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你咬我啊

  出现这样的特殊情况,确实是丹尼尔没有想到的。

  酷匠H网首发4S

  他对自己随机应变想出来的测试题很是满意,而且通过在场其他人的回答,完全是可以行得通的,至少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的心理、性格、逻辑、智力,基本上会从答案中暴露大半。

  然而,现在出现五个相同的答案,难道是在向他传达什么不好的信号吗?

  或者说他们五个人都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但丹尼尔在脑子里瞬间又将自己的质疑推翻,如果参加测试的人也包括他的话,那自己会怎么回答?

  他在收齐答案的时候,自己的答案与他们五个人思考的不经相同,难道说自己心理存在缺陷?

  问题来了,现在整个案情因为这次测试变得更加复杂混乱了。

  鬼来电的推测虽然被解开,但其中依然还有很多尚未完全弄明白的地方。

  至于八八狙的击杀,现在依然是困扰警方的难题。

  丹尼尔努力的让自己心静下来,他在梳理装死后这几天偷偷调查的事情,他沉静了小会儿,然后莫名其妙的笑了笑,谁也不清楚他在这个时候笑什么。

  “能告诉为什么你会这样回答?”丹尼尔看了芹泽多摩雄一眼,莫名其妙地问道。

  “或许是本能吧,我觉得这样回答比较符合我。”芹泽多摩雄坦然地回答。

  “那么你呢,天方?”丹尼尔按照顺序,逐一询问。

  “可能我们是推理小说家吧,在思维方式乃至逻辑推理都有相似的成分,再加上咱们智力水平相当,也许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天方这样回答,他明白丹尼尔逐一询问的目的。

  “巧合,不一定。盗贼想浑水摸鱼,蒙骗过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丹尼尔不容驳辩的回答,语气十分强硬自信。

  他信步微移,来到肖申克警长面前,问起同样的问题。

  肖申克警长脸上并不是很高兴,那双混沌的眸子也略显领导的怒意,只是为了某种理由才故意装作没关系的样子回答他:“身为纽约警署的警长,当然什么事情都要考虑清楚,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到,虽不能面面俱到,但也不能疏忽大意。”

  肖申克警长的回答让人觉得完全是在打官腔,根本没有实质的意义,也让询问的丹尼尔觉得有些恶心。

  丹尼尔继续追问不舍,他走到托马斯·罗宾身旁,注意了一下他的表情,那张黑得在夜晚看不出是人的脸,不由让人觉得神秘且诡异。

  “那么你呢,罗宾?你在思考心理测试题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丹尼尔认真的看着他那双微微有些泛白的眼珠子,盯着他的眼睛和表情问道。

  “我只是这些天在纽约博物馆认真的读了些这方面的书籍,也不知怎么的,脑袋中就崩出了这个答案,感觉好奇怪,就像是有人告诉我的一样。”罗宾含糊中带着不解地回答。

  接着丹尼尔来到柯尼斯的身旁,他还没有张口询问,柯尼斯便如实回答。

  “这个答案是隐藏在我们中间的盗贼告诉我的,就跟罗宾所说的那样,就好像是一个人故意告诉我的一样,而且心也被控制,根本控制不了得就写上了答案。”

  柯尼斯的话瞬间又将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的回答也就是在说,丹尼尔这个心理测试题被盗贼巧妙的化解了。

  也就是在说,回答相当完美,具备犯罪潜质的五个人竟然是被某种心灵力量控制,出于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下写出来同样的答案。

  一个谎言被无意间说出来,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隐藏和遮盖。

  丹尼尔认真地寻思着每一个人的话,即使答案相同,他也能用排除法将盗贼从着群众揪出来。

  五个人之中肯定有人说谎,他知道却不能戳穿,他深信自己的心理测试题不会出现任何错误,也不可能会出现回答同样答案的人竟然有五个这种奇怪现象,纵然盗贼再怎么狡猾,也无法每次都能规避被他揪出来的危险。

  丹尼尔快速地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他接下来要做的是慢慢找出八八狙狙杀警察的案子。

  他有种感觉,盗贼虽然在纽约博物馆中摆出这样的杀人游戏,并且对他们侦察没有一点针对动作,他总觉得这是盗贼故意让他们这样做的。

  这难道就是盗贼的目的,丹尼尔不知道该如何弄清楚心中的困惑,但仅从这些事件中便可以推断,盗贼之所以会请他们四个推理小说家来这里,一定是希望将什么秘密告诉他们,而他们却一直未能明白盗贼这个目的是什么。

  一想到这里,丹尼尔瞬间意识到诸多可疑之处,他用异常敏锐的眼睛扫视了天方、柯尼斯、芹泽几眼,他现在可以断定,他们之中一定有人已经发现盗贼的存在,只是他还不明白他们三个人中,知道盗贼是谁的人为什么不敢说出来。

  既然他已经将装死的事情自己暴露了出来,就没有什么觉得害怕的地方了。

  “现在改怎么是好,丹尼尔?”柯尼斯一副很关心他的样子问道。

  “我自有我的打算,这你倒不用担心,方才夸下海口能破解鬼来电手法的是芹泽多摩雄,而且他已经将鬼来电的很多手法都告诉你们了,至于我,我可完全没有在说之前打任何包票。”丹尼尔好像在故意推脱一样,在为自己未能揪出盗贼而辩驳。

