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轻点轻点…痛痛痛痛…”白宇抓紧衣袖,倒吸了口冷气。

  大夫瞧了眼白宇,没好气道:“你还知道轻点啊,现在知道轻点了?受伤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轻点?”

  白宇暗自翻翻白眼,心道:人家想杀我,怎么可能轻点?

  “好了,这几天注意点啊,别旧伤复发了再来找我。”大夫拍拍衣服,起身道。

  白宇立刻换上一副星星眼,说:“大夫,我的医药费怎么算?”

  大夫叹了口气,说:“不要了不要了,真是遇到你了。”

  “大夫你可真是医者仁心!”

  ……

  …酷匠网q首)发`)

  “大人呐,您可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我这可怜的小刘啊,他还那么年轻,还没娶媳妇儿,就给那帮歹毒的土匪给杀了…还有我要是丢了些东西可要怎么办啊…”一老汉跪在地上,对着一男子哭诉。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帮你们,为你们主持公道的。”

  从白宇的角度并不能看到男子的脸。

  “请问您在查对物品时有发现被抢了哪些东西?”男子对身边的人点头示意了一下,那人离开拿出纸、笔开始记录。

  白宇对这个男人的印象不错,毕竟她没想到古代人也会想到这些。

  “没有丢什么东西,就是丢了一支笔。”老汉的神色有些慌张。而白宇或许是因为这是一起案子而驻足不前。

  男子问:“其他的呢,都完好无损?”

  “对。”

  男子又问:“是只什么笔?”

  “我家祖传的一支笔,没什么价值,但因为是祖传的,所以我特别珍惜。”老汉说这句话的时候,向周围的人扫了一眼。

  没什么价值?

  男子又问:“那么那支笔长什么样子呢?”

  老汉比划了一阵子,“这个…我…”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

  白玉看不下去了,直接开口道:“老先生,你和那强盗是一伙的吧。”

  男子有些诧异,转过身来,“姑娘何出此言?”

  白宇只觉得这男子看起来很眼熟,出于职业精神,白宇解释道:“强盗嘛,自然会杀人啊放火啊抢劫啊。他们抢劫呢,必定会抢值钱的东西啊,不值钱他们还抢什么?而这位老先生刚才所说他被抢的只是一支祖传的笔,注意,是一支‘没什么价值’的笔,而且他也说了,他只丢了这支笔,其他的都完好无损。那怎么可能呢?这可是当铺啊,不说里面的东西多贵,起码值几个银子的东西还是有吧,强盗们怎么可能放着不抢?那么这就出现前后矛盾了,就有这几个问题:1.强盗放着那么多店不抢为什么独独要抢你的店?2.既然抢了你的店,那又为什么只抢了你家祖传的笔?还是支‘没什么价值’的笔?他们傻吗。3.从我站在这里看的时候开始,一开始你神色慌张,然后在环视。那么我问你,你慌张什么?你在看谁?或者说你在找谁?”

  “我……”老汉不知道说什么。

  男子闻言,对白宇露出赞赏的眼神,对身边的人说:“将他拉下去,查清楚他最近与什么人交往。还有,把小刘好好安葬,再通知他的父母。”

  “是,公子。”

  男子一回头,就发现白宇盯着自己看,心想:这姑娘还真有趣。便道:“姑娘,方才听你一番话,在下甚是佩服,敢问姑娘芳名?”

  “我……”白宇越看男子越觉得眼熟,最后终于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我穿越来那天莫名刺我一剑的人吗!

  “好啊你,杀了人还敢光明正大的出来,这天下真是没有王法了吗?任由杀人凶手肆意活动?”

  白宇几句话说得男子一脸懵逼,他说:“姑娘,我什么时候杀人了?”

  “就昨天,你杀了我全家!还刺了我一剑,现在都没好!”

  男子想了一下,苦笑道:“你说的大概是在下的胞弟翡秦,他是一个杀手。不知在下的胞弟犯下这么大的罪,在下在此替他向你赔罪了。”

  白宇不信,小时候双胞胎长得像理所当然,长大了还长得一模一样就令人匪夷所思了。“我不信,不行,我得找你报仇。”

  “好吧,姑娘想在下怎么偿还?”

  “正巧我孤身一人,我就赖上你了!直到你那个所谓的‘胞弟’出现,我才作罢。”

  男子思索片刻,同意了。“姑娘,我叫翡明。姑娘的名字……”

  “白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