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接?不接?

  “接电话呀,傻愣着干什么?”芹泽从天方的身后挤进来,催促道。

  丹尼尔的神色足以说明他的恐惧,他压制了心中的惊慌,瞪了去芹泽一眼,声音有些发颤道:“这电话这么邪乎,有本事你来接。”

  芹泽在天方心中的印象就是一个严谨之人,没想到他在受到丹尼尔那句话的刺激之下,竟然真的上前将电话拿起。

  只是芹泽刚一拿起电话,那电话的铃声立刻就没了。

  “怎么回事?”天方看了芹泽和丹尼尔一眼,问道。

  “我靠,这个电话太诡异了。之前这电话有响过吗?”柯尼斯从芹泽多摩雄的手里接过电话,看了看。

  “当然没有,我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房间的这个手机根本就不是我的,我只是听到铃声才从床下拿起来,看到了上面没有来电显示,手机上也没有信号,差点把我跟吓阳痿了。”丹尼尔抹了摸透的冷汗,真的被刚才的鬼来电吓得不轻。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芹泽想不通,拿着电话看,那神情是在希望电话能够再响一次。

  方才让丹尼尔快接电话的芹泽,右手紧紧地捏着电话,百思不得其解,这种现象从来就没有经历过,别说是诡异了,就算是鬼也不能消灭移动电话的上面的信号吧?

  没有任何信号,电话怎么打来的呢?

  除了用诡异一词来形容,天方真的想不明白,还有什么样的词语能形容今晚上他们的真实遭遇。

  “电话给我看一看。”从方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的丹尼尔,也像凑凑热闹,看一看自己从床底下找到的手机,这种奇怪的事情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刚才你为什么不接电话?”芹泽责怪道。

  “我不是害怕吗。”丹尼尔怯生生地回答,他现在也后悔刚才自己为什么那么懦弱,这是个调查的良好时机,也许电话只打一次。

  但无可否认,因为今早的案子,这个前车之鉴很难不让人感到害怕。

  试想一下,一个正在寻找破案线索的人,在极度恐怖紧张的氛围中思考问题,突然间来了一个诡异的电话,任谁都不可能不吓一跳。

  “这电话是谁的?”天方不解问丹尼尔,因为他发现丹尼尔的表情很古怪,显然这手机不是他的。

  5酷匠l+网(…首发h

  “我都说了不是我的,我在床底下听见铃声,才发现的,我怎么会知道。”心有余悸的丹尼尔也是满肚子的不解和困惑。

  负责天方等人安全的几个警察,这时也走进丹尼尔的房间,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还特意询问了他们的意见,想是纽约博物馆馆长今早离奇死后,肖申克警长对他们寄托了浓厚的希望。

  “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警长?”两个警察凑着头,看了看平静下来的几个人,认真的问道。

  “你们是警察,又何必要问我们。”天方心情不爽的回了句,他心想,你们这两个警察也太没有胆量了吧,就算盗贼说了泄露秘密的人会死,但你们也不这样畏畏缩缩,没有一点警察的威严吧,这种事情还要征询他们几个推理小说家的意见吗!

  果真是人至蠢则巨坑!

  反倒是柯尼斯始终都是和颜悦色的样子,从来不会发飙,他看了看两个警察紧张的样子,道:“还是报告一下吧,但不用再派警察过来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交给我们,我们不能随意调动有限的力量,不然我们会中了盗贼的计。”

  两个警察点点头,其中一个警察立刻离开,打了一个电话回警署。而另一名警察依然守在丹尼尔的门外,一副兢兢业业很恪尽职守的样子。

  丹尼尔一开始着实吓得不轻,这让天方还为他好生担心了一下,只是丹尼尔自我调节能力超乎了天方的想象,原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毕竟被请来的四位推理小说家,谁都不是省油的灯,丹尼尔同样是他们中最优秀的推理小说家之一,所以每个人的能力都不能小觑,当然,那个一直跟他们玩着推理游戏的盗贼更是。

  “电话今晚还会不会响?”丹尼尔咧嘴一笑,恐惧的脸上透着几分期待。

  这鸟人,刚才还被吓得差点站不稳,现在电话铃声消失了,他反倒期待电话再次响起。

  “谁知道呢。”柯尼斯无聊地回答。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电话不会再打来的时候,丹尼尔手掌出人意料地震动了起来,并且还伴随着一阵清脆的铃声。

  “快,天方,用你的手机录下声音。”芹泽赶忙提醒天方掏出手机记录这诡异的声音。

  闻言,天方迅速掏出手机,几乎在芹泽提醒中,他已经将手机打开,开始录音准备。

  最倒霉的人要数丹尼尔了,他的脸腮猛然抽动了起来,脸上的络腮胡子与那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惊吓弄得精神崩溃。

