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死的警示

  丹尼尔离奇死在自己房间的事情震惊了整个纽约警署。

  这个被盗案的保密也在不知不觉中,惊动了纽约政要,此案成了这次纽约大选,那些政客肆意炒作的热议话题。

  很多捕风捉影的媒体,也不知从哪翻起这件曾经发生过类似案件,将纽约警署的无能大肆渲染,这回确实让肖申克警长的名气增长了不少。

  “我们该怎么办?”天方害怕了,死亡在一步步逼近他们。

  拥有大家都知道的异能,柯尼斯已经成了他们之中唯一的精神支柱,现在也就靠着柯尼斯引领着他和芹泽,继续与盗贼作者胜算不大的斗争。

  让天方深感奇怪的是,柯尼斯在丹尼尔死后并没有失去朋友的忧伤沮丧,他的神情举止也与往常无异。

  芹泽是日本性格最古怪的推理小说天才,他的性格与他的聪明缜密似乎完美契合,所以天方向来都不会无缘无故浪费脑细胞猜测他心中的想法。

  哎!

  天方在心中重重地叹息了一声,他咋觉得自己除了证明自己的心脏没有盗贼的游戏折磨得衰竭,是盗贼故意在检验他的防被坑能力和承受力呢?

  “我们该怎么办?”天方重复他的问题继续问道柯尼斯。

  柯尼斯摘下嘴角边的烟斗,烟斗因为是燃着的,周围弥漫着一股浓烈呛人的烟气,那股烟气就像中国神话电视剧《西游记》中,妖怪每次出来的场景一样。

  “凉拌呗。”柯尼斯竟和天方调侃起来。

  他现在有些怀疑柯尼斯会不会是盗贼的同谋,怎么他和芹泽一样,对丹尼尔的死无动于衷,甚至连一点点悲伤都没有。

  “丹尼尔虽然死了,但他没有白死。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的死从某种意义上是藏着一个希望的。”柯尼斯叼着烟斗吐纳着烟气,呼吸之间,双眼中是充斥着可怕的煞气。

  “我咋觉得丹尼尔死后,你们一个比一个淡定,还都变成了哲学家,连说话都开始文绉绉的。丹尼尔的死难道对你们一点警示都没有吗?”天方做不到他们这种气定神闲,他性格有点急躁,从他没头没脑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真正原因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他的这个致命弱点。

  “警示?”芹泽多摩雄眉毛微微一挑,道:“不就是死呗!”

  不就是死呗!

  就是这种思想,这种觉悟能把强大的盗贼找出来,不简直是天方夜谭,白日做梦吗。

  人要是頽落了还能振作,倘若人心頽落了,想振作都振作不起来。

  “我们总不能任凭那个盗贼摆布蹂躏吧,他故意设计将我们从世界不同的地方纠集在这里,和他玩什么狗屁推理游戏,我们不能老是处在被动之中。”丹尼尔的死让天方决定绝地反击,他的血液在这一刻也变得沸腾起来。

  “吆喝,看来你是想反抗啊。”芹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瞥了他几眼。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不反抗,难道还等着马克思给我们一个一个点名啊。”

  “你想怎么沉默?怎么爆发?你显然将事情想得太过于乐观,而且你没有认真的思考这几天所有案情的关联性。”芹泽一捋挡在眼前的一捋长发,神情潇洒而冷峻。

  关联性,这个词在这一瞬间,给了天方一个警示,柯尼斯也是被芹泽话中的这个词,给点拨了什么一样,眼前竟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那么就从第一天,他们来到纽约博物馆发现第一具尸体的被盗案案发现场说起。

  第一具尸体发现的时候是通过一根金色丝线,上面的六个数字920701得到提示,才从一个文物存储柜中发现了两名博物馆监控负责人的尸体,在发现那两具尸体时,还有一叠磁带,这是盗贼故意留下的,目的就是让身处这个案件中的人知道,盗贼自己就是十几年前以同样方式作案的盗贼,并且又和所有参与侦察案情的人一同玩一个名为‘不能说的秘密’的推理游戏。

  通过之后出现的鬼来电现象,很显然警方没有在第一天死去的那两人身上发现手机或是电话之类的通讯工具。

  有两种可能,一是电话被盗贼拿走并销毁。

  第二种电话还被盗贼留作他用,因为警察在调查丹尼尔死之前从床底下发现的那部手机刚才得到确认,是第一天死去的两名死者中其中一人使用的手机,这一点已经无从怀疑。

  至于那第二部手机,也许在不久后会在某人的案发现场找到吧。

  接下来就是博物馆馆长的死,他的死既让人感到惊讶又让人感到害怕,他是死在博物馆的,博物馆非展示区的一个死角,死亡也暂时成了一个困惑人的谜。

  至于丹尼尔的死,总让人觉得太特别了,倒不是因为他死的方式让人觉得特别,而是他的死,怎么让人觉得太过于着急,就好像丹尼尔的死根本不是盗贼所为,而是丹尼尔自己想快点死一样。

