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见证奇迹的时刻

  第二十八章见证奇迹的时刻

  在肖申克警长照着芹泽的要求去做之后,其他的警察也跟着他的动作一起,将身体转向太阳升起的方向。

  所有人面向阳光,久违的暖阳洒在他们的脸上,忽然有种让人安详的惬意之感。

  他们本来无心参与芹泽这样的互动游戏,但当人在一种高强度的压力下抽出时间做些惬意舒畅的事情时,才会感觉到心沉静下来。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了,但所有人都还未觉察到时间已经到了,他们依旧看着火红的太阳,完全陷入一场享受的浪潮中。

  砰!

  一声巨响发生在了众人的身后,大家被这种响声惊得迅速转过身。

  当所有人以一种最快时间转身的刹那,他们看到的芹泽多摩雄的状态是个奇怪的样子。

  所有人眼中的芹泽多摩雄都是颠倒着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众人眼中的其责多摩雄是个倒过来的人,不仅仅是芹泽多摩雄,就连周围的东西也都颠倒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惊讶的警察们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这种出现幻觉的状况只存在了两三秒钟,但所有人对这种现象都感觉惊奇,这种没有遇到过的景象确实让那些没有心理准备的人,有种心紧张慌乱的感觉,真的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这是倒像效应,我个人觉得这种效应个人类肉眼和自然光线产生的错觉。”芹泽兴兴地解释着,想必现在没人再会对他的推理感到无聊。

  “你让我们这样做,想让我们明白什么?”从这种倒像现象中缓过神的警察们问道。

  “这就是之前博物馆案发第一天,另一名死者的手机没有发现的原因。”芹泽多摩雄那十分肯定的神情让人无法质疑。“很显然,这样的杀人手法并不成熟,准确来说,并不能制造出什么既令人无法想象的鬼来电恐惧,更不能隐藏凶手自己。所以接下来的手法也是凶手自己意想不到,更令他满意的。”

  芹泽双手交叉在胸前,眼睛不着痕迹的的将周围的警察们的表情扫了一遍,卖了小会儿关子后,淡淡地解释道:“这种手法来的突然,也没有任何演练的可能,完全是盗贼随机应变的结果,就像我这样,没知道没有任何希望,也没有任何准备,但还是和你们一起探讨盗贼是怎么制造出鬼来电杀人的过程一样。”

  大家很难想象芹泽多摩雄竟然只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作家,他的睿智和胆量完全超出了这里的所有人。

  “果然不假。”柯尼斯在芹泽做出这种大胆的事情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他只是没想到芹泽竟然这么快就自己说了出来。

  “如果说我刚才让大家做的一个游戏只是凶手一个实施了但却没有再用下去的手法,那么接下来的这个杀人手法就得感谢美国军方了。”芹泽多摩雄咳了咳,然后将戴了手表的左手抵在嘴角咳嗽了几声,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问道:“我不晓得各位有没有佩戴机械表?”

  大家也被芹泽多摩雄多变的提问方式所惊讶,只是很多人还是举起手,表示自己和他一样,佩戴了手表。

  “如果各位佩戴的是比较高档的机械表,那么你们都可能死在这种鬼来电的手法中。”他在说出这种话的时候,看到了所有警察脸上都带着一种另类的后怕和紧张。

  “你说什么?难道戴机械表就会成为盗贼的杀害目标吗?”警察们对芹泽的话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若如你所言,我们是不是都会莫名其妙的死去,或者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警察们张口结舌的问芹泽所说的话会应验,现在警察也跟着杯弓蛇影起来。

  “其实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接下来想要解释的凶手最满意的鬼来电杀人手法,才是凶手最得意的,但要依靠佩戴机械表的人才能做到。”芹泽多摩雄慢慢的利用推演解释的方式向大家阐释:机械表在设计时(当然比较高档的机械手表),一般会带有一个矫正时间的接收装置,接收的时间一般在五点左右,因为纽约州这里的电塔会在五点钟的时候发出一波特殊的报时信号,因为每到这个月份纽约州附近都会进行一场军演,这个时候也是很多部门检修通讯仪器的时候,春季植物会发射出很多不同种类的电磁波,这种电磁波虽说对通讯设施乃至军事演习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但军演是不能有任何差池和疏忽的,这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为什么盗贼利用了军方的力量。

  这也就是为什么所有死者都是在五点左右的时候死亡,军队有铁一般规定和纪律,所以他们的仪器检修矫正当然都是准时进行,以防在军演中出现什么意外,据我所知这里离美军的某个军事基地并不是太远。

