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苜她说她还有必须要去办的事情,所以先走了。”

  “对了,清。”寒看着清,疑惑着一个问题“你当时是怎么身受重伤而逃到豁之谷的呢?”

  影清陷入了沉思......眉头紧锁,闭上眼,好像有眼泪要流下来的样子。他这个人低了下去,看起来好像有一段心酸的往事。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原来我的是在轩城。在那里,我遇见了一个人......”

  (回忆的画面)

  “别跑,你给我站住!”

  只见街上有几个人在追一个大约20岁左右的小姑娘。她身着青中带黄的连衣裙,长发随风飘动。细长的身子,楚人的眼睛。

  “哎呀!”那小姑娘摔了一跤,左膝盖上流血了。

  那几人很快追了上来,此时影清正好路过。

  “臭丫头,不知好歹!你爸妈都已经死了,要不是我们金老板养着你,你早就被扔出去喂狗了,你居然还敢跑!”带头的人一边骂道,一边用脚狠狠地踹她。

  可是周围的人却熟视无睹,没有人敢站出来。

  “住手!”在一旁的影清大声喊道。

  那人听后,把目光转向影清。凶神恶煞的神情,让人胆颤。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敢连金老板的事也敢管!来人!给我上!”

  “呀,呀!”一群人向影清涌了过去。

  影清赤手空拳,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一群人全部打趴下了。那几人狼狈的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

  “你,你,给我等着,我回去禀告老爷!”

  影清走了过去,蹲了下去,说道:“这位姑娘,你脚没事吧!”

  “谢,谢谢......”她试图站起来,但是左膝实在伤的不轻。

  “姑娘,别逞强,你的膝盖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吧!”影清双手抱起了她。

  “喂,你在干什么!”她有点惊慌失措,连忙制止他。

  “送你去医院啊!”清不解其意。

  “送我去医院也没必要这样吧!”她脸红了。

  “但是你的左膝伤的这么严重,得赶快!”还没说完,清就快速地奔跑起来。

  ......“医生,怎么样,她伤的重吗?”清焦急地问道。

  看得出来,他很关心她。

  “没什么问题。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没伤到骨头,只要细心处理,按时上药,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这时,医生帮她包扎伤口。

  “痛痛痛.....”她喊了出来,眼睛看着天花板,不敢看自己的伤口。

  “怎么样?没事吧!”影清听到她疼痛的声音,便急忙走到她旁边,看着她,关心她。

  “好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真是谢谢医生了!”两人道谢向医生道谢。

  “不客气!”医生走了出去。

  |最/.新4章节上◎酷匠网*

  “谢谢你啊!”那位姑娘,浅笑着,对着清说,“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影清笑了笑,说道:“我叫影清,叫我清就可以了!”

  “我叫夏柔,大家都叫我柔儿。”

  夏柔笑了笑。

  也许这是她父母去世之后,第一次这么开心的笑了。

  “我还是称姑娘你为夏姑娘比较合适吧,毕竟我们还不是很熟。”

  “没关系。”夏柔眯着眼睛,看起来她真得很开心。

  “夏姑娘,既然你已无大碍,那么我先走了。”清转过头,朝门外走去。夏柔想叫住他,可是......我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已经得到他的帮助了,我还奢望什么呢?夏柔想着。今后,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没过多久,那一群人又来了,不过他们一个个都带着枪。

  夏柔张皇失措地爬出病床,但是由于膝盖上的伤,她跑不快。

  “快,给我抓住那臭丫头!”

  他们毫不费力地就抓住了她。

  “放开,放开我!”夏柔试图挣脱,却毫无作用。

  他们将她绑在郊外的一棵树上,用鞭子抽打她。

  夏柔惨叫着,被打的皮开肉绽。她昏过去了。但很快又被泼醒了。

  “停,别打了!”

  “把消息散布出去,就说,如果要救夏柔,让那小子一个人过来。我们一定要报被打之仇!”

  “是!属下立刻去办!”

  “他,他不会来的......”夏柔轻声说道。

  “你给我少废话。”

  半天过去了,太阳西沉。夕阳的余晖撒在树上,显露出淡淡的几分“血色”!

  “怎么还不来?那小子不会怕死,不来了吧?”此时,在场的人都哄然大笑起来。

  “大哥,我看这妞也挺漂亮的,要不让我们兄弟几个爽一下再说!”

  “随你们便,只要别让他死就行了。”

  “多谢大哥。”那几人露出色眯眯的眼神,邪恶之手伸向夏柔。

  “不要,不要啊......”她正使劲挣脱,却无能为力。(一旦被紧紧捆缚住,一般的炫战士会因为无法集中炫明力而无法挣脱)

  “别白费力气了,先让我们哥几个陪陪你。“夏柔紧闭双眼,头朝后,不敢看他们。

  他们正准备伸手去扒衣服时,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住手!”清随手拿起了路上的几个小石子,朝那几个人打去。

  那几个人被打了个正着,直接倒在了地上。

  “你们这几个畜生,竟然还不放过她。”清愤怒了。

  “快走!清,你别管我了!”

  “少废话,兄弟们上!”

  几个人操起了家伙,有拿刀的,也有持枪的。但是这对于影清来说,都是没用的。

  那几个人没用几下就被打倒了。

  那个头头开始慌了,拿起枪,对准夏柔说道:“你要是再敢乱动,那就试试。到底是你快,还是我手上的子弹快!”

  “等等,别开枪!”清慌张的神情,一览无余。

  “清,你别管我了,赶快杀了他们,否则你永远也逃不掉了!一旦进了金府的地下监牢,没有人能活着出来!”

  清没有听夏柔的话,却说道:“你们放了她,要我怎么样都行!”

  那头头奸险地笑了笑,说,“好,只要你乖乖跟我们回去,我就答应你,放她走。”

  “清,不要听他们的,他们都是骗子!不要管我了,快走!”

  “你给我闭嘴!”他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

  “住手,别伤害她,我跟你们走!”

  影清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这才是聪明人!”那头头向他的兄弟们招了招手。那些人跑了过去,将他死死的绑起来——就算是神力也无法挣脱。

  “快,你们放了她!”

  然而,狡诈、阴险在他脸上浮现。

  “去,放了她。”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给我放了她!”他大声怒道。

  “是!属下立即去。”

  松绑之后,夏柔迫不及待地朝影清跑去。

  但是,夏柔的右脚还被绳套着。快跑到清的面前时,摔倒了---夏柔被那头头用绳捆住了脚,只要脚踩住绳,就跑不了了。

  “可恶,真是欺人太甚!”

  “有吗?“他笑道,“我已经放了她,只不过她没本事逃走罢了!”

  “清,对不起,连累你了......”

  “把他们两个全给我绑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