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你猜

  天方和柯尼斯从图书馆出来后,给芹泽打了电话,他正在电话中指明要他们俩到纽约博物馆的监控口来,并且带上他要求柯尼斯从纽约图书馆买回来的书。

  从电话中,天方能感受到芹泽急迫的心情,一路上可以用马不停蹄和飞奔来形容。

  等到了芹泽所说的位置时,暖日当头,正是临近中午,人已经能感受到乏困干燥。

  “芹泽,这么着急!”天方气喘吁吁抱怨了一声。

  柯尼斯更是头绷紧了青筋,他猜想可能又发生了什么意料不到的大事情。

  ¤g看W正版章N+节o上●酷+●匠,网

  “找出凶手迫在眉睫,还希望你们能帮我一起分析。”芹泽头一次用那双望穿秋水般的眼神看着他,表情很认真。

  天方被他的眼神弄得一时半会不知该说些什么,反正已经是热血沸腾,时刻准备着迎接芹泽分配的任务。

  柯尼斯看到芹泽如此专注认真的样子,将他祝嘱托自己要买的书递给他,然后付了句:“说吧。”

  芹泽多摩雄这样扭捏,很明显是害怕自己说了不能说的秘密,而违反了盗贼设定的游戏规则。他这样催促说明,意在让柯尼斯窥探他的心思,这样便不存在违反原先规则。

  柯尼斯授意,大略的窥探到他急迫着想弄明白的事。他点了点头,然后双眉又紧锁,低着头,猛吸着没有点着的烟斗,想是烟斗不管有没有点着,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都会猛吸。

  “喂,是什么?不能告诉我吗?”天方没有柯尼斯那种窥探别人心思的能力,他已被芹泽吊起了胃口,想要知道他到底发现了什么。

  “是有关第一天博物馆死者的推测。”芹泽回到道。“我当时就在怀疑,为什么第一天的那两名死者会同时死于鬼来电?按照常理,这样的事情不肯能同时发生,一个电话怎么可能同时打给一个人的呢,况且我从始至终就不相信会有鬼来电,既然没有鬼作祟的可能,那你们试想一下,同一时间,同一方式造成的心脏衰竭死亡,是怎么同时完成的?”

  芹泽明明是在解释问题,说着说着反倒问起天方来了。

  天方冥思了十几秒,表现出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可却摇摇头表示自己猜不透。

  看到天方摇头,芹泽一副被他打败的失落,只有自己解释道:“这个鬼来电要想做到,其实也不一定很难。也许有很多种方式来制造鬼来电这种现象,但我目前好像只发现了这一种,我相信盗贼一定在第一天杀害博物馆监控设施负责人的时候使用过这种方式。”

  芹泽肯定的咬着嘴唇,兀自点头,想了想继续说道:“第一个鬼来电是个物理现象,一个人的眼球如果长时间盯着朝阳看,当超过十分钟的时间后,在被某种东西惊扰,瞬间偏转视野的时候,他的视线会在短时间里出现「倒像情况」。”

  “可是这种情况你怎么能确定两名死者事前就一定盯着朝阳看了那么长时间呢?”柯尼斯从思索问题的专注中回过神,阐述了自己对芹泽这种物理解释的疑惑。

  “如果盗贼和负责博物馆监控设施的两个人认识呢?”芹泽反问了一句,仍然不放弃自己的推论猜测道:“如果盗贼事先通知他们在这里等,承诺给他们什么回报,事先让他们看欣赏欣赏朝阳,谁会认为这种话会存在陷阱呢?”

  “不对!”天方灵光闪动了一下,立刻驳斥起芹泽道:“这种推论不科学,也不准确。”天方半握的拳头抵在嘴边咳了咳道:“首先我不能排除你说的可能性这个推断,盗贼和博物馆监控设施负责人的某种利害关系,但鬼来电这种现象很明显是人在搞鬼,而不是真的有鬼存在,这一点我是相信的。但是一个电话同时打给两个人,这不可能,虽然我尚不清楚电话为什么不能显示号码和归属地,但我相信没有信号这一现象可以认为是物理现象,但不可能两名死者都会看不到信号。”

  之前柯尼斯欲言又止,在天方说完话之后,他便没有发表自己的一番看法,看来这个困惑他和天方想到了一起。

  “此外,我得在天方困惑的问题上再补充几个疑点。”柯尼斯弄出标志性的动作,拿起嘴边的烟斗,端详了芹泽几眼,缓缓道:“鬼来电打给第一个人的时候,会出现看倒像的视觉错误,但第二个人却不会,他完全没有理由被这种电话吓死,这是我的第一个不解。第二,即使电话号码没有显示,归属地也没有显示,视觉出现倒像现象,手机屏幕本身倒过来,出现错觉,之后视觉完全会清晰,你不觉得你所说的这种物理现象持续的时间太短暂了吗?”

  天方点点头,他也认同柯尼斯的这种推断和困惑,从某一方面说,他和柯尼斯对芹泽所述的问题同样报以某种不正确的看法。

  “两个人也有没有都看朝阳的可能,就算看了,也有可能没有达到十分钟。如果两名监控设施负责人和盗贼协同偷走蓝魔之泪,他们会有这种心境欣赏朝阳吗?反正是我我是不可能有这种狗屁欣赏朝阳陶冶情操的心思的,我只会想着怎么分赃,如何摆脱警察的追查。”天方也对柯尼斯陈述的问题补充说明道。

  “我很理解你们对问题的认知度,当然了,你们也是推理小说中的佼佼者,肯定会比普通人思考得更全面一些,所以你们所困惑的东西,我暂且还不能解释得太详细,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所以才想通过这种方式,跟你们一切推敲。但你们不要忘了一个重要的点,那就是现场根本没有发现第二部手机或移动电话,这两名死者生前用过的手机,其中一部出现丹尼尔房间里,那另一部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也成了谜,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我暂时保留我的推论,至于为什么我会这样想,暂且不说。”芹泽的话隐含的意思就是责怪他和柯尼斯在这件事情上根本没能帮上忙。

  柯尼斯耸耸肩,即使对芹泽拉不出屎怪茅厕心态的讽刺,也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歉意。

  “那你费那么大的劲叫我们过来是干什么?陪你欣赏太阳,沐浴眼光,哈牛逼调情?我反正是没有这种心境来做这些,我们还没能找出凶手。”天方嘴巴一撅,埋怨道。

  “就当是一个小测试,防止你们提前进入老年痴呆的测试。”芹泽多摩雄故意地说,好像有什么不能直言的高级秘密一般。

  “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急急忙忙将我们召唤回来,结果推断的东西还漏洞百出,不应该啊。”柯尼斯一时也不清楚芹泽多摩雄想要干什么,或是有什么秘密和计划,他也有些埋怨他的意思。

  芹泽转了转,自顾自地轻点着,又抬眼望了望监控口玻璃窗外的太阳,对着太阳做了一个打手枪的姿势,表情难以形状,反正那张跟冰山一样冷冰的脸充满了某种奇怪的信心。

  “今天剩下的时间我得靠这些书来打发时间了。”芹泽看到柯尼斯买回来的基本完全跟板砖一样厚度的书,头皮不由发麻。

  “那明天你们觉得还会死人吗?”天方傻乎乎地问了问,反正他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以后该如何查案这个重要问题上。

  “你猜呢?”

  柯尼斯反问道,反正他脸上的意思就是明知故问的表情。

  “你猜我猜不猜?”

  三人互望一眼,此次没有任何结论的推论,不欢而散。

  可芹泽却似乎嚼出了什么新的意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