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酷匠网首@发w+

  第十五章鬼来电

  “我操,外星人打的啊。”上完厕所回来的丹尼尔自感好笑的调侃道。

  丹尼尔的玩笑话换来了众人的一阵嘲鄙,很显然他的幽默没有分清时候和场合。

  “这种事情我闻所未闻。”警长很明显也没有遭遇过这种诡异的事情。

  一向喜欢出风头的柯尼斯,这时候竟然和芹泽多摩雄一样,一声不吭,静静地盯着躺在地上的死者。柯尼斯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将烟斗挂在嘴角,他却没有将烟斗点燃,或许想起了昨天馆长还提醒他这里不准抽烟。

  仅仅一天的时间,阴阳两重天,这种思量确实能勾起人的一番感慨。

  “你在想什么?”丹尼尔望着众人跟哑巴了似的,问柯尼斯。

  柯尼斯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捏着下巴,斜低着头,双眼专注地盯着地上的尸体,不解地道:“这场游戏的规则是谁说出了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就会受到惩罚,而来到这个博物馆之中,第一个触犯游戏规则的人应该是我呀,是我将盗贼具有特异功能感应人心思的秘密告诉了你们,并且还将这场游戏叫‘不能说的秘密’告诉了你们,并且还在违反了游戏规则之后,又将这场游戏的规则告诉了你们。所以,盗贼没有理由不对我进行惩罚,甚至给我以出局的惩罚,但他却连续杀了两名负责监控设施的博物馆工作人员,现在又将博物馆的馆长杀害,这是什么原因?”

  天方也陷入这种思考中,他停顿了小会儿,又撇过头看了看一样神情十分专注,并且始终没有任何表情的芹泽多摩雄,所有人所表现出来的表情都无一例外的被天方记在心里,因为他相信之前柯尼斯说的那句话,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芹泽多摩雄将双手交叉在胸前就意味着他在深思某件深奥的事情,当他垂手,仰头便是发表一番猜测言论的前兆。

  他的这个习惯在昨天就被天方记录在内心深处,他细腻的心思总不会松懈周边所有人的变化。

  果然,芹泽未经同意就从那名警官手中拽下侦察记录,然后简单的扫了一眼后,好像还是想不明白某些事情,但他却终于再度开口。

  天方对他的性格算不上十分了解,但也清楚,一旦芹泽张口讲话,绝对是语出惊人,有时候能让众小伙伴惊呆掉下巴。

  “你并不是第一个触犯游戏规则的人,天方更不是。”

  天方、柯尼斯、丹尼尔、肖申克警长,乃至周围的一群警察警官都将目光投向了芹泽那张冷冰冰的俊脸上。

  “那是谁?难不成是昨天死去的那两个,还有今天的博物馆馆长?”丹尼尔完全处在犯迷糊状态,就连他瞅人的眼神,都跟昨晚劳累过度没有睡好一样。

  “也许吧。”芹泽不太肯定的回了句。“我要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我就能找到那个盗贼了。你们不妨想想,盗贼第一时间杀害那两名负责监控设施的博物馆工作人员干嘛?”

  “还用说吗,肯定是不想留下作案的证据,杀了他们,破坏监控设施,可以顺利偷到蓝魔之泪,然后还有充足的时间破坏现场,制造出没有任何证据的案发现场。”丹尼尔深怕有人跟他争第一个发言权似的,抢答道。

  “也不排除他和盗贼是一伙的,而现在盗贼因为害怕他们泄露了自己的阴谋,毁了这个推理游戏,过河拆桥。”那个习惯性在警长面前阿谀奉承的年轻警官接着猜测道。

  “难道他们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秘密?”其中一个中年警察学着天方的姿势动作扶了扶眼镜,发表了一番猜测道。

  芹泽多摩雄脸上是很少出现微笑的,而当众人七嘴八舌进行一番猜测,并且争论起来的时候,他还几乎还在期待更多人的猜测。

  “接着说呀,你们可别忘了,我们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这场游戏的角色。”芹泽多摩雄故意提醒众人道。

  “你这分明是在害我们啊,这个游戏的规则是不能将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说出来,你想故意让我们犯规。”有些行为处事十分警察很快发现了芹泽的阴谋。

  “看你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怎么心肠如此阴险,分明就是将我们往火坑里推。”刚才回答芹泽问题的年轻警官愤怒地对他怒瞪了几眼。

  天方看到柯尼斯、芹泽以及丹尼尔的这种无需排练的演戏,差点拍手叫绝。

  昨天柯尼斯将所有细节告诉他的时候,就说过,他们会通过小计谋逼出那个狡猾的盗贼,没想到这个实施方案在无形中就被人发现了。

  真是出师不利!

