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背叛

  “魂大人。“只见缔耀下跪着,拜见一个高大,脸部凶恶,全身上下都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这里的氛围,不禁令人感到恐惧。

  “缔耀,交给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请大人责罚,属下没能拿到火之叶和雷之叶!”

  “混账,怎么连你都败了!杀了他们就这么困难吗?”

  魂恶噬的眼睛直直盯着缔耀。

  “大人,虽然我没能带回火之叶和雷之叶,但是我带来了一个流殇家的人,正准备来投靠大人您!”

  “哦?流殇家的人吗?请他上来吧!”

  ty酷匠c网永久pR免费看Y小f说fo

  看来魂恶噬对流殇比较感兴趣。

  不久,流殇镜缓缓走了上来,心思正在复杂地运行。

  什么!镜居然跪了下来。

  “我,流殇镜,自愿投靠魂大人,希望魂大人能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一定为凶狼集团付出我的所有!”

  “好!不过,如果你敢有一点点的反叛之心,那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魂恶噬露出凶狠的表情,阴险的笑容,令人毛发全部竖起。

  “耀,这次算你将功补过。但是,下一次,绝对不允许你再一次失手,听见了吗?!!”

  “是,魂大人!下次我保证,再也不会失手了!”

  这时,魂恶噬笑了起来,看起来他很高兴。在他难听的笑声之中,镜,缔耀走了回去......

  (寒这边)

  已经过去一天了,寒的伤已经好了很多,可以自行下床走路了。寒特别喜欢豁之谷,尤其是这里面的兰花。

  不过,为什么豁之谷全都是兰花,而没有其他花呢?寒和苜都认为是帆大哥喜欢兰花,所以全都种了兰花,却不知真正的原因,也没想去问流殇帆。

  又是一个清晨......前天流殇帆走后,至今还没回来。

  “寒,你说帆大哥他们会不会遇到危险了?”

  寒摇了摇头说:“你要相信帆大哥,他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的!”

  “嗯!”苜点了点头。

  这时,豁之谷的谷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近看,原来是帆,他背着圻欣。

  寒和苜见了,立马跑了过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镜大哥呢?”

  帆低着头,沉默不语,背着圻欣,朝木屋走去。

  “到底怎么了?”

  寒和苜十分焦急,却始终没有得到答复。

  帆把圻欣放在了竹床上,然后自己坐在床边,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伤心地说:“镜,镜,死了......."

  "什,什么!”

  两人全部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这全都怪我,不该把你们牵扯进来的,我真的是......”

  苜说着说着,泪珠在眼睛里打滚......

  “苜,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了。要怪就怪凶狼集团,真是个畜生!”

  帆愤怒地站了起来,破口大骂。

  “我发誓,一定要将凶狼集团,血债血偿!”

  (凶狼集团基地内)

  “镜,你应该知道他们去哪了吧!”

  “你说的是指那个净修寒和觉延苜吗?”

  “什么?你刚刚说的那个寒姓什么?再说一遍!”

  耀惊讶了一下,想要确认自己有没有听错。

  “你说的是净修寒吗?”

  “果真是净修。看起来,他应该是龙的弟弟。不过,他怎么会有这么弱的弟弟,完全不能和净修龙相比!”

  “难道你见过净修龙的实力?”

  “六年前,一个使用净修流的小鬼,打败了当时号称最强的阳渊!当时,他只有十六岁!这件事已经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了!只不过在五年前,被恶鬼之名——血祭邪打败之后,他就神秘失踪了!”

  耀说着说着就回归了话题。

  “先不说这事了,那两个小鬼跑到哪里去了?”

  没办法再拖延时间了,否则就会露出破绽,只能回答他了。

  “他们已经前往我哥哥的住处——豁之谷了!不过现在去追,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镜想要让缔耀放弃追击。

  “不行,这次如果不能成功,那我可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这一次绝对要把他们抓回来。走!”

  哎!镜已经尽力了......从凶狼集团的无人荒原赶往豁之谷,以他们的速度,最快只需要两天!

  (寒这边)

  寒皱了皱眉头,脸上写满了愤怒。

  “不行,我要去找缔耀,为镜大哥报仇!”

  说完,便朝门走去。

  苜一把拉住了他,生气地说:“寒,你疯了吗?现在的你连走路都走不稳,还怎么去打败缔耀?!”

  可是,寒一把甩开了苜。

  “不要管我,我一定要去为镜大哥报仇!”

  只听见“叭”的一声,苜给了寒一个耳光......“寒,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逞强了!明明知道自己做不到,却还要去.....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傻?!”苜大声朝寒骂道。

  寒一瞬间懵了......

  “寒,苜说的对,你现在不要冲动,这仇我们是迟早都要报的!只不过我们现在还完全没有这个实力,硬闯凶狼集团,那便是去找死!”

  寒回过头看着苜,好像明白了什么。

  “对不起......是我太傻了......对不起......”

  突然,敲门声响了.....这声音吓得大家出了一身冷汗。

  帆说道:“如果是追兵,你们马上破窗逃走,不要管我!”

  难道帆也会像镜一样牺牲自己吗?

  “帆大哥,小心点!”

  帆打开了门,什么都没有,却发现一个人倒在了门前。

  看他的装扮以及他背上的剑,便知道这是个剑士。

  帆上去扶起了他。

  “你们快过来,这里有一个人!”

  苜和寒也走上前去。

  “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剑士。”寒说道,“不过,他好像受了很严重的刀伤。”

  “你们就别傻愣在那了,快来帮我,一起把他抬进去吧!”

  就这样,屋内瞬间有了三个病人——圻欣,寒以及那个剑士。

  “他是谁?你们认识吗?”

  苜和寒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看他全身都是刀伤,还是先为他包扎一下吧!”

  (此时此刻,在这个世界的另一边)

  “血大人,我真是该死,被他逃了!”

  “真是个废物,连受了重伤的人都会逃走,我留你们还有什么用?去死吧!”

  “大人!不要啊!不,要!”

  他的脚下出现了沼泽,将他整个人给吞噬了。

  “去把你们的二哥给叫过来!”

  “是,血大人!”

  这里,所有的人都身着黑色长袍,而且每个人右手臂上都刺有一个“血红玫瑰花”的图案。

  只不过唯独他们的血大人的长袍上印有红色的玫瑰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