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说谎

  思索开始了,两个具有特殊能力的心灵感应开始了对抗。

  舒尔——心灵在某一刻,激荡起一阵浓烈的情感,一个来自心灵的呼喊声传来。

  “没想到你就是盗贼!更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就是我的······”柯尼斯吃惊地说道。

  “你没想到我是你父亲?”一个中年声音回荡在柯尼斯的心灵深处。“其实你早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只是你也不确定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还活在世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柯尼斯问道。

  “我欠他父亲一个恩情,这我必须要还。”那中年声音越发激动。“你现在不能将我是盗贼的事情说出来。”

  柯尼斯心纠结了几分钟,他淡淡地回答道:“我该怎么称呼你?称呼你父亲?还是盗贼?”

  中年声音也随之沉默了小会儿道:“孩子,如果你还觉得我这不称职的父亲还是你挚爱的父亲,请你务必小心,有个一直隐藏在人群中的杀手,准备伺机将我们除掉。我也不过是这场阴谋的一个傀儡,但我知道我的死期已经不远了,在我死之前我希望能换他父亲那个未报的恩情。”

  “是谁?”柯尼斯问道。

  “是神偷谍影的成员。和我一样,我们都是神偷谍影组织的成员。”中年声音沮丧的回答。

  “神偷谍影?难道你不是神偷谍影吗?”柯尼斯将心中的想法全盘托出。

  “在外人看来,准确的说是美国军方政府,对神偷谍影的认知基本上都可以说是零。这并非是个盗贼团伙的称呼,实际上神偷谍影的存在要比现在世界上你所知道的任何一个黑社会组织都要强大,意大利的黑手党和山口组也没有他保密性强。它是一个存在某个大国暗处的黑暗组织。我们是背叛组织的人,有个清理门户的杀手就存在我们之中。在我此次目的尚未达到之前,我是不能轻易被你们找出来的,请原谅做父亲的隐瞒你们母子这么久。”中年人的声音出现了一阵呜咽,那连连的抽泣足以证明他内心的亏欠。

  “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将一些事情告诉了我,他说这是我们家族的使命。我并不怪你,就连母亲都没有责怪你,我又有什么资格来责怪你。”柯尼斯的心灵没有一丝虚伪,只是他的内心却是因为这个令他感到惊讶的内幕而发自内心深处的怆然。

  “你们都很聪明,没有让我看错,一个月每到就已经让我暴露出来。接下来你得帮我圆个谎,我不能被人发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能将丹尼尔的心理学测试题的答案告诉我吗?”中年人的声音再一次铿锵起来,他高兴地发出欣喜之声,希望自己的儿子柯尼斯能网开一面。

  “如果你不是我的父亲,我没有这种窥探人心灵的特殊本领,也许一个月内,我根本没有办法将你发现。”柯尼斯如实回答道“但是你是盗贼,并且策划了这场变态的游戏,你十二年前残害了那么多人,现在难道还不收手吗?”

  “收手?”那混沌的声音伴着冷笑抽搐了几下,道:“我们这群刀口上舔血的傀儡根本没有收手的时候,这趟浑水你最好不要轻易涉足,神偷谍影组织的强大,非你所能想象的。”那略显沧桑的叮嘱声音,令柯尼斯顿生温暖。

  @更x7新{最快“;上H酷匠…¤网u,

  柯尼斯仿佛被失去多年的父爱给迷惑了般,但他却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不能接受一个盗贼父亲的担惊。

  回旋在心灵深处的声音越来越小,中年男子想是已经明白柯尼斯的决定,他为了不让柯尼斯感到为难,说道:“好了,今天我们的对话只能进行到这个时段,我在目的为完成时,不能伏法。你也不能将我们今天的谈话说出去,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言毕,那个激荡起柯尼斯心灵的亲切声音消失在了他的心灵深处。

  “你发现了隐藏在咱们中间的盗贼了?”看到柯尼斯表情的迅速变化,天方激动地问道。

  “嗯!”柯尼斯点点头,却转了语气道:“感到那么一股特殊的东西,却很快就消失了,盗贼很狡猾。”

  或许说谎的人总能装出一副心神坦然的样子来,但说谎者本人却内心极虚。

  “没窥探到也没事,反正丹尼尔的心理学测试题一定能将幕后的神秘盗贼给揪出来的。”天方满脸的信心,就好像丹尼尔的死是他故意策划出来的一样。

  “你知道该怎么回答丹尼尔的诡诈心理测试题了?”柯尼斯随口与一问道。

  天方苦逼地撅起嘴,送着肩膀,皱着眉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鄙人还在单身呢,怎么晓得如何讨好女孩子欢心。你看我现在苦逼表情就知道,咱是缺爱的那种人。”天方嘴角挂着几分戏谑,然后又偏转头对柯尼斯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测试题是怎么被他想出来的,但我知道,要想回答出这种问题的人,必须要逻辑学思维好,尤其这个答案未必就是一个答案。”