  所以,总结现在所有死者的共同点,那便是都是同一种死法。

  至于目前大家猜测的,死者有可能在死之前都接过什么鬼来电的说法,现在还没有得到确认,也就是说他们死因暂且一样。

  排除他们死亡的饿原因,这个寻找盗贼的推理游戏,还有一个共同点便是每个人死之前,都会有个警示之类的东西。

  比如,在两名博物馆方面的监控设施负责人尸体找到前,门口把手上的那根金色丝线,是一个提示。

  那么,这样算起来,博物馆馆长的死却没有提示,而丹尼尔的死却有个提示,不过是丹尼尔在死之前自己找到的提示,所以在目前所发生的死亡案件上,他们身上的共同点一定被人遗忘些什么。

  说起第一天给人以提示的那根金色丝线,到现在他们还没有调查到东西的来历,不过纽约警署最近确实被盗贼折磨得焦头烂额,想想三天没能得出消息也是情有可原。

  酷%$匠●5网@永!R久√l免#:费{^看小Y说◇

  那么,接下来就是鬼来电的诡异问题,盗贼是用何种方式设计出这种诡异的电话,并把人吓着的呢?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一个大大的疑问,案情之所以停滞不前,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最重要的问题当然还是盗贼会是谁呢?

  现在的所能利用的讯息根本无法找出藏匿在他们四十几人中的真正杀手。

  这种可怕的现实问题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死者还会随着案情的推移增加,盗贼几乎每天都会制造一起杀人事件,来催促他们这群人。

  游戏是残酷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游戏中下一个不幸的出局者。

  那么盗贼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用一句哲言暂时来解释,就是既然存在就是合理的,那么盗贼做出这种惊为天人的事情来,为的难道只是图一时之快?

  这他ma是傻逼的行为,从盗贼偷取博物馆的饿能力和手法来看,显然傻逼是办不到的。更何况作了案还敢在作案现场设计出一个推理游戏,并和一群怒气冲冲的警察们津津有味地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这种人显然不会是傻逼才有的能力和魄力。

  盗贼作案行径、目的尚不能明白,死亡将持续发生。

  死这种藏着一个希望,希望是什么呢?丹尼尔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但他既然知道自己会死,为什么还要和他们打哑谜呢?

  从某种感觉上说,丹尼尔好像真的没有被杀一样,他的话总能带有某些希望,在指引着天方他们继续查下去。

  当芹泽将他这些天心里想的东西全部说出来的时候,他也觉得内心舒畅了很多,毕竟在这场推理游戏中要时刻注意自己不能说出秘密,违反了规则,这种随时与死亡交接的提示,始终不能放心大胆的说话交流。

  人类最可怕的就是没有交流,人一旦不能敞开心扉交流,那便真的中了盗贼的奸计,那他们并没有任何的胜算,找出盗贼。

  希望是什么?

  也许天方的希望就是在自己死之前,找出凶手。

  可惜时间只剩下二十八天,他能活到什么时候,只有天晓得。

  如果说每个人的死亡有一个警示,那之前两个人之死的警示,还有博物馆警长的警示是什么?

  除了丹尼尔之外,剩下的三个人到底在他们死之前,说了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呢?

  他们死之后身上都会留下一个警示,那这个警示是什么?

  这是案件发生至今的又一大不解的问题。

  那么,丹尼尔死后,谁会成为下一个可能被杀的人呢?

  丹尼尔死之前为什么会跟他们打哑谜呢?

  众多疑问出现在现在案情中,让这个案件变得越发的复杂,也让参与到这个案件中的人头大。

  芹泽多摩雄是他们之中最能独立思考问题的人,他的逆向思维推理能力超乎所有人,所以他被给予了很高的期待。

  那期待正是来自于柯尼斯和天方。

  “我们一定是忽略了什么。”芹泽多摩雄闭上双眼,他在揣测所有事件发生的可能缘由。

  芹泽在闭上眼睛沉思了大概半分钟之后,眼睛猛地张开,撒发出精神奕奕的明亮神光。

  “你们对蓝魔之泪本身知道多少?”

  芹泽在思考很长时间后提出的问题,让柯尼斯和天方不是很是不解。

  别说他们俩,就连芹泽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想这样一个问题。

  不过,这也是一个问题,不是吗?

  「「「死亡的警示,会是什么?诸位读者,你们知道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