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步步惊心

  天方等人被警方安排在纽约一处严密的酒店,因为他们中间有些人触犯了游戏规则的缘故,所以警方为了尽最大限度不让更多的无辜者受害,对待此案时作出了他们应尽的责任。

  可惜,事情的进展依然很慢,通过一个晚上的休整,警方有了很多侦察的部署,这都得得益于肖申克警长的决策,因为他是唯一一位同时经历过两次这种游戏的人。

  十二年前的一幕犹如刻在他的脑海里,他见识过那种生死考验,惊险又惊悚的与盗贼斗智斗勇的过程,一切的回忆对他都是一种心灵和身体的双重考验。

  天方当晚在酒店的时候,就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记录在一个日记本里,他自己也不清楚出于何种原因,或许他只是希望,在梳理侦察你,寻找线索的时候,更方便。

  但,他也做了一个充分的最坏的打算。如果他没能够战胜盗贼,没有在一个月内找出这个变态的家伙,那以后的人可以通过他留下的笔记本继续追查,乃至将罪犯绳之以法。

  现在情绪最复杂的应该是柯尼斯,他不知道盗贼(有可能是盗贼,也有可能是盗贼的伙伴。)为什么故意让他犯规。

  盗贼难道只是希望他作为此次推理游戏的传达者,将游戏中的规则透露给大家吗?

  既然盗贼是故意让柯尼斯违反规则,那他一定猜到柯尼斯会将自己所有知道的,能帮助侦察案情的秘密告诉大家,那柯尼斯接下来会遭受什么惩罚呢?

  是灭顶之灾?

  或者盗贼会将死亡的惩罚美其名曰“出局”?

  看e正版On章7节t上酷hb匠p网4

  一个罪犯,如果是怀有目的性的做一件事情,那此事必然是有着某种秘密的。

  那盗贼的秘密是什么?

  显然,盗贼是不会轻易地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这样他自己不就犯规了,以盗贼这种变态且具有强迫症的性格来看,他是不会允许自己犯了游戏规则的。

  从这方面分析,其实这个盗贼还是一个极其有原则的人。

  “对!”天方突然从床上起来,因为他似乎悟出了一些道理。

  如果盗贼真的遵守游戏的规则,那么他在游戏中对那些犯规的人进行惩罚,一定是出于某种原因,也就是说那些真正会死的人,一定犯了什么必死的原因。

  也就是说那些犯了游戏规则的人,不单单是无意间泄露了不能说的秘密这么简单。

  不过,盗贼本身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他能通过自身所具备的特异功能,窥探每个人的内心,也就是说,他一旦探知到一个人心里想的秘密,那他如果说出来,就不算违反规则,除非这些掌握了某些不可轻易告人的秘密的人,每时每刻提防着。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实在很难,谁能保证自己的心灵世界没有松懈的时候呢?

  不知不觉中他觉得那些曾经不相识的命都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心中不免还有些紧张。

  这场名为游戏,实则是一种以杀人为主要目的的推理,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目的!

  目的!

  目的!

  “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整个晚上,天方都在这种极度紧张严密的思考中陷入睡眠之中。

  除了他,柯尼斯、丹尼尔、芹泽多摩雄也都一样。

  ··············································四月九日,纽约博物馆被盗的第二天,也就是这场名为“不能说的秘密”这女推理游戏的第二天,天方等人被肖申克警长的电话惊醒。

  电话打来的时候,警长的语速急促,语气沉郁中带着紧张,天方料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最后,果然不出天方他们所料,博物馆再次发生了一场命案。

  一大清早被吵醒的丹尼尔不爽地对着电话骂了一声“Fuck!”,他说自己正在洞房花烛,结果一个电话将他的美梦敲得碎了一地,大吼大叫,弄得昨晚上被人qiang暴了一般。

  闻声赶来的警察,担心他遭到盗贼的惩罚,冲进他的房间,看他完好无损,用一种审视外星人的眼神看了他许久。

  天方的房间在丹尼尔和柯尼斯中间,芹泽多摩雄的房间则在走道的最里头,所以闻声赶来的不止那些守在酒店保护他们的警察,还有另外他和柯尼斯芹泽等人。

  “我们得走了,警长那边催得很急。”负责他们在酒店安全的警察是罗宾和另外几个年富力强的警察,此刻罗宾催促道。

  大概是因为他们和罗宾一开始就产生了某种信赖的好感,所以警长才安排他来保护他们四个,天方这样猜测着,也是基于他对罗宾之前的帮助怀有感激。

  此时正在穿衣服的丹尼尔被催促得不耐烦了,他的脾气总是跟某种思潮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他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嘴里喋喋不休道:“老子也很急,老子的成千万个小蝌蚪还正在蓄势待发呢,全被你们扼杀在摇篮里。”

  等在外面的警察和天方等人被丹尼尔弄得哭笑不得,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考虑他的chun梦和小蝌蚪这种无聊的破事,真让人很难想通这个法国籍推理小说作家是个怎样怪癖的夜店男。

