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梳理案情

  第十六章梳理案情

  「丹尼尔的调查分析」

  第一天死去的两个死者,都是博物馆监控的直接负责者,法医的报告显示,是受到短暂性的一种心脏衰竭,这种衰竭的表现源于极度惊吓。

  那么,从今天博物馆馆长的死中推断,这两个有可能昨天触犯游戏规则的人,有没有可能也是收到了一个没有归属地和信号的电话呢?

  首先,疑问有两个:第一,没有归属地,没有信号显示的电话,是怎么办到的呢?

  反正不可能是鬼打来的,鬼可没有借助卫星发射自己喜欢的电波信号,并且还是这种诡异的信号。

  第二,这三个死者是不是都接到过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奇怪电话呢?

  显然在这一点的调查上,警方的侦察和排查过程中有疏忽的地方,并没有做充分的分析,也没能找死者的亲属或者死者身边的人询问。

  所以丹尼尔从中午开始,便对这个方面进行了细致的检查,确定这些他不能满意的侦察漏洞,他将自己被分配的这些任务完成之后,把自己对三名死者的疑惑以及案子的漏洞记录了下来,准备待会儿和柯尼斯、天方、芹泽他们进行研究和讨论。

  「芹泽多摩雄的调查方向」

  柯尼斯的特异功能事先已经向他和警长透露过,那在四十几个参与侦察案件的人当中,通过心灵感应这种方式找出盗贼的做法虽说是天真了一点,还不至于一点收获没有。

  芹泽多摩雄是一个逻辑思维极度恐怖的家伙,他用逆反思维推理方式再一次推敲了盗贼。

  反过来想,盗贼做贼心虚,他具备比柯尼斯更加恐怖的特异功能又能如何?

  倘若在四十几个人没有窥探到某个人的心理世界是柯尼斯窥探不了的,那不就露出自己的身份,这样不就成了他们关注调查的对象?

  柯尼斯通过这些天的观察毫无发现,盗贼难道不在这个游戏之中吗?

  他的伪装能力如此之强,竟然让人没办法识破真实身份,又让人无法窥探到他内心世界中的邪恶,这还是人吗?

  首先,肯定不会是鬼,他不相信这等虚无的东西。

  那么,芹泽多摩雄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第一,盗贼混在众人中,他的伪装能力很强,至少现在还没有被人发现他的身份,另外就是盗贼能通过特异功能感应到一个人想些什么,那条是如何躲过柯尼斯的异能窥探的?

  难道这种奇怪的现象只能用柯尼斯与盗贼的异能水平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相差十万八千里来解释?

  那么第二点,也就是芹泽多摩雄现在所担心的一点,这个盗贼怀着某种不为人知设计出来,名为“不能说的秘密”这个推理游戏,其中的规则与十二年前这个游戏的规则根本不同。

  如果这种猜测站住了脚,也就可以断定,盗贼说了谎,他是想故意制造出某种恐慌,其实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深处这个游戏之中,让所有人将其揪出来。

  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推理游戏的公平性显而易见,他们根本没有可能赢,这样也就可以解释,十二年前的那场悲剧为什么会发生。

  现在,案子分析出风问题越来越多,疑惑也是一个接着一个,芹泽多摩雄捏了捏头疼的前额,将自己的推断猜测也写在一张纸上。

  「柯尼斯的纠结」

  在之前芹泽临时想出来的计策寻找凶手的计划中,他们以一场从未有过的失败而告终。

  这也就足以证明,那个盗贼的绝非等闲之辈。他能偷走博物馆监控森严的世界名宝石蓝魔之泪,偷了东西又不走,还和一群警察玩起了推理游戏,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也是天方一直思考的问题,每当深思这种问题,不是解释不通,就是先不明白。毕竟现在的证据,蛛丝马迹太少,无法揪出某些可疑人。

  美国是个讲究证据的地方,取证也是必须通过正规渠道取得才能生效,很显然,就算他能用自己的特异功能找出凶手,也还要进行取证的。

  怎么取证?

  什么样的证据才是最有力?

  这种问题肯定首先还得基于对可疑之人的发现,现在提出还为之过早。

  柯尼斯的脑袋毕竟非常人所能比,偷偷很快就想出了另一办法,那就是在这个“不能说的秘密”的秘密游戏中,他们再设计出一个“必须说的秘密”反推理方式,就算心里有秘密,说出来也没有任何关系。

  (酷◎匠%网P正S《版首5☆发《

  因为他的本领就是窥探人心里想什么,这样一来,别人不管知道了什么不能轻易讲出来的秘密,他都能窥探到,如此一来,除盗贼之外剩下的所有人,都是没有秘密的人。

  秘密一旦被人知道,秘密就不再是秘密,这就意味着,这个“不能说的秘密”的游戏,在推理过程中,反而给盗贼将了一军,不能说的秘密转眼间变成了不是秘密。

  换句话说,柯尼斯无法窥探到心思的人就是盗贼,这样那个盗贼不就不得不遁形了?

