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来不及了......

  当寒转过头去时,那火红头发的人已经到了自己的眼前。

  糟了!

  寒的神情茫然,不知该怎么办。

  那人只是单纯的甩了甩手,寒就被不知什么东西给打飞了。

  苜立马跑了过去。

  寒单膝跪地,用手擦去了嘴角边的血。

  “没事吧,寒!”

  苜露出焦急的眼神。

  “别担心,苜,我没事......”

  寒缓缓地站了起来,说道:“刚才我好像被不知什么东西给打飞了!好像是空气......”

  苜眨了眨眼睛,看着那人,若有所思的样子。

  “哈哈哈哈!谢谢你啊,寒,帮我除掉了缔耀。现在只要等魂恶噬一回来,我们就可以马上动手,一举打败魂恶噬,创立属于我自己的天下!啊哈哈哈!!!”

  那人大笑着。

  银河缘,只是嘴角往上一浮,看出,这人绝不简单,好像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好,那接下来,要先解决眼前的小老鼠了!”

  那人再次向寒和苜甩甩手。

  这一次,寒感受到了周围空气强力的波动。

  空气像利刃一样,朝寒他们飞切过来。

  寒和苜向旁边翻滚,勉强躲过了这一击。

  “难道,刚才那招,是空气炮不成?”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恭喜你,答对了一半,不过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

  随后,那人又连续甩了好几下手。

  空气被压缩成利剑,朝寒和苜刺去。

  “数量太多,躲不了了,只能硬撑了!净修流防御中段——零式护盾!”

  寒将自身的炫明力全用在了防御上。

  寒和苜的周围出现了防御屏障。

  看来这是除地面以外,全方位防御的绝技。

  寒由于使用这一招数,而且是保护两个人,所以需要消耗的炫明力巨大。

  寒喘着粗气,汗从额头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的滴在地面上。

  苜见了这番情景,想帮助寒。

  但是又恨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救寒时,火之能量耗尽了)什么都做不了......

  “我记起来了,那火红头发的人,是火炽翼,是凶狼集团第二把交椅,同时也是风之叶的持有者,能随意操纵距离自己100米以内的风!”

  这时空气利剑狠狠地击打在护盾上。

  寒不断地往后退去。

  小心啊寒,后面可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啊!

  “寒,对不起,我可能,可能又要离开你了!”

  说到这,苜慢慢地走出屏障,流下了眼泪......

  “苜,你疯了吗!?快回来啊!”

  “我不能再拖累你了......”

  苜走出了屏障,张开双手,挡在寒前面。

  最后,苜微笑着说:“对不起,寒......”

  她闭上了双眼,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不要啊,苜儿!”

  寒放弃了屏障,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

  简直好像就是在一瞬间,苜快要被空气刃击中时,寒已经在苜的背后,抱住了她.......

  “我不会再失去你的......”

  “寒,不要啊!”

  这时,寒的背后被风刃击中,血液从伤口流了出来,染红了整件衣服。

  他无力地倒在苜的怀里。

  “我,我,终于,没,没有,放,放开,你,你的手......”

  寒倒了下去,他终于能够紧紧地握住了觉延苜的手。

  “寒,寒......”

  苜哭泣着......她将寒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

  “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爱逞强?你不知道吗?我,我最讨厌逞强的人了......可我,可我偏偏,爱上了你......寒,寒,不要死啊......”

  一直以来,寒,都是你在保护我。从最开始相遇的‘亡之路’,之后的贺殒院、豁之谷、饰环道,还有现在的无人荒原......这里的每一处,都有你我的痕迹。然而,我对你隐瞒我的真实身份,你却一如既往地对我好,喜欢逗我开心......寒你知不知道,本来的我已经发誓,今生我不会再去爱了,结果,我遇见了你......寒,是你改变了我,让我又回到小时候的自己......

  “哭也没用!净修寒,觉延苜,都一起去死吧!

  火炽翼抬起了右手,准备给他们最后一击。

  这时,有一个人冲到了火炽翼的面前——那人是流殇镜。

  “火大人,这两只小老鼠,让您亲自来,那会脏了您的手,不如就让我来送他们最后一程吧!”

  流殇镜说完,没等火炽翼的答复——因为流殇镜怕火炽翼不答应,所以先斩后奏,一个人冲上前去,用掌击将两人打飞了出去。

  I更新最快)z上酷M匠p网G

  后面是悬崖,深不见底......

  就这样,苜和寒掉落了下去......

  苜,寒,对不起......我只能这么做了......

  掉下去是死,留在上面更是死,我又该如何去抉择呢?

  流殇镜此刻的心都碎了.......

  至少,掉下悬崖,说不定还活着,但留在这里,必死无疑!

  流殇镜慢慢走了回去,单膝向火炽翼下跪,说道:“掉下这么深的悬崖,他们必死无疑!这两只小老鼠,就不必让火炽翼大人操心了。”

  “哈哈哈!流殇镜,干的好,真不愧是是流殇家的人!现在一切准备就绪,就只等魂恶噬回来,然后一举歼灭他!”

  在笑声中,火炽翼慢慢走了回去。

  隐约之中,耀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是他马上昏了过去——已经被寒打得遍体鳞伤,失去了意识......

  凛冽的寒风吹过,这个战场上已经空无一人,只剩耀......孤独的、残败的身躯,犹如一只病入膏肓的狼,再也不能够捕食猎物,只能在那儿,等死......

  或者,等着善良的人过来,给予他一点残羹冷炙,让他苟延残喘地活下来。

  这时,远处有一人走了过来......看来,上天还是眷顾着缔耀......

  寒和苜会怎么样?他们就这样掉下悬崖死了吗?

  那走过来的人又是谁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