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一波未平

  盗贼只要没被找出来,死亡就会继续。

  对比十二年前同样的被盗案,同样的推理游戏,别有用心的芹泽,不对,应该说和芹泽连为一体的,也就是芹泽的哥哥,做出以下判断:盗贼混在他们这群调查案子的人之中,采用的一定是一种伪装手段。

  这种伪装到简直就没有伪装的技术,想被人发现破绽,几乎是很难的。

  第二点,如果这次的纽约博物馆盗窃案,以及被盗之后盗贼所设计的推理杀人游戏是同一人所为的话,那么当年从中活下来的十个人中,唯一一个精神稍微正常的人便是肖申克警长。

  但肖申克警长身为纽约警方的一把手,一个还涉及政治领域的高官,会是本次博物馆被盗案件的盗贼,这一点得到了柯尼斯自己的推翻。

  只能说盗贼很狡猾,不能不说这种误导和假象也可能是盗贼故意使出来的。

  但盗贼确实是经历过十二年前同样事件的人呢?

  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伪装,因为他的伪装能力很高,蒙骗了很多人的锐眼。

  目前柯尼斯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但一切尚无证据佐证这种猜测。

  对于案件每个人各自持有不同的想法和猜测,就像芹泽之前提到过的一样,蓝魔之泪本身也是一个谜。

  每个人都会因为自己的主观臆断在问题的侧重点上存在极大的差异,所以当不能说的秘密这个游戏过程中,每个人的秘密必须说的时候,柯尼斯发现,其实盗贼的内心世界跟普通人无异,即使盗贼就在他们之中,柯尼斯的异能也无济于事。

  不得不说拥有了某种非常人的能力,却达不到心中的那种满意效果,这种失落的打击有多大。这就像一个明明有生育能力的人,却每次都会意外流产一样,这样的残酷精神摧残最让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越是在心情糟糕烦躁的时候越是需要静下心来思考。

  柯尼斯就坐在丹尼尔死前居住的房间里,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虽然警察白天的时候已经搜查过了,但他还是怀着一种不可能有的期望,继续寻找线索。

  “芹泽昨天问的问题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查查?”芹泽也放弃了继续寻找什么遗漏的线索,看来他和柯尼斯在这一点上有了点共同点。

  “你说的是蓝魔之泪的事情?”柯尼斯问人问题的时候,大多情况下都是肯定的口吻。

  “难道不值得我们花点时间查一下吗?纽约博物馆放着那么多的宝石和文物,他为什么偏偏偷取蓝魔之泪?我记得十二年前偷的那件宝石好像是叫‘寂寞的眼泪’与蓝魔之泪齐名的名宝石,我一开始就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死者和推理游戏上,这一点一直被我们忽略了呀”芹泽如是说,但他好像并未略这个不起眼的问题,而且柯尼斯能看出来他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

  “我对这种充满庸俗气质的宝石本来是没有多少了解的,但当我收到神秘匿名邮件的后,就在网上做过一点搜查,看了一些蓝魔之泪的传说,感觉很没劲,根本就没有什么让人信服的地方。好多传说没有科学根据。”柯尼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难道我们身上的这些非常人的现象就能用科学解释了?”

  芹泽说出这话的时候,柯尼斯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

  对他这种思维敏捷,逻辑性思维活跃的人很少会出现这种说话失误,从这点上,也能让人觉察出柯尼斯此刻心不在焉。

  “有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这种奇怪的感觉有时候我又觉得不真实。”柯尼斯双眉紧皱,他感觉怪怪地叹息摇头,他大概是被这些天发生的一连串离奇案件给弄得神经快要崩溃失常了。

  夜已经深了,芹泽和丹尼尔离开了丹尼尔死去的地方。

  在柯尼斯率先走出房门,芹泽紧跟其后的时候,芹泽撇过头,看了看玻璃窗外漆黑的夜空,说了声莫名其妙的话:“明天五点钟,又会有人死去。”

  走出房门,柯尼斯看了看让人看不出任何心思的芹泽,他不得不感慨这大千世界,真的无奇不有。

  「2013年四月十一日」

  早上五点钟,又发生了一场命案。

  一大清早被肖申克警长的电话惊醒现在成了家常便饭。

  9o酷匠0网首Q☆发

  基本上刷牙洗脸一气呵成,天方和柯尼斯、芹泽多摩雄一点没有耽误,赶到案发现场。

  但这一次命案的发生现场竟然是在警察局内部,死的是纽约警署的一名年轻警察,死在警署的地下车库。

  “死亡时间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是在五点左右,与之前几个人的死亡时间相似。”一名作现场勘查的警察一见肖申克警长,便主动报告案情。

  “死亡的这名咱们的同事,身边有没有移动电话之类的通讯工具?”因为之前几个人的死都是心脏衰竭,所以这次很难不让让人往那方面想,警长的言外之意就是想确定这名同事的死,是不是再一次因为鬼来电。

