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菊花残,满地伤

  这是一个最好的世界,也是一个最坏的世界!

  在这样一个充满矛盾的社会,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

  当然,在这场不知道什么下场的游戏里,只有发扬不怕死的精神才能找出破案的线索。

  正是被这种将命豁出去放手一搏的心态,让芹泽决定自己芹泽勘察命案现场。

  造成死者死亡的原因是胸部中弹,就目前芹泽亲自观察来看,这一枪明显偏离胸部直接要害。

  也就是说,这一枪正中死者,并未立刻造成死亡,他的真是死亡原因是中弹之后,流血过多。

  从这一点分析,距离的死者射击距离应该值得商榷,但八八狙目前的最高纪录是八百多米有效杀伤力,然而别说八百米,就连一千米之外,也没有合适的射击场所,死者所在的地方是射击的一个盲区。

  但现场勘查证明,死者的第一现场就是他躺着的地方,射击的距离确实很远。

  这种看似很容易解开的杀人方式,跟鬼来电一样,又是一种玄乎的杀人方式。

  警察没辙,就连这次亲自上阵勘查现场的芹泽,也满头困惑不解的皱纹在额头上挤出一条条细线。

  “不知道你有何发现?”负责现场勘查的一名穿着白衣大褂的警察,扶着眼睛边框问正在认真寻找线索的芹泽。

  芹泽抬眼望了一眼那名警察,他在思考问题或在神情极其专注的时候,都不太愿意和人说话,但出于礼貌和修养他不得不冷冷地回答他,以示尊重。

  “暂时还没有。”

  越过地上画着的白线(死者周围通常在被勘察之前,会画上范围以防止现场被多次破坏),芹泽开始近距离对地上的尸体进行更为细致认真的检查。

  他随身携带白色薄手套,搞得跟专业人士一样,做起现场侦察,跟穿着白衣大怪的警察一样专业。

  他的一举一动,每个细致入微的动作,连一旁的专业人士都投放出敬重的眼神,不愧是搞推理小说的人,那忽悠人的本事也得靠真实技术作为支撑,倘若只是凭借自己假想臆断推理故事,根本在这种状况下手足无措。

  其中不乏一些人在观察芹泽的勘察时,也在随着他从头到尾细致入微的寻查,在心中进行排查遗漏遗忘之处。

  “这是什么?”芹泽指着死者血淋淋的左手,手掌下似乎压着什么。

  闻言,一帮警察全都凑过脑袋张望,看着芹泽将凶手的手掌移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用血液写成的英文字母“b”。

  所有人盯着地上的血色“b”看,神情怪异且惊讶,每个人心中都在思考。

  “果然有遗漏的。”警察也自感惭愧,不过他们很庆幸能够及时发现死者留下来的提示。

  肖申克警长的表现尤为惊讶,“这是死者留给我们的提示。”

  芹泽深怕还有被遗漏的地方,继续按照自己所勘察的习惯,将所有的细致寻找放在尸体上。

  半个钟头时间过去了,他除了发现死者留下的英文字母“b”之外,没有再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严谨细致的人向来不会被别人的猜测左右,尽管很多警员在议论这字母所代表的含义,但他们的议论猜测大多是没有意义或不切实际。

  从死者留下的字母写得形态来看,用最后一口气写出一个提示,很可能是凶手已经发现盗贼身上的某种特征,这个“b”字母就是他们在死之前的最后一口气,对盗贼特征的概括。

  只是死者写下的“b”紧紧是一个字母,以其为首的单词不计其数,那么字母本身存在的意思也就数不胜数。

  死者留下的提示很明显让人犯难。

  对比起来,今天的死者与前三次的死者存在很多不同的地方。

  首先是今天的死者开始死于枪械,而且是普通盗贼不能获取的军用枪械,与之前的死者相比,这次的死者不是死于死前的鬼来电恐吓,也没有任何有关鬼来电的死亡状态——也就是心脏衰竭。

  显然,鬼来电这种死亡警告邪乎得让人头皮发麻,但身为一名警察,心理素质显然超过博物馆的职员,所以这次鬼来电手法没有再用?

