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柔与影清被关入了地牢)

  “我们金老板说了,好好看住这两个家伙,别让他们跑了,老爷要亲自来审问!”

  “是,大哥!”

  监牢旁有个狱卒。

  “夏柔,你没事吧!”清正努力挣扎着,想要挣脱捆绑,可是好像没什么效果。

  这时,夏柔旧伤、新伤交错,已无什么力气。

  “清,你不该来的……”声音又轻又低。

  “朋友有难,我怎么可能不来呢?”清坚定的眼神,铿锵有力。

  “朋友……”夏柔以轻的听不到的声音说出了这两个字。

  “朋友?自从我父母去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什么朋友了......一直受尽欺凌和压迫。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你的朋友!”夏柔痛哭着,用手不停地抹眼泪。

  听后,清愤恨地喊道:“什么有没有资格!虽然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但老天能让我们遇见,那便是缘分。难道,这还不够吗?!”

  “可是……”她抽泣声不止。

  “我们依旧是朋友,对吗?”

  ☆更}6新最}快:Z上q◎酷C匠v{网

  清柔和的声音,令夏柔感到了温暖。

  夏柔擦干眼泪,露出浅浅的笑容,点了点头。

  “嗯。”

  “可是,你为了我冒这个险,值得吗?我只不过是……”

  “不许你胡说!对的事,莫过于去救你!”清打断了夏柔的话。

  夏柔瞬间被触动到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竟然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做出这么大了牺牲。她的眼角,多了几分感动,而不是伤心。

  “谢,谢你......我听到这话,很开心。”

  然而,这时......“让开,让开!金老爷来了!”

  只见一个肥大、矮小,全身金光闪闪的一个40多岁的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嘴里镶着金牙,脖子上带着金项链,手上带着金戒指——全然一副阔佬样!

  “老板,就是这个家伙。”

  金老板仔细地瞧了他一番。

  “不错,有勇气,有胆识!竟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两次出手相救!不过,敢违逆我的人,都得死!来人啊,把他们给我收拾了!”

  “是”

  那个金老板扭着屁股,得意地走了。

  走了以后,留下来了六个人,都拿着刀。

  “快,把牢房打开,我们一人一刀,给他来个痛快!”

  牢房打开了……

  “上!”

  尽管影清上半身被绑得紧紧的,但是,他的腿非常灵活,这六个人没人能伤到他。

  突然,一人拿着刀,在他背后,朝他的头砍去。

  “小心!”夏柔喊道。

  此时的夏柔因为手脚都被绑住了,所以无法动弹。

  “来的正好!”

  影清早已把握好了时机。待他一刀劈来,把握间距,将捆住他的绳子砍断了。

  “不好!快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影清不一会儿就收拾了那六个人。

  收拾完后,立刻跑过去为夏柔解绑。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

  影清拉着夏柔的手,奔跑在监狱中。夏柔握着影清的手,觉得特别安心。

  许久之后,仍然没能出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结构这么复杂!”影清抱怨道。

  这时,“咔嚓”一声,夏柔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突然,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

  “这下面是什么?我待在这五六年了,都没见过。看着下面好危险啊,还是别下去了。”

  “但是,我们在这监牢里已经绕了一圈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吗?”

  “确实,这监牢结构复杂,像迷宫一样。如果没有人带路,根本走不出去。尽管我认识路,可一到了晚上就会关闭所有的出口。如果发现有人妄想逃跑,他便会启动所有的机关,让人死无葬身之地。反正都是个死,不如冒这个险!”

  “好,但千万要小心!夏姑娘,你跟在我身后。”清说道。

  夏柔点了点头。

  他两慢慢走下楼梯。刚下去没多久,楼梯口就被封住了。

  “看来,只能往下了。夏姑娘,跟紧我,千万别跟丢了!”

  “嗯”

  前方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咔吱”一声,夏柔好像又踩到什么了东西。她低下头,仔细一看,吓了一大跳——是一具白骨。

  她冒了一身冷汗。

  “夏姑娘,你害怕吗?”

  夏柔缓过神来,说道:“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影清笑了笑,说道:“那好,但是你怕的话,就抱紧我。”

  “我才不要抱紧你呢,我什么都不怕!还有,你能不能叫我柔儿,这样听起来比较亲切。”夏柔嘟着嘴,向影清撒娇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柔儿。”影清面对夏柔的撒娇,有点脸红了。

  忽然,墙壁周围都亮起了火光——墙壁上的蜡烛被点燃了。

  眼前的场景令夏柔吓了一大跳,立马抱住了影清。

  前方不仅有白骨,更有未腐烂的尸体,甚至还有干尸。

  走下楼梯,是一条宽阔的大道,一眼就望到了尽头,可是并没有出口。就连唯一的出口也就在刚才被封住了。

  最显眼的是中间的一块石碑。

  “看来这些人都是被困在这里,逃不出去而死的。”

  清用手拍了拍夏柔的背,说道:“已经没事了......没想到刚刚的女汉子一下子就变柔弱了呀!”

  夏柔立马松开了手,红着脸,壮了壮胆,说道:“我才不怕呢,哼……”

  影清走下楼去,夏柔也跟着,没走一会就到了尽头。

  “都找一找,有没有机关之类的。”

  可是大半天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现。难道已经走到绝路了?不,清绝不相信。

  清转身一撇,发现石碑上隐约有字,于是清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石碑上。

  “这块石碑没什么特别的啊!”夏柔说道。

  清用手拍去前面的灰尘,发现上面刻着“金氏将军,攻无不克,磁霜现世,一战成名!”

  “难道,这里是金叶将军的坟墓?”影清惊讶的说不出话了……

  到底金叶将军是谁呢?为什么清会如此惊讶?夏柔到底会是什么人?难道单纯就是像她说的那个样子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