  那么,我这么说,大家是否已经明白了,其实盗贼是抓住了我们身上具备的某些能制造出鬼来电现象的先天条件,才在接下来的事件中想出这样的一招。

  “那真的如你所说,那鬼来电没有号码归属地,没有显示号码,甚至是没有信号的手法他是如何顺利完成的,难不成是盗用了美军的特殊信号?”天方这次持怀疑态度问道。

  “你说盗贼第一次利用光学中的倒像现象杀人,光学的倒像怎么可能将一个人吓死?”其中的警员不乏细心专注,他们很快也相继提出一些质疑和不解的问题。

  “我之前说过,这个推理需要大家一起配合才能弯成,也就是说我也不清楚是否成功推理出凶手的作案手法,但你们提出的质疑我会一一解答,只要我的推理能在你们的质疑声中完成,也就是我推理有存在绝对的可能性。也许你们之中有些人已经开始想反驳我的话了,说我说话太绝对,但是我既然作为一名成名的推理小说家,就不会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来,这是狂妄,更是自信,你们不妨继续听下去。”

  博物馆被盗案案发第一天,第一个被杀的人虽然也是在五点钟左右,但其实还是比第二名死者吃了几分钟的,利用物理光学中的倒像现象来杀人,一不一定有实质性的效果,二也十分容易被我们查出来,所以这种方式并不成熟,还会在案发后留下诸多的线索。

  相比较而言,利用我们身上佩戴的机械表、美军军演的时机、以及某些你们没有察觉到的一点细节,这样的杀人效果才是盗贼想要的,毕竟他怀着某种目的和我们玩一个推理游戏,是需要时间的,如果手法不得当,有些很快结束,那这样的游戏岂不是很无聊?

  K\更b。新最快ri上酷)6匠lG网g

  在我看来,盗贼是个聪明绝顶的高手,他又怎么能干出这等蠢事?

  芹泽接连用这种反问的手法,引得众人也随之兴奋起来,倘真如他所言,凶手确实令人觉得高深莫测得可怕和可怖。

  这样,机械表有了,美军的信号有了,五点钟准点报时矫正手表的信号也有了,盗贼自己只要再准备一个截取军方信号的仪器就行了,在当地矫正时间的波段和美军军方信号检测同一时刻发出,会在短暂时间里出现这种诡异的现象。

  那么,你们之中的那些刑侦科和技术部门的警察们就得质疑我的说法了,因为你们一定觉得单凭这样令人无法想象的手法,能使人死于一种间歇性的心脏衰竭症状中。

  说句掏心窝子的大白话,其实我也不相信这种鬼来电会令人死于惊吓中,其实对于心脏健康的人而言,惊吓致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许根本就没有可能。

  尤其是最先死去的两人,根本没有被吓死的可能,所以他们在佩戴机械表的那只受伤,沾染了一些植物浆液,这是你们纽约警方的一大疏忽,但幸亏我和之前的丹尼尔偷偷重新检查了一下尸体,才没有让这一重要线索断了。

  “怎么可能?”现场的法医根本不相信芹泽多摩雄的话,他们想辩解,却只能这要固执的辩驳。

  “日本的中医源于中国,所以还是讲求一些你们西医无法窥探病情的方法,很巧,我就对中医有些研究的人,所以你们用西医方式解释不通的地方我能检测出来。”芹泽这样的解释还是令一旁的法医们和刑事侦查科的警察们感到不满,他皱了皱眉,举了个例子解释道:“在西医的角度上而言,男人的肾虚是西方医学仪器无法检查出来的,反倒是中医能用望闻问切的手法检出这种病理原因。凶手如此狡猾,一定会采取避开你们勘察和化验的手段,所以利用一些中医植物药物杀人,也是情理之中,你们无法知道这样的事情也不怪你们。”

  不是警察不够强大,而是盗贼的存在实在是太强大了。

  天方在想,芹泽多摩雄的这种让人听起来带有讽刺性的言论会不会让他招致危险。

  “那这种致人奇怪死亡的植物是什么?”肖申克警长一阵见血地问起芹泽。

  “是一种来自亚洲原始森林中的一种奇怪的果子,很少见,但却会致人心脏衰竭的假象,就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不仅仅是心脏,就连大脑也会被这种毒液给伤害,就算不死也会成为植物人。”

  芹泽多摩雄惊人的解释似乎在向所有人透露着第一天的两名死者死亡的真正原因。

  “难道你是说,其实我们当时发现的两名博物馆监控设施负责人当时没死,只是中了这种奇怪的毒,而表现出来的假象?其实他们真正的死,是······”

  天方不可思议地说出芹泽多摩雄准备要说的隐含意思,所有人这一刻都惊呆了。

  “这不可能!”一名老法医用一种怀恨敌人的眼神瞪着他。

  “这根本就是对我们法医的污蔑。你是在怀疑科学!”那名老法医的同事也接二连三的对芹泽的言论发起了攻击。

  “我说了,你们会见证奇迹,那么下面该是一位重要的人物出场时间了。”

  芹泽说完话,将一只手指向厕所门外。

  随着芹泽手指的方向,大家将视线聚集到那里,门口处站着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神秘人,穿着黑色的大衣。

  “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写书很辛苦,希望各位多多支持,将你们的推荐收藏无私的奉献给我吧,没有推荐的收藏一下本书也行啊,磕头烧香求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