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心理测试题

  四月十二日,是天方等人来到纽约第一次阴雨绵绵的日子。

  总之,当深处荫翳氤氲中的时候,心仿佛是阴暗沉默的。

  凶手没有被找出来,死亡就会不断继续下去。

  并且死亡从之前的提醒,变成现如今的毫无规章所寻,让人每一次都会被离奇的杀人手法所震撼,当然这里的每个人都会感到恐惧,就先之前肖申克警长信誓旦旦承诺的纽约勇敢的警察们,也因为再度死亡警察的事情,变得人心惶惶。

  早上五点钟,准时的死亡时间。没有人知道会死谁,盗贼的杀人手法和理由,现在简直无处可寻。

  至今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现盗贼留下的录音之类的东西。

  这一次死在枪下的仍然是一名警察,肖申克警长为此已经遭到媒体大肆抨击,他正在接受纽约各方的压力挑战,找出凶手迫在眉睫,现在凶手这样毫无节制的杀人,到时候只留下十个人,他们依然无法寻找出最后谁是凶手,谁知道最后活下来的十人中,会不会都会变傻,而凶手躲藏其中以装傻的手段蒙骗过关?

  刑侦科的负责人根据芹泽上次的排查方式,仔仔细细地排查了新的命案现场,他们也为此浓眉紧竖。

  死亡原因不尽相似,就像之前的鬼来电一样,在三天的时间里,死者都是被鬼来电所惊吓到。如果按照之前的死亡现象来进行推断,那这次的杀人手法会不会只会伤害三名警察呢?

  芹泽的这一推断在他的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当然柯尼斯和天方他们也同样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死于八八狙的警察,同样在死亡现场留下一个“b”字母。这个死亡提示或者说警示的字母“b”是什么意思呢?

  他们为什么会死于这种奇怪的现象呢?凶手又是怎么在这种没有适合的狙击范围中将死者击毙的呢?

  如果说最先死去的四个人是非警务人员,他们的死都和鬼来电有着某种奇怪的关系,并且他们都违反了盗贼制定的游戏规则,那么警察之死为什么不用同样的方式呢?

  地上的死亡警示比之前的是否又太明显了呢?

  为什么第一天死去的那两名博物馆监控设施管理者在死亡现场没有发现手机,而却在丹尼尔的房间中发现了那部手机,那另一个人的手机在哪?

  是不是凶手想留作他用,还是那部手机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存在?

  当案件持续发生下去的时候,天方觉得自己的脑袋在接受着盗贼一次又一次的折磨。

  这次死者的尸体死在纽约警署的厕所里,肖申克警长这次被气得说不话来,他好几次将视线从地板上的尸体转移到柯尼斯等人,但警长从他们的眼神和表情里,并未发现他想要的东西——希望。

  这一次,打破这种恐慌紧张僵局的人是芹泽多摩雄,他这次非但没有靠近尸体寻找线索,也没有对任何人的表情变化进行观察,就好像自己已经能找出凶手是谁一样,他的表情虽是冷淡无常的,但天方能从那双深邃到如隧道般幽深的亳光中发现他的自信与狂傲。

  “能问你们大家一个问题吗?”芹泽多摩雄一张口,那冷气直冒,穿透人脊梁骨的语气就让人浑身战栗。

  所有人都将视线转向他冷峻的脸上,然后等待着他的问题,有些人还掺杂些许期待。

  “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只要我们能帮上忙,找出凶手。”警察们也被这种棘手的案子给弄得没了信心和心思继续研究,换个问题也许能让他们思绪重新打开,找出另一个突破口,警察们大多都是这样想。

  “离你们最近的死亡时刻,是什么时候?”芹泽的问题一出口,所有人都投向一阵难以名状的表情。

  “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吗?难道和我们现在的案子有一点关系吗?”其中一名警察摘下手套,自感晦气地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事实上那个人身上根本没有沾染灰尘,他在将自己对芹泽在这种时候,提出如此无聊问题的气愤。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我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回答你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其中的一名警察也脸色大变。

  在这种场合,这种情况之下,问这样的问题,的确不太引人理解,如果盗贼没有找出来,谁都有可能死。

  况且现在危险的信号就存在于纽约警署之中,他们现在就处在这种离死亡最近的时刻,芹泽的问题提出得确实不是时候,也不合地点。

  芹泽略一低头,像是在道歉,但他脸上却表现出一副无辜者的样子,道:“这只是个问题,当然没有强求你们一定要回答,是心理学测试题,我临时想到了。”

  柯尼斯望了望芹泽,两人的眼神对视了一眼,基情瞬间碰撞,柯尼斯已经领会芹泽对他要传达的意图。

  “对我而言,离我死亡最近的时刻,就应该是现在,盗贼既然还没有被我们找出来,就有可能继续杀人,说不定哪天我就死于鬼来电之后的恐吓中,或是八八狙的子弹下,也许还会是别的死法,总之我现在离死亡最近。我相信芹泽你问这样的狗屎问题,一定是别有用心的,所以我做你的第一个认真回答的配合者。”天方观察力超群,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眼神中交流的信息,立刻回答了芹泽的信息,也同样将芹泽的意图故意戳穿透露出来。

