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大哥,你怎么样了?”寒焦急地问道。

  “我,我没事,只,只是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你们先走吧!”

  “这怎么能行?帆大哥,刚才你与虹命的战斗,双方都受了重伤......帆大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带着你一起离开!”

  “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天已经黑了,明天一早,缔耀就来了.....你们带着我走,无疑是个累赘,根本逃不远的.....你们还是快走吧!我先在木屋里休息一个晚上。他们不认识我,应该不会对我不利......你们先去饰环道吧......等明天好了,我会到浔山来跟你们汇合。”

  “那好吧!帆大哥,你自己小心一点!”

  就这样,苜以及背着圻欣的寒连夜赶往饰环道。

  然而,那几个偷听的人,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全部内容。

  “走,回去告诉耀大哥!”

  最后,帆独自一人留在豁之谷,寒背着圻欣,和苜一起逃亡在浔山的路上。

  尽管他们对帆不放心,但还是相信帆,相信帆会到浔山来跟他们汇合。

  现在圻欣昏迷不行,镜也死了,又加上一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寒有点不知所措了......自从父母亲去世后,发现了母亲留给他的纸条以及纸条上的秘密,不得不让寒下定决心。

  可是现在世态炎凉,才刚刚认识几个伙伴,却陷入了与凶狼集团的战斗中。

  在这条成为炫之神的道路上,可能会失去生命,这需要勇气和决心。

  生命,现在对于寒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因为这世上他所爱和爱他的人已经全都不在了。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阻止他哥哥,让炫世界免受战争的痛苦!

  (镜和耀已经在前往豁之谷的路上)

  “耀大哥,以现在这个速度赶过去,恐怕等我们到了,他们已经逃了!”

  “镜,你说得对,我们必须加快速度。”

  唉,镜的本意是想让缔耀放弃追击,却反倒激励了他......突然前方出现了一群人,原来是之前逃出来的凶狼集团的士兵。

  “耀大哥,大事不好了,我们凶狼集团遇上对手了!对方是黑社会的第三把交椅虹命。黑社会他们想要杀了觉延苜和净修寒,这可是会引起魂大人的愤怒啊!”

  “混账东西,这么重的事情,现在才说,我要你有何用!”

  说完,耀用力朝他一踢,结果那人狠狠地撞在了旁边的岩石上,鲜血染红了岩石。

  那人躺在那儿,翻着白眼,动也不动——死了......在这个纷乱的年代之中,杀人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看着这死的惨状,其他凶狼集团的士兵不免也害怕了起来......“混蛋,简直是废物!”

  耀露出了可怕的眼神,好像要大开杀戒一样。

  而流殇镜则劝解道:“耀大哥,现在我们要好好筹划一番了。既然黑社会的人也来了,这事肯定不简单,我们还是先回去报告一下情况吧!”

  “不行,现在回去肯定来不及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否则,我们就不可能活着回去!”

  这时,背后传来一阵呼喊声。

  “耀大哥,等一等!”

  缔耀回头一看,原来是银河缘。

  银河缘跑到缔耀面前,说道:“耀大哥,魂大人已经等不及了,请耀大哥赶快前去抢夺火之叶和雷之叶!”

  “果然,我们更加得加紧速度了。缘,助我一臂之力吧!”

  “那好,一起走吧!”

  说完,一刻也不停歇,便火速赶往豁之谷。

  在这天下午。

  突然,缔耀的正前方出现了几个人影。

  “耀大哥,我有要事相告!”

  说话之人,正是潜伏在浔山的那些凶狼集团的残兵。

  “哦?什么事?”

  “是这样的耀大哥,净修寒和觉延苜已经不在豁之谷了,他们现在正在饰环道!”

  “好,你做的很好,重重有赏!”耀开心地笑了。

  镜想:不好,寒他们的行踪暴露了!

  银河缘浅浅地一笑,说道:“恭喜耀大哥,你将要获得火之叶和雷之叶了!”

  (黑社会这边)

  “三哥,三哥,你怎么了,受这么重的伤,没事吧?”虹命旁一个属下着急地问道。

  “三哥我怎么会有事?给我滚!”

  听到这命令,那人慌慌张张地退了下去。

  “哼,那个家伙中了我的毒,想必快不行了吧!啊哈哈哈......只不过凶狼集团的人也参与进来了,我得把这件事告诉悱榱大人。”

  (寒这边)

  “欣小姐,欣小姐,你还好吗?”

  隐约当中,圻欣听到了呼唤声,大叫了一声:“镜!”

  睁开眼睛一看,模糊之中,看见了苜。

  看圻欣的样子,弱不禁风,像是一根快要熄灭的蜡烛。

  她问道:“我,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苜笑了笑,回答:“欣小姐,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现在我们在饰环道的一家旅店里。”

  圻欣缓缓的将上半身靠在床头,轻声地说:“谢谢你,苜。”

  “不用,不用,不用说的这么见外。况且之前你和镜大哥也救了我和寒啊!”

  “倒是镜大哥......”说着说着,苜眼角多了几滴眼泪。

  他用手揉了揉眼睛。苜明白圻欣失去镜的痛苦。

  但他马上用手拭去了泪痕,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正好,寒从另一个房间走了出来,看见苜独自一人在圻欣的房门外,不停地用手揉眼睛。

  寒笑着走了过去,一只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笑着说:“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哭呢?”

  可是,苜一把推开寒,生气地说:“我才没有哭呢!”

  说完,他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寒不解为什么苜会如此生气......旅店外,没有任何人。树叶沙沙响,寂寞、孤独笼罩着旅店。

  **最新章节A上V酷.-匠5网i`

  没有星星的夜空,没有话题能补充,只剩寒夜的寂寥,残败的花朵铺落满地,风将树叶高高吹起......

  三个人,三种情,三种不同想法,随着风飘散、徘徊在这个漫漫长夜之中......这注定是一个既平和,又处处充满危机的一夜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