  “是枪杀,警长。”作现场勘察的警察一回答,连天方和柯尼斯他们都跟丈二的和尚一样,别说摸不着头脑,简直就不知道头脑在哪了。

  “枪杀?”芹泽显然没有想到是这种死。

  因为所晚上柯尼斯和芹泽在丹尼尔的房间做过又一次的细致勘察,虽然最后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但当他离开丹尼尔房间的时候,他还是听清了芹泽当时走出房门说的话。

  所以柯尼斯听现场的警察说死者是被枪杀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视线投向深沉的芹泽。

  “这是怎么回事?”柯尼斯投放出一个疑问的眼神,显然是想知道芹泽昨晚上市怎么知道今天会死人的。

  芹泽轻摇着头,淡淡的回了句:“我昨天就有种不祥的感觉,纯属猜测,没有任何根据,更想不到盗贼竟然会对警察署里的警察下手,手法竟然变成枪杀。”

  连他们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天方更是满脑子都是大大地问号。

  稍微有点潜意识的人都会被这变换的手法弄得神经紊乱,盗贼真的是太狡猾了,鬼来电的事情已经是一个谜,现在又制造出枪杀这种更直接干脆的杀人方式,危险的气氛越来越浓烈,死亡的气息也越发逼近每个人。

  “是什么枪械造成的死亡?”身为纽约警署的大当家,枪械之类的东西他自然是最具权威,身为警察对枪械有高于普通的人对枪械的好奇感,这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奇怪。

  “是八八狙,警长。”

  “八八狙?”

  警长被怔住了,这虽不是警局的配置,也非美国军方的配置,但这种枪警长一点也不觉得陌生。

  八八狙的有射击及范围是八百多米,也就是说死者被杀的搜索范围可以扩大到以死者为原点,画个半径为八百米的大概搜索范围,至少能找到凶手当时最适合的聚集范围。

  “是的,警长!我们刚才根据这一点做过初步的侦察和判断,并且扩大了八八狙有可能增大射程的推测,以目前的死者为圆心,方圆一千米之内,其实根本没有有效的射击范围,警署周围和车库的摄像头也没有任何可疑之人出现过,凶手是怎么准确狙杀的,这一点我们现在还在调查之中。”

  作现场勘查的警察所说的一番话不知道是对警长那破案期望是晴天霹雳还是雪上加霜,反正他的脸色已经能将猴屁股比下去了。

  这就是对警察威严的亵渎,更是对警方的挑衅。杀害警方人员的可恶手段,可不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想我们有必要征询一下美国军方,毕竟警方对于这种狙击杀人的方式更了解。”那位警察显然是束手无策,希望能借此查到些什么,至少他心存期待。

  然而,肖申克警长那张气得跟猴屁股一样的脸,已经完全被绝望和失望,以及怒气、耻辱所包裹。

  “盗贼简直太狂妄了,简直就没有把我们警署放在眼里,这是对我们赤裸luo的挑衅!”猛地握紧的手一锤,肖申克警长的拳头倏地砸在一辆警车上。

  警车被他的拳头砸出一个凹坑,警车发出哟呦的警报声,整个现场的人都被警长的愤怒所吓,所有人吓得将视线投向他,但却没有一个人敢正眼看他。

  天方更是心有余悸,那一拳砸向警车的时候,他被巨大的响声下了一跳。不过他首先担心的倒不是肖申克警长的手有多痛,而是心疼这车真是倒霉,好端端地没招谁惹谁,被砸了个凹坑。

  柯尼斯经过昨晚之后,便知道芹泽身上的秘密,现在是白天,是芹泽自己。至于那个晚上出现的另一副冰冷面孔,他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才恰当,暂且都称之为芹泽吧。

  被盗案的第四天,也是推理游戏进展的第四天,接连发生死亡事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让人不得安宁。

  巧合的是,这次事件依然是在五点钟。

  那么,这样就可以确定下来一件事,五点钟是盗贼作案的准时作案事件。

  这场死亡事件对纽约警署的那帮无能警察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风波,柯尼斯猜测,这也许只是警察们恐怖信号的开始。

  一波未平,那下一波是什么?

  明天的五点钟,谁会成为下一个不幸之人?

  他们到底犯了什么规则,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让他们相继希望?

  “丹尼尔,保佑我们,靠你了!”天方闭上眼睛在胸前做了一个基督教徒的手势,一向不信宗教的他,这次也虔诚起来。

  这就是中国人典型的临时抱佛脚心态,但在死亡威胁下,那些心存恐惧的人不得不对牛马蛇神鬼怪恶魔心存敬畏和信仰。

  下一波会波及到哪位不幸之人?

  芹泽又开始思考新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