  现在丹尼尔反而对揪出谁是隐藏在他们之中的盗贼,已经不感兴趣了,他现在反而对盗贼接下来该会做出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感到好奇不已。

  盗贼精心设计出这样的一个推理游戏,让所有人来揪出他,应该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要比任何人都要厉害这么简单。

  现在丹尼尔都觉得盗贼是在故意考验他们,这种让她自己都感觉怪怪的想法,在他心里已经不是第一次浮现而出。

  “丹尼尔,不用灰心,或许下次我们真的能揪出凶手,这才过了几天,我们要找出他的时间还很长。”天方本想来安慰他,但在他的嘴里说出来,反而有点像在安慰自己。

  “看来我应该多装死几天,都怪我出来的太早了,调查到的东西太少了,这都得怪我太猴急。”丹尼尔自嘲地笑了笑,话中让人听不出真假。

  “反正你这次真的是危险了。”芹泽多摩雄见到丹尼尔基本上不说什么好听话的,此刻他又不忘泼冷水道。

  “怎么说?”丹尼尔专注地看着他,连眼神中都溢出疑问来。

  “你今天差点就将隐藏在我们之中的盗贼给逼得露出马脚,被当场揪了出来,我估计你这次会惹毛了他,小心这次你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丹尼尔并未有害怕担心的神情,他嘴上的笑意让人越来越看不透,就像芹泽每次思考问题时给人的那张抑郁面孔一样,就算你再怎么绞尽脑汁也无法猜想出他到底在为什么东西而觉得好笑。

  “不会的,盗贼舍不得杀我们!”丹尼尔首度表现出这般自信肯定,让芹泽多摩雄不禁脸色微变。“首先,盗贼将我们请来,并且设计出这种推理游戏,将他找出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不会轻易杀了我们。”

  “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自信?”天方不由问了起来。

  “一群丝毫不能找出线索的警察,他的存在无非就是凑个人数,盗贼其实真正想刁难的人,是我们四个。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我装死的事情,难道盗贼不知道吗?显然他是知道的,也随时做好了防备心理。他干嘛不立刻将我杀害,防止我在他尚未玩成某种目的时候就将我这个定时炸弹给拆除呢?”丹尼尔一边解释着,一边反过来朝着天方等人无心的问了一句。

  天方看了看周围的那些警察,他们显然是听到了丹尼尔的侮辱之言,以至于他们脸上的表情都被他的话气得能爆发出十万伏特。

  肖申克警长更是老脸通红,无法忍受眼前这个年强人的狂妄与无礼,纽约警署的警察哪有这样被人当着面侮辱过,从肖申克警长表情中表露的信息可以得知,他要给这个年轻人一个教训。

  “公然侮辱纽约警察的后果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我完全可以拘禁你48个小时,以示惩戒。”

  “以示惩戒?”丹尼尔感觉好笑,他夸张地笑出了声,将铿锵的笑声连发了三声,从屁股口袋掏出今早上的晨报。“如果这样就得拘禁,纽约人民的嘴巴你该怎么拘禁,这原话可不是出自我之口,而是你们纽约人民。”丹尼尔一敛嘲笑,点燃了一支烟。

  烟气袅袅,在肖申克警长的面前徐徐环绕然后消散,他好像在挑战一个纽约警长的权威。

  丹尼尔在天方的印象中是一个极少抽烟的人,他无辜点燃一支烟在肖申克警长面前肆意吐纳着烟气,给人一种阴谋的感觉。

  “你太傲慢轻狂了,年轻人,最好懂得拘谨沉稳一点才好。”肖申克警长用警告的语气在他的耳边说道。

  “你咬我啊。”丹尼尔毫不客气的回答:“我的心理测试题并不存在漏洞,别忘了,你也是值得怀疑的人。况且能弄到一些设备拦截军方的信号,捕捉一些非常人能弄到的讯息,鬼来电想必非一般人能弄得成功的,其实你的嫌疑最大,你更应该比我感到不安才对。现在是纽约大选之际,我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你要知道作家的脑子和嘴巴都是神奇的,谁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难以控制的事情呢?”如肖申克气愤所言的那样,丹尼尔确实轻狂,他凑到肖申克警长的耳边,一点不甘示弱地反击道。

  一时间,天方,柯尼斯,芹泽的目光全都投向了肖申克警长和丹尼尔,他们的对话充满了神秘。

  所有人都在忐忑和不安中猜测着,盗贼会在他们之中吗?

  盗贼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还有就是明天会在五点钟左右,继续死人吗?

  每个人的脑袋中都装着无数个谜一样的疑问,他们虽然是警察,但也都是肉体凡胎的凡人,心中对死都是充满各种恐惧与害怕。

  “愿主的惩罚无时不在!”

  出自《圣经》中的一句话,在人们心中响起,他们在渴望着某种惩罚的降临。

  但现在的情况是,谁是掌握生死局面的主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