  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柯尼斯根据芹泽一步步所做的最后现场排查,他在深思这个问题。

  产生的疑问越来越多,解开的谜团却越来越少,死者几乎都是想在死之前留下什么线索的,只是前三次的死亡事件中,除了丹尼尔留下过一点点提示,之前的博物馆相关人员的死没有留下什么警示。

  到底是什么警示呢?

  u/酷匠w%网、d唯W&一正√版w,8C其3G他都是:盗!{版u

  明明什么特别的细节都没有,却留下一个警示,难不成是没有留下任何细节就是一个警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警示就有是盗贼故意提醒他们的嫌疑了。

  盗贼采用的是何种手法作案,致使前三个死者死于鬼来电,之后死者却死于枪械之下。

  从芹泽多摩雄脸上尚未消散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已经对死者留下的警示有了些怀疑。

  但芹泽多摩雄随即就打断了自己思考,他立刻意识到凶手存在这里的可能,如果他在这里想的越多,也就有可能被盗贼窥探到更多的心思,毕竟他们已经猜到盗贼很有可能有着比柯尼斯更厉害的读心术。

  “请问现在是几点钟?”芹泽没有带手机和手表,他问向其中一名穿着警服的警察。

  “五点五十九分,芹泽先生。”虽然被问及时间的警察不明白芹泽的意思,但他还是如实的回答了芹泽的疑问。

  “好的,谢谢。”芹泽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芹泽完全是一个不被人理解的怪胎,他的一言一行,都披上了神秘的外衣,他本身就像是一个谜。明明很在乎时间,却没有任何可以获知时间的工具,这种矛盾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只是现场的人没有人在意他的这种矛盾和古怪,他们所有的心思都花费思考凶手是谁身上。

  芹泽离开尸体旁,走到柯尼斯身旁,附耳说了些什么,然后走到天方面前,说他想看看今早纽约的日出。

  “芹泽和柯尼斯在搞什么鬼?我操,现在死人死的都刹不住车了,你他ma还有心情玩格调,欣赏日出,买噶等,你这是自我堕落还是等死的节奏?”天方被芹泽这样的举动弄得不明不白,实际上芹泽从来就没有让他明白过,他我行我素却不让人看穿的做事方式,真的很让天方不爽。

  天方把目光投向柯尼斯,从柯尼斯那张苦逼的抽烟表情来看,他也不是很理解芹泽想要干什么,只是当芹泽说完话之后,他便点头回答:“我会到图书馆调查一下的。”

  就这样,天方糊里糊涂地离开第四天的命案现场,在柯尼斯的提议下,和柯尼斯一同朝着纽约最大的图书馆走去。

  “话说,芹泽那闷骚男,真的是去准备看落日?”芹泽走开后,天方不爽的问起柯尼斯。

  “不然你以为呢,我都不明白他在搞什么飞机。”柯尼斯也被芹泽行为埋在鼓里,不解其意。

  “那他刚才嘀嘀咕咕跟你说些什么,你现在屁颠屁颠就往图书馆里跑。”天方探秘似的问道。

  “我也纳闷了,他让我到图书馆帮他找几本书。”柯尼斯脸上挂着的纠结立刻让他的心思暴露无遗,那纠结中显露的是对芹泽让他做的事情想不通。

  “什么书,别告诉我是《金瓶梅》之类的少儿不宜。”天方调侃道。

  柯尼斯鄙视地看了天方一眼,虽然他不知道《金瓶梅》是何神书宝卷,但当天方说少儿不宜的时候,他似乎能明白天方口中所说的少儿不宜之类的书《金瓶梅》代表什么。

  “芹泽让我给他找的书,一般人根本没兴趣读下去,全是理论类图书。”柯尼斯放下嘴角边的烟斗,道:“他让我找的书,一本是《光学》之类的介绍各种光学物理的书籍,还有一本《电磁对抗干扰》军事科普书,另外一本叫做《射击技巧与弹道运行》”

  听了柯尼斯的透露,天方对芹泽让柯尼斯买的书更是想不通猜不透,这鸟人在这个时候看这种书干什么?

  难道是想从军,寻找部队的庇护,寻找新的避难场所?

  这种猜测显然没有存在的可能。

  他在思考这些东西的时候,柯尼斯打断了他的胡乱猜测,“还是不要乱想了,他让我们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目的。”

  “目的?”现在听到这两个字,天方就立马心血来潮,这些天他都在思考这两个字眼,现在他只要听到“目的”这两个字,就能立刻阵亡大片脑细胞。“柯尼斯,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对芹泽让你做的事情就一点不感到好奇吗?况且你不是具有窥探别人内心的特意本领吗,怎么不窥探窥探芹泽心里想什么?”

  “没有那必要,况且当时的现场,盗贼也可能就在我们周围,我不能冒那个风险,我的本领在盗贼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盗贼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恐怖,我盲目利用自己的特异功能,说不定最后反被盗贼窥探到。”柯尼斯解释说道。

  天方配合着柯尼斯的话,似懂非懂地点着头,不想把整个说话的氛围弄得僵硬。

  “菊花残,满地伤······”天方不再问柯尼斯问题,他哼着周杰伦的小曲,将双手枕在脑后,信步走在纽约的街道上。

  柯尼斯叹了口气,心情不是很好的时候,听天方唱的中文歌,也感觉跟《十八摸》一样。

  菊花残,满地伤!

  淡淡的忧伤在人的脸上弥漫,在纽约的上空盘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夏目名响说:   第一更奉上,晚上八点以后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