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柔疑惑地问道:“难道你知道这个金氏将军吗?”

  “传说中,在2000年前,一人手握磁霜剑,以一敌万,一战成名!之后没多久,他竟然神秘失踪,连同他手中的那把磁霜剑。现在看来,这个金老板应该是他的子孙。这个地方应该是他祖先留下来了,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有什么用呢?”

  影清对着石碑,左看右看,说道:“柔儿,你看,这石碑从顶部到底部,有一条凹槽,直接通到墓碑的内部。我猜想,这或许是用血来祭碑,才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不过我想,这血应该是要用金氏家族的后人才有效。或许,传说中的磁霜就在这下面。”

  夏柔听后,思索了一番,说道:“用我的血试试吧!”

  “可是,你又不是金氏家族的后人。如果这石碑还有什么特殊机关,那么......”

  影清还没说完,夏柔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入凹槽之中。血顺势往下,流进了石碑内部。

  “扑通”一声,石碑竟然炸裂了!

  “柔儿!危险!”

  影清立即向夏柔扑过去,保护了夏柔。

  “没事吧?柔儿!”影清起身,拉起了夏柔。

  “我没事,谢谢你!”夏柔甜甜地笑着。

  影清回头,朝着石碑的方向看去。

  一把泛着白光的、极其锋利的宝剑映入清的眼帘——没错,这就是磁霜剑!

  影清睁大了眼睛,看着夏柔。

  “莫非......你是金氏家族的后人?”

  夏柔沉默不语。

  突然,眼前的石墙强烈的颤动起来。不一会儿,轰然倒塌,出现了一道大门。门的外边已经是外面的世界了。

  这时,那个金老板已经带着人,手拿武器,在外边等着了。

  “柔儿,赶快拿起磁霜,一剑杀了他!夺取冰之叶!”

  “什么?!柔儿,难道......”

  突然,影清感到浑身无力。

  “这是什么时候......下的毒......”影清累的跪了下来,想起了夏柔抱住他的时候。

  “莫非......是那个时候......”

  夏柔走了过去,拔起磁霜,对准清的喉咙,阴沉着脸......“原来,原来,你们都是,都是来抢夺冰之叶的,我真的是太天真了!”

  而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个金老爷在外边大喊:“柔儿!赶快动手,等药效过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听着他的话,夏柔此刻的内心是十分挣扎的。

  夏柔已经痛苦流涕了......他不忍心杀了影清,因为影清一直都舍命来相救。

  尽管这是夏柔和他父亲设下的一个圈套,但是夏柔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影清带给他她的温暖。

  “爸,爸......杀他,我,我真的做不到......”

  “哐当”一声,磁霜剑从夏柔手中脱落了下来。

  “女儿,你到底在干什么,赶快杀了他!如果你不愿动手,那父亲我亲自动手!”金老板说完,拔出他其中手下一个人的剑,慢慢地走上去。

  “爸!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夏柔想极力阻止他父亲。

  “柔儿,快让开!你不愿意动手,那就让我来!”金老板已经越走越近了。

  “不要!”

  夏柔冲到她父亲面前,大声说道:“爸,别杀他好不好?......女儿,女儿已经,已经,爱上他了!”

  什么,夏柔竟然爱上影清了?

  “女儿,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们血红玫瑰花的人向来就是绝对服从命令,是不准有私念的!女儿,别犹豫了!杀了他!”

  “我,我,做不......到......”

  夏柔哭着,腿已经无力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爸,我真得做不到......”

  影清被感动了。谢,谢你,柔儿......“柔儿,杀了我吧......这或许是你最好的选择。我们毕竟不是一路人,注定是不能走到一起的,对不起......”

  夏柔扑倒在影清的怀里,在清的怀里痛哭。

  “不要,与其是死,我也不可能拿起剑,杀了你......”

  影清安慰着夏柔,想,不行,一定要帮助柔儿!

  清倒吸了一口气,鼓劲力气大声喊道:“大家,血红玫瑰花绝对不是你们为它拼死拼活的组织!这只是他恶鬼之名,血祭邪称霸世界的一个工具而已!到头来,那些曾经为他卖命的人,一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在场的人吓得睁大了眼睛。

  “就算是这样,你们还愿意为他效命吗?!”

  在场的人有点害怕了。

  “金老板,他,他说的是真的吗?我,我们真的会死吗?”其中有人颤抖着问道。

  金老板无奈地点了点头。

  “啊!”

  ◎酷0匠网u永久n免《w费(看P小说JA

  他们都纷纷丢下了武器,知道自己被欺骗了,唯独一人没有。

  “不用等到最后了,现在就死吧!”

  一把刀,从金老板的背后,刺中了他的心脏。

  金老板极力回头,想看到底是谁。

  “你,你是......”还没说完,整个人便倒了下去。

  “金老板!”

  “爸!”

  夏柔和其他人都大声喊了出来,连忙朝金老板的方向跑去。

  “大家赶快拿起家伙,把他给我杀了,为老板报仇!”

  乱刀之中,行凶之人被杀了。

  其实那人并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只是血祭邪安插在金老板身边的眼线,用来监视金老板一行人的一举一动。

  “爸,爸,你不要走,不要留下女儿一个人啊......”

  听着,在场的人都哭了起来。

  此时,金老板还留有一口气,慢慢地抬起手。

  夏柔连忙紧握住金老板的手。

  “柔儿,对,对不起,这次,你,受,受苦了......”

  “ 爸,这不怪你,都是我自愿的,你不要自责了!”

  这时,影清逐渐开始恢复炫明力,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柔儿,今后你......”

  夏柔紧握金老板的手,哭着说道:“爸,求求你了,别再说话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我怕,来不及了......”

  影清走到夏柔身旁,蹲了下来。

  金老板朝向影清,将他手中夏柔的手,递到了影清的手里。

  “今,今后,柔儿就交给你了。你,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她......答应我......”

  影清闭上眼,有几滴泪珠从他眼角边滴了下来。

  影清哭着点了点头,说道:“放心交给我吧!”

  听后,金老板微笑着,看着夏柔。

  “我,我终于要去见你的母亲了......夏蓉,我来找你了......”

  说完,头向旁边垂落,手也垂了下去,眼睛永远的闭了起来。

  “爸,爸,你不要离开我!你答应过我,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你怎么先反悔了呢?!爸,爸,你醒醒啊!”

  “小姐,小姐,别再哭了!金老板,他,他已经走了......我们还是将老板好生安葬吧!”

  听了众人的话之后,夏柔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了。

  随后她扑在清的怀里痛哭。

  清轻拍夏柔的肩膀,安慰她。

  “柔儿,别再伤心了......”

  清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粉碎血红玫瑰花!

  突然,有人从外面慌忙跑了进来。

  “小姐,不好了!血红玫瑰花的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