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走吧!跟我来!“镜一边说,一边带着苜他们走到医院的后门。

  “这里可以出去,不会被发现,你们赶快走吧!”

  “镜大哥,欣姐姐,你们也一起走吧,这里太危险了!外面叫喊的可是魂恶噬手下的猛将,号称‘吃食者’的缔耀。你们两个对抗他会吃不消的,说不定还会....."

  镜摇了摇头。

  “一起逃走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这里是我的一切,我要守护他。而且这里有着不能被破坏的秘密。你们赶快逃吧!”

  说完,镜猛地将门一关,苜、寒与镜和欣被一扇门给隔绝了。

  苜不停地敲打着门,大声说:“镜大哥,欣姐姐,你们赶快出来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门的另外一边,流殇镜紧锁住大门,强装愤怒地喊道:“你们还不快走!”

  听到这话,苜顿时楞住了......

  寒无力地说:“苜,我们还是先走吧,下定了决心的人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能改变的。”

  看着这扇门,苜的耳边好像有一首悲情的歌正在演奏。

  “镜大哥,欣姐姐,你们小心,我们走了......”

  这句话曾经令多少人流下了眼泪......

  流殇镜和圻欣也不例外,可是,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

  “胆小鬼,不敢出来吗?!”

  这时,在他的眼前,门开了......

  耀不屑一顾地瞥了他一眼。

  “哦?小老鼠终于出来了吗?”

  但是他发现并没有一个很年轻的少年。

  难道跑了?没关系,抓住你们,还怕那个寒不出来吗?

  “受死吧!“他大喊一声,朝着镜和欣奔去。

  “好快!”

  缔耀一记重拳打向镜。

  还好,镜双手交叉,挡住了他的攻击,却还是被打退十步之远。

  没想到他这么肥大矮小,居然能有如此速度,真的不能小看了他!

  “再来!”

  缔耀再一次以重拳打向镜。这一击威力可是上一拳的五倍之多!

  由于速度太快,镜不能完全防御住他的攻击。

  一拳,将镜直接打飞了十米之远——可见缔耀强大的炫明力!

  镜不行了......他的嘴里已经吐出了鲜血。

  圻欣见了,立马跑过去,扶起镜,用手抹去了镜嘴角边的血丝,着急地说道:“镜,你没事吧!”

  镜缓缓地站了起来,推开欣,气喘吁吁地喊道:“欣儿,你快走!去找流殇帆哥哥!我不能连累你!”

  “不,要走一起走!”

  圻欣拉着流殇镜的手,想要和他一起逃走。可是镜无情地甩开了她的手,朝着圻欣大声吼道:“还不快点走!”

  更新最%快上+酷匠1(网

  圻欣听了之后,流出了眼泪......镜从来没有对圻欣这么生气地说过话。

  圻欣擦了擦眼泪,转身离开了......虽然逃了 ,但是圻欣仍然心系流殇镜。

  “受死吧,你们谁都跑不了!"耀准备向镜展开最后攻击。

  “快点走!”

  镜用尽全身气力喊出了这句话。

  “接招吧!铁核重击!”

  这一招跟前面两拳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周围的空气被压缩,全部集中到耀的拳头上。青筋爆出,手握成拳,简直连自己的手也快要承受不住他的力量了!

  “十二重镜光盾守护!”

  镜用双手向前展开了十二重镜之光盾。

  “哦?你以为凭这招就能挡住我的绝招吗?”

  缔耀重重的一拳打在光盾上。一瞬间,镜之光盾就被打碎了十一重,只剩下最后一重。

  镜注入了自己全部的炫明力,力图最后一重不破。因为他知道,如果连最后一重也破了,那么一切都完了......但是,如果将自身的生命能量也全部注入,那也是一个死。

  这时,耀突然停止了进攻,收回了自身的炫明力。

  镜得救了,不过已经趴在地上,无力再站起来。

  “哦?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挡住我的铁核重击。但是,很遗憾,你已经没有力量能再跟我抗衡了!”

  缔耀看见镜如此顽强,便想让流殇镜加入他们。

  “我是一个比较尊重、赏识人才的人。所以你现在有二个选择:一是加入我们‘凶狼集团’,为魂恶噬大人卖命,这绝对是一个光明的前途!二那就是选择死,立刻就死!但我会考虑让你没有任何一点痛苦地死去。”

  镜直喘粗气,鲜血布满了全身,染红了他的白大褂。

  镜现在一直都在想着圻欣,担心她的安危,想为她的逃跑争取宝贵的时间。

  欣儿,对不起了,我要加入凶狼集团了,但是我不会放弃你的!

  "怎么样?你可要想清楚了!否则一不小心就会丧命!“缔耀已经开始等的有点不耐烦了。

  又过了一会,耀看他还没有回答,已经没有耐心了。

  ”好吧!那我现在就来了结了你!“缔耀将拳头挥起。

  ”等,等一下......“

  耀刚要打下去,却听见镜说,”我,我加入,你们....."

  什么?难道镜就是这么个贪生怕死之辈吗?

  “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们不许伤害圻欣!“

  (寒这边)

  觉延苜背着净修寒,朝东边的豁之谷进发。

  一路上,尽管苜背着寒,但是,寒身上的伤口还在不断裂开,流出鲜血,疼痛难忍。

  虽然痛,但是寒坚强地挺了过去。

  苜一直都在细心地照料寒,用毛巾擦去了寒额头的汗和身上的血。

  晚上......苜停止赶路,在一棵下面,生起了火。

  “我们还要一天才能赶到豁之谷,加油吧!”

  这时,苜正喂寒吃饭。

  寒微笑着说了一句:“苜,你的手好光滑啊,真像女孩子的手!”

  苜瞬间脸红了起来,生气地说道:“再胡说,我,我可就不管你了!”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我再也不说了!我们还是加紧赶往豁之谷吧!”

  就这样,两人在树下待了一个晚上。

  (镜这边)

  “哈哈哈......欢迎你的加入!我一定会答应你的条件,不会去伤害那位漂亮的圻欣小姐。我们先去参见魂大人,走!”

  说完,耀带着镜飞快地离开了。

  为何镜要选择加入凶狼集团,他到底有何打算?

  究竟真的是贪生怕死呢?还是另有所图?

  那个豁之谷到底在什么地方?寒和苜能够胜利找到它吗?

  流殇帆到底是什么人呢?圻欣能够与净修寒以及觉延苜和流殇帆顺利汇合吗?

  魂恶噬会答应缔耀将流殇镜留在凶狼集团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