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一天多的赶路,尽管很累,而且寒还受着伤,但还是坚强地挺了过去。

  “终于到了呢!”苜喘着粗气说道。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真是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寒有点自责。

  “应该是我连累你才对......如果不是你救我,我可能早就被剥夺火之叶死了......”

  两人都将责任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这美丽的豁之谷真像一个世外桃源啊!草木茂盛,鸟语花香,空气中弥漫着兰花的香味,真是一个圣地啊!

  “寒,你看前面有一个木屋子,我们进去看看吧!”

  苜走了过去,敲了敲木门。

  “谁啊?”

  一个十分清爽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

  随着门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门被打开了。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相貌非凡的美男子,年龄大约30多岁,有1米80之高!

  他一眼就看见了满身都是伤的寒。

  “怎么伤的这么重?赶快进来吧!”帆急忙忙地说道。

  “谢谢!”

  寒从苜的背上下来,流殇帆和苜一起,搀扶着寒,走进了木屋里。

  更H新&最快U上酷J7匠%|网

  木屋的摆设十分简朴——一张竹床、一张竹桌、四张竹凳和一个竹柜,还有的就是一些书法或书画,古籍之类的书籍。

  “把他扶到床上去吧!”

  帆小心翼翼地让寒躺在床上。

  “这伤真严重啊!虽然之前经过紧急处理,但是伤口又再一次裂开来了。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会受如此重伤?莫非......”

  帆开始有点怀疑他们了。

  “帆大哥,你别误会了!”苜焦急地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帆是一个十分谨慎小心的人。但是同样,他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见到受伤的人绝不会见死不救!

  莫非她的死.....不可能,他们的年纪还太小了......他们绝对不会是凶手!

  “帆大哥,你别误会了,我们是流殇镜大哥的朋友。我叫净修寒,而那位是我的伙伴觉延苜。”寒轻声地说道。

  净修?莫非他是?他是净修龙的弟弟?

  “是的,帆大哥你看,这是镜大哥让我们交给你的信。”

  说着说着,苜拿出了镜写的信,把它交给了帆。

  帆认出了镜的字,抱歉地说道:“真是对不起啊,误会你们了。”

  “没关系的帆大哥,我们能理解你。只不过寒为了我受了重伤,请无论如何也要治好他,拜托了!”

  苜乞求着,他差点要跪了下来。

  流殇帆连忙上前去,托起苜的身子。

  “苜,不要这样为难自己,我一定会竭尽我全力的!”

  “谢谢帆大哥!”

  苜的眼角有些许泪痕。

  帆走到寒的床边,小心地为寒解开绷带。

  “这伤......看来,这应该是一种内伤。”

  帆走到竹柜前,拿出了一瓶药水,将它涂抹在寒的身上。

  “这是什么药啊,好疼!”寒惨叫了起来。

  “帆大哥,会不会有事啊?”

  “你们放心!这是我们流殇家的秘药,对治愈内伤有奇效!”

  过了一会儿,药终于涂完了......“谢,谢帆大哥,不,不过,这,这,药还真是疼......”

  苜和寒向流殇帆道谢。

  “用不着谢我,我们能够遇见,这一切都是缘分。”

  帆收拾了一下药品,把它们放回竹柜中。

  苜跑到寒的旁边,关心地问:“怎么样,寒,好点了没?”

  “哪有好的这么快啊......”寒调侃地回答道。

  苜嘟起了嘴,现在看上去,更像一个漂亮的女生了!

  “对了,你们怎么会认识我老弟?还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觉延苜看着流殇帆,神情黯淡。

  “其实我正在被凶狼集团的人追杀,为的就是夺取我体内炫之叶!而寒是在我逃亡的途中遇上的。他救了我,却由于他体内的雷之叶的能量大爆发,才导致受了这么重的伤!”

  流殇帆听后,连连叹气.......“唉......炫之叶会引起人们的纷争,只为称霸这个炫世界!”

  觉延苜继续说道:“不甘心的魂恶噬派来了缔耀,想一举获得火之叶和雷之叶。我却因为被下了‘沉睡之眠’而无法使用火之炫明力。而镜大哥和圻欣姐为了给我们争取逃脱的时间,自己却......”

  苜说着说着,顿了一下。

  “自己却与缔耀决一死战,誓死守卫贺殒院!......现在镜大哥生死未卜,不知道怎么样了......”

  “什么!!这个可恶的凶狼集团,真的是为达目的,誓不罢休!”流殇帆愤怒地说道。

  此时此刻,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苜,你留下来为照顾寒,我要去找我的老弟,我绝不能让他有事!”

  说完,帆就立即离开了。

  ......现在木屋内只剩下净修寒和觉延苜了......“寒,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感觉来到这儿之后,愈合的更快了!再加上帆大哥的秘药,我感觉我体内的炫明力正在不断往上涌。应该过不了几天,就可以痊愈了!”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

  苜笑的很开心,这是第一次寒见到苜笑的这么开心。

  (圻欣这边)

  圻欣正在不停地奔跑,一个劲地往豁之谷跑去。始终没有回头。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的心一直想着镜,日日夜夜不停息。

  一天之后,流殇帆遇到了圻欣。

  圻欣看见流殇帆,一个劲地跑向帆。

  圻欣哭着说:“帆哥哥,镜,镜,他为了保护我,已经.....”

  还没说完,圻欣悲痛欲绝,直接倒在了地上......眼泪还在她的眼角处打滚。

  帆听到自己弟弟遭遇不测之后,很是悲痛,一拳打在地上。

  地面被他的拳头打出了一个洞。

  帆欲哭无泪,就如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缔耀,你这个混蛋!我不为我弟弟报仇,我便不配称为是流殇家的人!”

  帆对着天发誓!

  之后,流殇帆带着圻欣,火速赶回了豁之谷,想尽快与苜和寒汇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