  “接?······还是不接?”丹尼尔声音颤抖地问道。

  第一次来电声响,丹尼尔还未自己一开始的懦弱而懊悔,现在竟然又被吓得露出了本形。

  这诡异的电话,竟然在所有人心情刚刚平复之后,再一次响起,接与不接,成了丹尼尔此刻心中最大的斗争难题。

  「「「这本书叫《二分之一》,那么各位亲爱的读者,就是这本书的另一半。

  这一次你们依然要做出选择,丹尼尔应不应该接这个没有任何归属地,铃声响起之后,手机就不显现信号的电话呢?」」」

  [A]接[B]不接各位读者朋友,请做出你们的选择。

  首先选择[A]种情况接电话的选项。

  丹尼尔刚才的懦弱胆小让得本来很好的侦察机会白白浪费,若果他这次再不把握机会,芹泽和柯尼斯一定会把他说得没脸活下去,这倒是省了那个盗贼亲自杀手了。

  更何况,他是一个早已名声在外的大推理家,这种丝毫没有可信度的鬼来电,怎么能让他吓尿了裤子呢,这要是传扬了出去,还不如直接让他在夜店里得梅毒来得轰轰烈烈。

  常言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一坨**,或轻于小鸡ji毛。

  豁出去了,就让子在纽约这鸟地方壮烈一把,要不然真的会在一群女人中抬不起头。

  人一旦为了维护所谓的面子和虚荣心,机会肆无忌惮。此刻的丹尼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能在电话铃声铃声还没有断的时间里,思考这么多,也着实不容易。

  “······”

  还好在铃声即将结束的时候,丹尼尔终于大着胆子接了电话,要不然天方和柯尼斯真能把五脏六腑急得蹦出来,给丹尼尔汇一锅毛血旺做饭餐。

  按了那电话的接听键之后,电话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

  “丹尼尔从耳边拿起电话,然后伸到芹泽的面前,低声道:“没声音,怎么回事?”

  “等等看。”天方回答。

  芹泽急了,恨不得将丹尼尔手里拿着的电话抢过来自己来接。“你就不能说句话,hello不会吗?”

  “哦。”丹尼尔傻愣愣地点了点,又将手机贴在耳边,傻乎乎地问道:“谁?今晚没空,请吃饭明天再说。明天也没空,还是别请了,我替你心疼。”

  丹尼尔纯属在胡言乱语,而且说话的时候都已经语无伦次了。

  电话的那一头,任然没有任何声音,只是电话中似乎听到了一丝丝“吱吱”的声音,就像录音机在放某段话的时候,那前奏声。

  “电话没有挂断就得认真听。”柯尼斯靠着丹尼尔接电话的耳朵,侧着身也认真地在听。

  果然,这是一段电话录音,柯尼斯耳朵刚贴近不久,就听到了电话中那进行过音效处理的奇怪声音。

  电话传出录音

  「「「让你们意外了,我是本次游戏的操控者,你们也可以将我称呼为变态的盗贼。

  不管你们怎样称呼我,辱骂我,我都当做你们是在称赞我的杰出和天才。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其中的有些人,自以为自己的脑袋很聪明,就跟我玩心眼,事实上你们的行为是多么让我为你们感到愚蠢。

  我是不可战胜的!而那你们也别想逃过我的手掌心。

  游戏的规则现在大家已经知道了吧?

  不能说的秘密。

  从你们的表现来看,你们应该是知道了,很遗憾,那个胆敢说出我这个游戏秘密的人,你没能成为我今早上的目标。

  你是不是正在心里庆幸着?

  哈哈哈······我的本意不是为了杀人,游戏而已,游戏就是活跃气氛,让这个原本无趣的游戏变得有意思而已,那么,既然想要游戏有意思,不杀人怎么会有意思呢?

  违反规则的人,当然也不一定会死,我改变了二十年前的做法,总是这样捉弄你们,我已经玩腻了。

  对于那些犯了游戏规则的人,我这一次小惩大诫,暂且就不杀你们,但暂时不杀,不代表不杀!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猜一下,谁会成为我下一个要杀的对象呢?

  如果没人能猜出来我接下来要杀的人,我很遗憾,这个违反游戏规则,和我要准备杀的人,都会成为游戏中倒霉的出局者。

  “你们猜,谁会是我下一个目标?”」」」

  ·········································谁会是下一个盗贼准备要杀的人呢?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谁犯了游戏规则呢?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想到了吗?

  盗贼要杀的人犯了游戏规则。

  找出盗贼要杀之人,就会犯了游戏规则。

  也就意味着,一旦找出盗贼下一个准备要杀害的目标,说找出来的人同样也要犯规。

  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能猜出答案的人必然是个逻辑推理极其强悍的人,智商绝对高于常人,如果有人想到了答案,请在本书的书品区写下你的猜想,并附属原因,我会立刻飞往你所在的城市,送上我本身精心准备的礼物。

  会是什么样的礼物呢?

  秘密!

  说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