  丹尼尔微微朝天方瞪了一眼,大概是在责怪他一直不说话所致,才让这群警察发现了他们的计划。

  芹泽在为柯尼斯争取机会,毕竟博物馆中除了二十多名警察警官,以及博物馆方面的工作人员,以及天方他们四个人,加起来差不多四五十人,没有充足的时间,柯尼斯根本不可能窥探出每个人心里想什么。况且那个盗贼又是个狡猾的狠角色,他的伪装能力高超得让柯尼斯感到既头疼又无奈。

  “你们不用这么害怕,这里除了那个盗贼之外,你们其他人心里想些什么,我都能感知到,所以你们心里想的东西,根本不能称之为秘密,不是吗?”柯尼斯反问了一句,化解了芹泽不利的处境。

  柯尼斯在美国的知名度绝对跟苍井空在亚洲的知名度不相上下,所以他一旦出面圆场,那些纽约警察多少都会停止抱怨。

  芹泽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因为有人拆穿了他的阴谋,那个躲在四十个人中的盗贼显然不可能让人窥探到心灵世界。

  众人脸含愠色地扫视了一眼芹泽,他今天的冒险给在场很多人留下了负面的印象。

  当然芹泽的这种为柯尼斯争取机会找出盗贼的大无畏精神,让天方深感佩服。

  “刚才的事情我深感抱歉,一时没想到。”芹泽用日本的礼节给众人道了一个歉,然后继续说道:“那么现在,请允许我给众位解释一下,为什么柯尼斯不是第一个触犯游戏规则的人。”

  柯尼斯简单笑了笑,他那抹微笑在天方看来绝非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我明白了。”丹尼尔恍然地说道:“因为柯尼斯故意说出来的秘密其实盗贼是知道,既然柯尼斯和盗贼都知道,那就不能算是秘密,所以柯尼斯并不是第一个触犯游戏规则的人。”

  众人总算明白过来,轻点着头。

  “难怪你刚才故意套我们的想法,原来是另有用意。”警长老谋深算的眸子眨了眨,明白了芹泽多摩雄方才的意图。

  “这鸟人果然是个聪明的家伙。”天方在心底暗暗道,他对芹泽多摩雄的这个一石二鸟的主意,真是拍手叫绝,虽说柯尼斯并没有借助这次芹泽创造的机会寻找出凶手,但芹泽的随机应变,让他感到可怕。

  一个冷静得如深秋夜里的白桦林的男人,总能在适合的时机表现自己,这种少年老成的成熟稳重,让得天方深深折服。

  真不愧是日本第一天才推理小说家!

  所有的细节都被警方记录在案,现场的处理也很快结束,尸体被运到法医处,警长在案发现场停留了半分钟之后,叹了口气。

  “电话的事情,希望能交给我们去查。”有着窥探人心思的本领果然好使,不用问就能知道别人心里想些什么。

  “你想怎么查?没有号码归属地,打的时候还没有信号,这种诡异到没有科学依据解释的事情,能查出什么名堂?”很难想象,这话竟然是一个堂堂的纽约警长的口中。

  “你会相信博物馆的馆长是死于鬼来电吗?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鬼,在一切尚未定论,没有寻找到证据之前,我们不能放弃。”天方用一种教育的口吻和肖申克警长说道。

  警长没再说话,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言论与他的身份不符,所以他也没有强词夺理跟天方解释些什么,可以看出来警长比任何人都担心未来的局势,因为所有人都发现他今天是穿着警服出现在博物馆命案现场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人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那种因为毫无生还希望的沮丧,会让一个人在迷茫中渐渐沦丧。

  这个盗贼是多么地让人觉得可怕,他不但能抓住一个人的弱点,将所有人的心思窥探到,还能利用合适的时机制造出命案,让人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天方顿时觉得,跟这样的变态狂一般的天才玩游戏,是多么没有胜利的希望。

  “喂,你在想些什么呢?”柯尼斯明知故问道。

  天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明白自己不能被盗贼的阴谋所打垮,虽然刚才他们的计谋没有成功,至少他很喜欢这种彼此相信,团结互助,不顾安危的找出盗贼凶手的精神。

  “你们尽管查,现在这种特殊时刻,警方和你们四位没有秘密,我们是警察,决不能被贼打倒。身为纽约警长,将此次的大盗揪出来,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更何况这个可恨的盗贼手上沾满了我曾经的那帮兄弟们的血,血债就得血偿!”警长紧攥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

  “总算说了句人话。”丹尼尔的一句话让本来心情就不好的肖申克警长怒气更胜,只是他在这种时候没有爆发出来,被他的理智强行压制住了。

  “下面我们怎么办?”天方征求柯尼斯的意见,他用一种信任的眼神望着他问道。

  “就从鬼来电查起,不过我希望我们能分工行动,把命案的现场勘察记录,相关人员的口供,所有跟盗贼有关的历史资料文献记载······”

  柯尼斯这次真的要大干一场,放手一搏了,他的要求一律得到了警长的满足。

  天方和丹尼尔也摩拳擦掌等待着柯尼斯分配任务,天方那智商爆表的大脑早已迫不及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