  到了博物馆的时候,已经是早晨的八点十五分,要不是丹尼尔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也许八点之前就能到。

  这种时候,争分夺秒是必要的,要不然盗贼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又有多少无辜的人被惩罚,这都不得而知。

  “你们怎么才来?”肖申克警长抱怨道。

  事出有因,当然是因为丹尼尔那鸟人在抱怨警长一大早的电话搅了他的美梦,三人一齐将目光投向丹尼尔,丹尼尔大眼一转,很是无辜地回了警长一句:“我们已经很快了,被你催得连尿尿的事情都抛之脑后,我那蓄水量超大的大坝,现在正闹着要泄洪呢,敢问警长,博物馆的厕所在哪?”

  警长不是二逼,自然是明白丹尼尔是在抱怨和宣泄一早清早被搅美梦而气愤,但他身为堂堂的纽约警长,总不能掏出手枪,把触犯他威严的丹尼尔打成马蜂窝吧,所以他双眉紧紧地皱了一下,暂且将丹尼尔忽略不计。

  “早上有人报案,说发现了博物馆馆长的尸体,这是怎么回事?”警长将目光投向柯尼斯。

  柯尼斯显然是不知道任何原因的,从警长那副表情看来,柯尼斯已经将自己是第一个触犯游戏规则的事情告诉了警长,此刻警长的那种眼神,正是一种困顿,他困顿为什么是博物馆的馆长遭到了惩罚。

  的确,明明是柯尼斯首先违反游戏规则的,通过昨天下午柯尼斯与他的谈话分析,种种迹象也能说明,那个神秘的盗贼确有让柯尼斯将游戏规则和秘密全盘托出的故意成分,不过此时博物馆的馆长尸体就摆在他们面前,让人心生恐慌不寒而栗。

  之前向那个跟警长回报侦察线索的年轻警察,脸色大变,他颔首抬眼望了警长一眼,显然是有事情禀报陈述。

  从现在那些警察脸上写的各种表情来看,肖申克警长为了某种防备起见,已经将这个游戏的秘密和规则告诉了他的警员,也许他告诉告诉警员们的秘密与游戏规则是柯尼斯向他透露的,从警长地这一举措来看,他已然决定这一次放手一搏了,因为从哪些警察视死如归的凛然态度来看,这些心理素质还算过硬的纽约警察们,也做了与变态狂妄的盗贼做好了斗争的准备。

  只有将希望埋葬在绝望的田野上,才能在变幻莫测的生死考验中开出坚强的花。

  “他的死因是什么?”芹泽多摩雄交叉在胸前的双手很自然的垂下,轻声地问道。

  负责侦察现场的年轻警官审视了一眼警长的颜色,然后缓缓道:“和昨天的那两位死者一样,都是死于心脏衰竭,这种心脏衰竭很特别,好像都是被一种恐怖的场景所惊吓,因为我们对比了昨天那两位负责博物馆监控设施的相关人员,他们的死后的表情,都表现出一种恐惧,分明就是看见可怕事物的表情。”

  芹泽点点头,他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也不知道是不是对警察侦察人员的透露是不是不满意。

  事实上,他们四个人,也只有芹泽多摩雄这位来自日本的推理小说家最古怪,冷冷地让人捉摸不透。所以私底下,丹尼尔在天方和柯尼斯面前称他为“闷骚男。”

  芹泽之后就没有再问了,他总是习惯多看多听多想,这种习惯在天方看来是一种极其可怕且又十分聪明的行为,一个人的可怕往往就是让人琢磨不透,你越是好奇,这种人身上的好奇点就越多,以至于你会越来越难理解这样的天才,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在思考这个被盗案。

  细细想来,被盗案坑爹地发展到这种地步,真是如一场考验生死的博弈游戏,步步惊心。

  第一个犯了游戏规则的是柯尼斯,然而受到惩罚被踢出局的竟然是纽约博物馆的馆长,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啊?

  天方已经被捉弄地麻木了,哪有游戏带这种玩法的,这不分明把人往死里整吗?

  “刑侦技术科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警长看着记录的报告,他也百思不得其解,这里所有人中,最感到担心和紧张的人,莫过于他这个纽约警署的警长了。

  “在馆长死去的地方,也就是第一案发现场,我们还找到了一部手机。”

  “一部手机?”警长惊奇地瞥了一眼。

  “是的,死亡时间我们初步判断了一下,大概是在昨天下午的五点,而他手机里面有个未接电话,只是······”

  这个年轻警官每次在报告事情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停顿下来,让人以为是故意在吊警长的胃口。

  “只是什么?”警长被他这种习惯弄得反感,柯尼斯也觉得这个警官有模仿自己说话方式的嫌疑,因为他就喜欢做这种吊人胃口的事情。

  “这个电话没有来电归属地,也没有号码,很诡异!”

  此言一出,警长身旁所有的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这种事情确实闻所未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