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感觉到好像身体内有一束闪电,劈向他的心脏。

  又是这种熟悉的感觉,与之前吞下雷之叶时的痛苦一样,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寒痛苦了起来,感觉自己正好像躺着雷电池里——身体瘫痪、麻痹,动也动不了。只有他的思维还在运作,还在抵抗。

  不一会儿,突然的一击重拳,且带有闪电,狠狠地打在了诺维奇的肚子上。

  诺维奇痛苦地双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向后退去,跪倒在地,口吐白沫。

  原来是来自寒的攻击。

  寒抱起了苜,说道:“没,没事吧!”

  苜感动地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寒,我没事了!”

  然而,诺维奇还是爬了起来。

  “现在才对,如果没有这样的攻击力,还怎么跟我打!受死吧!”

  他甩着铁锤,朝寒砸去!

  “别碍事!”

  只见寒的拳头直接绕过铁锤,重重地再一次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诺维奇这次真不行了,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可是由于雷之破坏力的影响,寒也倒在了地上。

  苜过去抱起了寒。

  “寒,放心吧!我会带着你逃出去的!”

  突然,她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人。

  苜抬头一看,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镜大哥,没想到是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苜,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你认真听我说,你们赶快走,不然就走不了了!”

  镜说着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类似解药的东西,说道:“这是‘醒时梦水’,可以解除你身上‘沉睡之眠’的束缚,快带寒离开吧!”

  看}“正版s章?G节}j上w&酷K(匠网

  镜将药交到苜手中。

  “镜大哥,你已经不只一次帮助我和寒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镜大哥,我们一起离开吧!”

  “不!你们先走,我在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会想办法帮助你们的!”

  “那镜大哥,你自己小心一点!”

  苜转身背着寒离开了。

  只是这一次的别离,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一次相见。

  没想到苜是女儿身......镜对于这个事实也有点惊讶。

  觉延苜把醒时梦水喝了下去,不一会儿,全身的炫明力就都回来了。

  “苜,终于再次见到你了。”

  “嗯!火之神——火雾斯克雅·冯·里斯劳蒂,真的好久不见了!”

  这时,苜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敌人——是原先那个女人。

  “小姑娘,老娘好心告诉你,不久魂大人就会赶到,到时你插翅也难逃了!”

  那女人用手遮了一下嘴,发出奸笑声,真是令人不爽。

  苜也皱了一下眉头,咧了一下嘴——看来真的很棘手。

  “不过现在还不是和你交手的时候。觉延苜小姐,你好自为之吧!”

  那女人在笑声中离开了。

  看来称为‘毒孤寐女’的爱思雅·菲尔德斯果然城府,深的可怕......

  苜恍然间,看到身旁有一个房间与其他房间完全不一样。

  这下引起了苜的好奇心。

  于是,她推开门。

  里面非常暗,外面的光线照不进来,但并非完全看不见。

  苜觉得这里有古怪,就想好好查探一番。

  觉延苜刚一走进去,明显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啊啊啊......”寒叫了起来。

  这刺骨的冰冷感,犹如一把利剑,直接刺进寒的身体里。

  同时寒也被痛醒了......

  “你怎么样了?寒,没事吧?”

  寒冷的直打哆嗦。

  这该如何是好啊!苜想了想,没办法了。

  苜抱住寒,搂住了他,想给他温暖。

  但是苜上身只剩下绷带与下身破烂不堪的裤子。

  还好得益于火之叶的力量,苜只是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可是寒却在瑟瑟发抖,冷的缩成一团。

  苜看着寒这个样子,心里很是着急。

  “火雾斯克雅小姐,寒看似好像不行了,有什么办法帮帮他吗?”

  “办法是有,不过很危险。”

  这时寒冷的脸发紫,体温越来越低。

  “苜,快来不及了,我先占用一下你的身体!”

  突然间,苜倒了下去。但之后又睁开眼睛——那眼睛是火红的。

  她立刻起身,将自身的火之能量传递到寒的心脏,结果令她惊讶不已......

  什么!这怎么可能?!火雾斯克雅的能量被反噬了,直接冲回她的身体,还使得她受了伤。

  “为什么他身体内藏有这么一股能量,强到无法形容。但是他好像受到了什么限制,被什么东西给封印住了。”

  火雾斯克雅露出惊讶的表情,睁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寒。

  “莫非,这是提克阿克斯的‘禁印魔锁’?当今这世上,能用这一招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突然,寒再次疼痛难忍,他感觉到自己好像一直在死亡边缘徘徊。

  此时可以清楚地看见,寒身上有类似锁链一样的东西,缚住了寒。

  这锁链上可以看见有三个封印。

  “果然如此。净修龙,你真狠心啊!你自从五年前被‘恶鬼之名’打败后,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竟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要解除他身上的封印,还是有办法的。”

  一个很苍老的声音从火雾斯克雅的背后传来。

  “是谁?”

  火雾斯克雅反射性地朝后看,整个身子站了起来,摆出迎击的架势。

  仔细一看,黑暗的深处出现了一个满脸皱纹,皮肤黄的发黑,头发全白的老人——他被关在着。

  不过他很特殊,唯独被关在这,而且手上脚上全部被锁链铐住。

  为什么他会被如此特殊“照顾”呢?

  “老夫是利雷!”

  “难道是凶狼集团的创始人——利雷大人?!真是好久不见,有五十年了吧!”

  “嗯。自从我被魂恶噬那小子暗算之后,老夫已经被关在这十年了。由于长久不见光,眼睛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火雾斯克雅打断了利雷的话,说道“先不说这些了,请问能有什么办法解除封印吗?”

  利雷皱了皱眉头,说:“那小子,老夫感觉的出来,体内蕴含了强大的能量,可能连老夫都不及这小子!不过受到这‘禁印魔锁’的压制,他只能发挥原先力量的1/10。如果能解开他的第一道封印,就凭他体内强大的炫明力,就足以治疗现在的伤势。”

  “那到底该怎么做?”

  “你把那小子放到监狱前,老夫自有办法。”

  火雾斯克雅抱起寒,慢慢地将寒放到监狱前。

  只见利雷将他的右手放在了净修寒的胸口上。右手聚集着他强大而又精粹的炫明力。

  “听吾之号令,突破荆棘之封印!”

  火雾斯克雅也曾经听说过他的能力,他能解除一切负面状态,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她看到,寒身上的第一个锁链开始慢慢脱落。最终,第一道封印被解开了!

  但是还留有两个封印。

  到底解除封印后的净修寒怎么样了呢?

  会如利雷所说的,治疗现在的伤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