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很快耀就会找到这里,我们得赶快离开。”

  o最q√新a/章((节D{上n酷9$匠{@网

  “那个剑士怎么办?”觉延苜问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流殇帆回答道:“现在我们自身都难保,如果再加上一个人的话,可能就逃不走了......”

  苜感到有点悲伤......其实寒也想救她他,可是......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上路前往南边的浔山,那里是我的表妹流殇情的住处,她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

  寒和帆开始收拾行装了。

  “苜,快一点,我们必须要在天黑前走。”

  苜点了点头。但他还是不舍地丢下他,更不能见死不救。可无奈之下,只好作罢。

  “好,我们准备出发了!”帆先背着圻欣出门了。

  结果刚一出门,麻烦就来了......眼前大概有二三十个人的样子。

  “我们是黑社会的人,要想活命,把东西留下,然后你们就可以滚蛋了!要不然,你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帆放下了圻欣,由寒背着欣。

  流殇帆说:“如果我们不交出来呢?你们又能怎么样!我告诉你们,我平时最恨的就是两种人!一种就是无恶不作的人。另一种人,就是你们!”

  “哦,这么拽!兄弟们,给我上!”

  那个人带头冲了过来,刚要伸出拳头打,结果却自己倒在了地上。

  那群人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明所以,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之后,伴随着声声惨叫,绝大多数人已经口吐鲜血了。

  剩下的几个人,已经快吓得腿都软了。

  “有,有种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找三哥来!”

  帆没有回答,放任他们逃走了。

  净修寒和觉延苜看着帆的战斗,却不知道他是如何杀死对方的。帆伸出了他的手,让寒和苜瞧瞧。

  “手上什么都没有啊?!”

  “你们再仔细瞧瞧。”

  寒和苜好像看出了一点端倪。

  ”这难道是......“

  寒和苜已经看见了那些极细的丝线,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绝对是看不出来的。

  苜惊讶地大叫了一声:“这难道是雪锋丝?像雪一样白,想刀剑一样锋利。天下之中,只有险峻的雪恶山才有。”

  “苜真的是见多识广!没错,这就是雪锋丝,号称‘无形杀手’。”

  寒很是吃惊,说道:“没想到,帆你原来这么厉害!看你一副文绉绉的样子,却没想到是个炫明力高强之人。”

  说话间,刚才那些被吓走的人,带着他们的三哥回来了。

  因为黑社会的其中一个基地在豁之谷的西面,所以离豁之谷很近。

  “三哥,就是他!我们的人全都被他给杀了!三哥,你一定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啊!”那个人哭了(假装的)

  “可恶的家伙,我会让你偿命!受死吧!”

  他们的三哥朝帆冲去。帆躲躲闪闪,那人怎么也打不着。但是,帆看起来有点吃力了......

  “哼!居然能躲过我的攻击!”

  正说话间,又来了一群人。

  “你们是谁?”

  “我们?哼!居然连黑社会悱榱(fěicuī)大人的手下,黑社会的第三把交椅的虹命都不知道?”

  “哦,原来是被称为‘亡徒’的虹命。我们是凶狼集团的人,奉命来抓捕他们,你们最好不要插手!”

  这些凶狼集团的士兵,其实是缔耀先前派出去的先锋小队,要比缔耀他们早一天到达。

  “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家伙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我要让他们偿命!”

  “我们凶狼集团的魂大人有令,一定要活着把他们抓回去!鬼挡杀鬼,佛挡砍佛!”

  “无论怎么样,我们黑社会的宗旨就是——有仇必报!今天,他们的人头,我们黑社会要定了!”

  虹命一击重拳朝流殇帆打过去。

  这时,其他黑社会的人都已经拿出了刀和枪,朝着凶狼集团的人攻击。

  有几个凶狼集团的士兵已经中弹身亡了。

  他们开始慌了......“快!快!回去报告耀大人!”

  这群人全都逃走了。但是,还留下了几个人,躲在一边,静观其变。

  帆早已看穿虹命的攻击路线。

  帆把手指一弹,虹命好像看见了什么,慌忙之中,躲过了。

  帆赞叹道:“你的炫明力应该有中阶了吧!不过我只听说黑社会的元天和傲宇有点实力,其他人,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从现在看来,黑社会又多了一位厉害人物啊!”

  “元天是我的二哥,而傲宇是我大哥,他们都是悱榱大人手下的猛将。不过,你也不赖,居然使用雪锋丝,这样的对手,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没想到,他居然能知道我用的是雪锋丝,此人不可小视,或许,他的实力在我之上。可是,如果等到缔耀来了,那一切便都完了。我得速战速决!

  “虹命,看你能不能接我这一招!”

  帆嘴里在默念什么,两手交叉着......看起来在凝聚炫明力。

  “切!”虹命不屑地说道。

  他双手抱成拳,大声喊道:“夺命击!”

  他用力往后一蹬,爆射飞向流殇帆。

  只听见帆嘴里在默念着:“无限,无限的峰雪,让寒冰覆盖这世界。以我为号令,成为我手中所执之剑。以线为剑,铸成吧,寒冰剑!斩断前方,一切,一切的黑暗!嚯!”

  在帆的双手之前,浮空这一把由寒气笼罩,以雪锋丝所铸就的寒冰剑。刹那间,朝着虹命飞去。

  两股强大的炫明力相互碰撞,谁也不占优势。

  但是,很明显,帆有点坚持不住了。帆的左手开始发抖......由于流殇帆倾尽全部炫明力,而且竟然用上了些许生命能量,导致最终还是两败俱伤。

  流殇帆和虹命都扑到在地上,口吐鲜血。

  “虹命大哥,没事吧!”

  “你给我滚开!”虹命一把推开了自己的人,大声骂道,“我怎么可能有事!”

  虹命站了起来,说道:“都给我回去!”之后,虹命便一瘸一拐地走了。他回头看了看流殇帆,奸笑着。

  然而,帆身受重伤,连站都站不起来。

  究竟流殇帆能否脱离险境?

  净修寒和觉延苜又会怎么做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