夜战斗时所伤的。

  寒回想了一下:最开始龙夜的一脚,使岩石碎片划伤了寒的左手臂。

  “真是对不起!请两位跟我来吧!我一定会严惩龙夜,向两位赔不是。”那女子说道。

  就这样,苜和寒跟着她走进了基地内。外面只剩下龙夜与南子城。

  “子城,你这招真是高!不仅让大小姐成为他们的救命恩人,而且您在苜小姐心中的地位又会大大提高了!”

  南子城却闭着眼,摇了摇头。

  “不,这还远远不够,我得再加一剂猛药,彻底的让苜憎恨寒。最后将火之叶为我们所用,哈哈哈......”

  南子城和龙夜都笑了起来。这笑声,听得让人刺耳。

  “瞒着大小姐好吗?”龙夜问道

  “大小姐现在年纪还太轻了,还是别让她知道了!”

  (另一边)

  “羽大哥,怎么样了?”

  “火炽翼要回来了,我们的计划要推迟了。”

  镜一直疑惑着......

  “对了,羽大哥,您为什么这么想要毁掉‘凶狼集团’?”

  “因为,凶狼集团的人,灭了我们全族!”

  一个人,尖锐的眼睛,睁了开来。满脸的严肃。

  (寒这边)

  “不知这位小姐该怎么称呼?”

  “我是雪菱儿,是林杰连的女儿。”

  “可是,一个姓林,怎么他女儿姓雪呢?”寒问道。

  “因为父亲怕别人会对我不利,于是我父亲让我跟母亲姓‘雪’。然而,母亲走的早,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这世上我就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了!”

  说着说着,雪菱儿谈到了伤心事,不免流泪了。

  “真是对不起,是我们太失礼了!”

  寒和苜向雪菱儿道歉。

  “没关系!”

  雪菱儿包扎好了寒的伤口。

  “真是太谢谢你了,雪小姐。”

  雪菱儿微微一笑,眯着眼,说道:“不用谢!”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们的姓名呢!”

  “我叫净修寒,而旁边这位小姐是觉延苜。”

  “那寒大哥,苜小姐,你们二位来这里是干什么呢?”

  一说起这个,寒猛的想了起来。

  他拉着苜,一股脑儿地就朝外面跑。

  “喂,喂!寒,你这是要干什么?!”

  苜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强行带走了。

  雪菱儿也不知所措,跟着跑了出去,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地远离。

  看来真是有紧急的事情,我还是不去打扰他们了......

  不一会儿,已经跑到大街上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二话不说就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苜有点生气。

  “苜,你冷静一点,听我说......”

  寒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苜。

  她有点半信半疑,但她相信,寒是不会骗她的。

  “我知道了,寒。但我觉得南子城这个人没你说的那么阴险,或许是你听错,误会人家了!”

  寒疯狂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根本不可能听错。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个守护者不是我们能待的地方,我们得尽快离开了零之崖!晚了,可能就来不及了!”

  正巧,南子城一人跑了出来,气喘吁吁地说:“不知二位为何不辞而别?如果还在为刚才的事所困扰,我保证,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希望二位能继续留在守护者。”

  苜直接就答应了。

  寒听到苜的决定,不由得吃了一惊。

  苜悄悄地对寒说:“放心,我先去试探一下!”

  酷vx匠¤网唯Ii一正版》I,r其c他&G都是盗ms版h

  苜走了过去,离开了寒。

  “南大哥,我们俩先回去吧!”

  南子城点了点头。

  之后,南子城和苜转过身,朝着守护者基地走去。

  南子城微微回过头,看着寒,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寒看到这表情之后,越来越担心苜了,但又不能贸然行事。如果寒强行将苜带走,不仅会使苜更恨寒,而且还让南子城当了一回好人。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知如何是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