  大家异口同声开始回答芹泽的心理测试题,摒弃方才的各种不满,知道了芹泽这是在做心理测试,一个个也从案件的紧张氛围中缓和起来。

  最后得出的结论,大多都是报以和天方同样的看法,距离他们死亡最近的就是现在。

  但也有一些例外的回答,让人瞠目结舌,最有意思的回答就莫过于托马斯·罗宾,他的回答是:“离他最近的死亡时刻,是三十年前在后面紧追不舍的那颗精子,差点就追上了他。”

  对于芹泽提出的问题,只有肖申克警长好像并没有参与回答的意向,他漫不经心地扫量着芹泽,然后又将怒瞪的双眼投向方才回答得十分滑稽的罗宾。

  柯尼斯也没有回答,但芹泽并没有刨根问底,因为他知道柯尼斯现在正在窥探每个人的心思。

  柯尼斯在大家回答完问题的时候,忽然冷笑了一声,然后淡淡的回答道:“离我死亡最近的,应该是明天。”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掉了下巴。

  “什么?”天方感觉这一刻太不可思议,他简直想不明白柯尼斯怎么会回答出这样一个惊人的答案。

  “柯尼斯你猜到了什么,难道说那盗贼明天会对你下手?”警长盯着柯尼斯忧郁的神情问道。

  “也许吧,因为我发现死的人穿得基本上都是黑色,恰巧我今天就是穿得黑色,黑色的英文就是blank,如果字母‘b’有这层意思,那下一个将死之人,就会是我了。”柯尼斯荒谬地回答。

  “那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也存在危险了?”大家这才发现,警长今天穿得是便装,是略显黑色的大衣。

  “谁能保证凶手下次杀得不是两个人呢?”柯尼斯反问了一句,让肖申克警长无言以对。

  J@最'.新√O章☆=节n上&u酷=匠K网n}

  忽然柯尼斯又猛然地笑了一声,他嬉皮笑脸地回答道:“我只是说着玩的,配合一下芹泽的心理学测试。”

  大家不由唏嘘了一声,真想不通到底是芹泽是在搞心理学测试,还是他们两个人在串通一气。

  天方也看不明白他们俩这是测试什么,但他能感受到芹泽和柯尼斯两人的心境,就好像他自己瞬间也具备了某种异能一样,能够感知到芹泽和柯尼斯现在心里想的东西。

  忽的,天方也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立刻克制自己的心思,为的就是不想让狡猾的盗贼故技重施,反而将他发现的秘密窥探。

  一时间,三个推理小说家成了此次组成了一个打配合的战友,所有人都不明白他们到底通过这个心理学测试在获知些什么。

  “那你们通过这样的一个心理学测试,到底发现了什么可疑情况?”肖申克警长敏锐的嗅觉让人觉得惊讶,老谋深算的皱巴巴脸上藏着探秘的好奇。

  “事实上,我只想在这种紧张压抑的气氛中调节一下大家的心境,并不是真的想怀着找出凶手的目的,况且凶手如此强大,怎么可能因为我的一个心理学测试就简单的暴露出来。”狡猾的芹泽多摩雄诡异地笑了笑,让人真心看不出到底是虚是实。

  “感情你是在调戏我们。”警察们朝着芹泽投出异样的眼神,表示对他提出没有实际意义的问题而不满。

  “果然又是无聊透顶的人,都这个时候了,还用这样无聊的方式来浪费我们的时间。”抱怨声和不满的声音在芹泽的身边响起,想是他跟一群警察开这种不是玩笑的玩笑惹来了众人的一阵鄙夷。

  同样的那群被盗贼杀人的手法弄得浑身战栗的警察们,也对柯尼斯方才的无稽之谈感到十足的厌恶。

  当人身处危险的时候,情绪在被死亡调动和牵绊的时候,任何一种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能使他们爆发出怒火。

  人性本如此,谁都逃不出这种人性。

  芹泽的心理学测试不在问题本身,而在大家知道他问这种问题之后,知道了提问者是何种目的。这才是暗含陷阱的心理学测试。

  天方在心中偷偷地笑了笑,因为他知道芹泽已经获得了什么讯息。

  同样的,他从柯尼斯的脸上也发现了些光彩。

  然而芹泽的这种冒险式的心理学测试方式,却在整个测试的过程中瞒过了所有人,在绝大多数人中,他们都会进入一个误区,认为芹泽提出的问题才是心理学测试题,而忽略了芹泽其实是避开问题设下了一个心理学测试问题。

  冒这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来测试,一可以巧妙的避开盗贼的防备之心,而在大家回答之后忽略其中的狡诈陷阱。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能判断出凶手了呢?

  当天方这样想的时候,芹泽再一次说话了,他这次说话遭到了很多人冷目,顿时眼神中发射出的电神雷鸣在芹泽周身环绕开来。开警察的玩笑注定会在他们心中刻下“坏孩子”的标签。

  “我最后再跟大家玩一个心理学测试。”

  芹泽刚一脱口,便遭来一阵唏嘘之声“切~~~”

  芹泽像是无奈了,只能将自己的目的老实讲出来了,他张开手臂,像一个将要拥抱某人的姿势,想挽留大家仅存的信任,最后一次提醒大家道:“难道你们对鬼来电就木有一点知道的兴趣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