  想到这里,柯尼斯终于喜笑颜开起来,转瞬间被自己的聪明才智所折服,这一招化腐朽为神奇的移花接木计策,真是绝了。

  但,他高兴过后,脸再次拉了下来。

  因为这个计策,除他之外,现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现在的这个房间就他一个人,盗贼不可能再他们四个人之中。(他们四个人在博物馆被盗后来到纽约博物馆的,之前他们在世界不同的地方。)

  这就意味着,他的大绝招“必须说的秘密”这个反间计,成了一个个秘密。

  如果这个计策是盗贼没有想到的,而是他第一个想到的,如果他这次胆敢再无故违反游戏规则,那么他是不是就跟今天的馆长一样,会遭到盗贼无情的出局惩罚——死亡!

  这一点,突然意识到,是种可怕的警告讯息。

  幸亏没有头脑发热,跟别人说。

  柯尼斯不由纠结起来,他纠结的原因如下:如果他想到了对付盗贼的办法,而盗贼本身并没有想到,这便就成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说了的后果再明显不过,不说的结果似乎更明朗一点。

  柯尼斯想了想,还是千万别说出口得好,毕竟生命无价,盗贼可不会给他原地满血复活的机会,这个推理游戏也没有这种功能。

  第二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他和天方讨论过,也就是没用弄明白十二年前“玩过”的游戏,现在为什么要故伎重演。

  尤其还是同一个地方,并且手法存在类似情况。

  这一点原因暂时只能解释为:盗贼想重温之前犯罪的快感,毕竟变态的人都是用变态的思维方式寻求他所谓的快乐。

  跟变态说什么仁义道德和规矩,这不分明寻求变态乐趣吗?

  柯尼斯想了想,再纠结这种问题,马上自己就被盗贼弄成变态了。

  柯尼斯想的问题比其他人也许要多,也是有他自身的原因的,首先,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出生地纽约,再者就是这个案子还重复性的上演,这种死亡游戏可没有真正的游戏给人快感的感觉,他身处这种推理游戏中,有的只是恐惧与忌惮,毕竟盗贼设计出来的推理游戏是死亡的另一种代名词。

  那么,接下来,他和众位,也就是他的小伙伴们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他感到蛋疼不已。要是那个聪明狡猾+变态的盗贼根本不窥探他的心思,那他要是讲出自己心里想到的东西,而那些东西别人根本没想到,这算不算一种泄露秘密的行为?

  问题不想好还,没有任何忧虑和烦恼,一旦认真的思考起来,问题里面竟然还能蹦跶出接二连三的问题。

  柯尼斯火大,一把将桌子上的纸张撕得粉碎,就像他现在的复杂的心情一样,简直蛋碎了一地!

  「天方的假设」

  每个推理小说家都有自己不同的思维方式,天方的思维方式,显然便是借助大胆的猜测和推理,一个一个假设成凶手,然后再逐一推翻,这种方式在数学上叫做排除法,也就是先假设,然后推翻假设,这样就能得出自己最后想要得到的暂时性的答案。

  首先,这个游戏的设计者——博物馆的盗贼,有可能是警方的内部人员,甚是是警察的高级官员吗?

  天方既然决定假设,就得有顺序的逐一进行假设。

  肖申克警长是唯一一个同时经历过两次这种案件的人,他也是十二年前侥幸在游戏中幸存的十个人中的其中一个。

  如果十二年前那个游戏的主办者说自己就在游戏之中,那么主办者应该不会杀了自己,而让其他人活着,显然盗贼的智商值还没有到二百五的地步,所以他不可能干出这种蠢事。

  那么,天方的第一个假设现在就没有推翻的证据,也就是说肖申克警长是策划十二年前和这次推理游戏的主谋,并且是盗贼的假设,是成立的。

  但,这种理论显然也是愚蠢的,因为盗贼既然设定了游戏规则,并且又说自己在游戏之中,那他不可能这么容易暴漏自己身份。

  肖申克警长是不是盗贼,会不会监守自盗,然后又故意设计,用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误导方式来迷惑众人,这有待商榷。

  天方暂且保留自己的假设。

  从第一个肖申克警长开始之后,天方竟然发现除了他们四个被邀请到这里的推理小说家之外,竟然有人人是盗贼的假设都有存在的可能。

  我擦,盗贼的游戏设计真是天衣无缝,真是绝得比断子绝孙还要绝!

  天方暗骂了一声,他真感到头疼,这种推理游戏简直就是变态的天才能设计出来,在和这种性格捉摸不透的盗贼、犯人、阴谋家进行一场没有胜算推理游戏,他不知道他和其他三位好汉是不是自虐行为。

  四个人在自己的房间中思考着各自的问题,就在夜幕即将降临的那一刻,丹尼尔的房间传出一声大叫。

  他的叫声让人吓出一身冷汗,但当所有人都跑到他的房间中的时候,天方等人看到丹尼尔那张吓得惨白的脸。

  这种脸色就像之前博物馆馆长死后的脸一样,但丹尼尔是个久经沙场的老手,一个推理小说家是不能被别人的恐吓吓死的,经常设计出恐怖场景的作家,在应对这种事情的时候,心理素质绝对超乎常人。

  “鬼来电!”

  丹尼尔指着桌上的手机,惊吓的面孔让人汗毛直竖!

  闻声而来的几个人,这才注意到,丹尼尔吓得身体在不停抖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