  “这个问题不分析则以,一分析到处都是破绽。”柯尼斯捏着下巴,无心地瞥了几眼丹尼尔和芹泽。

  恰巧芹泽正看着柯尼斯,芹泽的眼神中隐藏着某种信息,让人看着就心里发虚。

  “这问题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想出来的,一切都要靠你了,柯尼斯,如果盗贼一旦懈怠,他就暴露了自己。”天方感慨着,神情中充满找出盗贼的激动与期待。

  “你难道就不怕盗贼窥探到别人在想什么,然后将别人想出来的答案说出来?”柯尼斯小心地提问道,心中对丹尼尔的心里测试题有些怀疑。

  “柯尼斯你的推理能力不比我差,怎么会问这种愚蠢的问题。”天方看到柯尼斯脸上的神情再一次变化,他镇静地望着他,透过他那双碧蓝的双眼,天方察觉到柯尼斯有些不对劲,只是他并不能看出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心思不能集中。“如果盗贼窥探到别人的心思,并回答出来,就暴露了他自己。这个问题的答案有n种,除非是心里有鬼的人才会这样做,这个问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根本没人知道,就连丹尼尔自己也许都在想怎么回答自己出的狗屁心理测试题,这就意味着,说与不说,至少都能察觉出每个人思维方式,从而更深层次地了解每个人。”

  “那要是说谎呢,瞎编乱造呢,这样不就能蒙骗过关?”柯尼斯还是不相信这个测试题就能找出此时现场中,隐藏某处的神秘盗贼。

  天方露出一抹醉人的得意微笑,道:“丹尼尔真没白死,他这回儿出现,能想出这样绝的测试题确实让我刮目相看,以前真是小瞧他了。”天方忍不住夸赞了丹尼尔几句,他已经将丹尼尔心理测试题中的陷阱和阴谋看得十分通透。在柯尼斯面前能展示一下自己的特长分析问题与觉察能力,天方深感自豪,道:“这个问题如果不认真对待,问题便不能附和大众逻辑,就像一个说谎一样,会存在漏洞,这既是心理测试,也是脑袋测测试,还是对人逻辑能力的测试,如果一个人用说谎的方式来回答丹尼尔的测试题,也就等于将自己推向最有可能是盗贼的嫌疑。”

  这道题坑中有坑,最关键是,出这道题的人根本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也就是说,只有大家回答了自己心中所想好的最完美的答案,将每个人的答案进行整合,就能利用排除法的方式,将真正有问题的人寻找出来。

  柯尼斯这一刻因为天方的话而神情微变,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明明窥探到那个躲在他们中间的神秘盗贼,却不能将这个秘密说出去,尤其令他为难的是,这个一直隐藏在他们中间的神秘盗贼,就是消失在他童年记忆里的亲人——他日夜思念的父亲!

  当一个人深处某一事外的时候,他的决策总是含有理智,但当一个人涉及某一事情时,他的决定会受到某种感情因素的滋扰,正是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心理,世界上才会有如此之多的包庇。

  柯尼斯无心思考丹尼尔的问题,他的心思集中在刚才父亲的那些话中。他在脑中不断地回想,不断地思考和整理着此次事件中所有的细节。

  又是一阵灵机划过脑门,他忽然想起父亲在用特殊的感知能力在跟他沟通的时候,说他们中间有个杀手,一个比他父亲还要可怕的诡异之人。

  他会是谁?

  他会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完全地暴露在丹尼尔狡诈的问题中吗?

  柯尼斯紧紧地闭上眼睛苦思冥想,希望再一次用感知能力,询问更多有关那个除了他父亲之外,另外一个神秘隐藏在他们中间的杀手。

  他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个案件中?

  从柯尼斯父亲方才与他对话的语气,这个神偷谍影组织派来的神秘杀手,就连他的父亲都未能发现。

  不对?

  柯尼斯忽然心中又咯噔了一下,因为丹尼尔已经将事先就准备好的纸张和笔发给了在场的每一位警察和他们,而他却一直因为思考方才与父亲心灵对话的事情,却将这个问题给忽略了。

  “糟了!”柯尼斯正心说糟糕,丹尼尔的纸和笔已经递到他的面前。

  难道我真的得说谎吗?

  柯尼斯木讷地站着,一时不知该怎么应付丹尼尔充满各种诡异陷阱的测试题!

  「诸位读者,你们想好该如何回答丹尼尔的心理测试题了吗?

  如果能回答出这个测试题的完美答案,那么恭喜你,你不仅有成为一个罪犯的潜质,还有超乎常人的逻辑推理能力,并且你的智商也绝对高出常人。

  这个问题之所以会让柯尼斯乃至强大到爆表的盗贼都感到棘手,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涵盖了一个人所有方面的测试。

  并且还是存在无数个陷阱的测试。

  一个人根本想不出这么多答案和可能性,所以将每个人的答案整合道一起,然后再利用心理学、逻辑学、犯罪心理学,以及智商方面的知识进行排除,就能将最有可能是隐藏在他们之中的盗贼找出来。

  不管是窃取别人的答案,还是说谎,甚至是说出实话,都会测试出一个人的方方面面。

  聪明的读者们,你们想出来了吗?

  (将你们想出来的答案发表在评论中,若是有幸猜中答案,我会回复你们,为你寄上一份小礼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