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游戏规则

  第十一章游戏规则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最会隐藏的人,才能在破朔迷离的事件中活得最长。」

  这句话是天方在自己的新书中陈述过的一句话,他实在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应验了自己之前的话。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芹泽多摩雄、柯尼斯、丹尼尔都是,当然,他自己也是有故事有秘密的人。

  只是他们还没有说出自己的秘密,便被一个警员打断了说话。

  打断他们说话的正是一开始在博物馆外面帮助过天方的罗宾,他的笑容仍然让人觉得滑稽可爱,并且每次咧嘴大笑时都会露出满口白牙。

  天方见到他,也是以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打开话茬,“谢谢你罗宾,今天倘若不是你帮忙,我想我们还在门外喝西北风。”

  柯尼斯也怀着的感激地朝他笑了笑,这才让天方想起来,他们进来的时候,都是罗宾从外面进来向肖申克警长通禀。

  “警长让我转告你们,他有事情找你们,好像很着急。”罗宾来的目的十分明显,他根本没有闲情雅致听天方的致谢和感激,他的举动神情给了天方等人很大的震撼,那便是,当真的发现有人在尚未完全开始的游戏中就有无辜者死去的时候,这个消息谁也无法保证不泄露出去。

  所以天方敢断言,关于这场寻找盗贼的游戏,以及盗贼就是神偷谍影的猜测,已经在纽约警局中传开。

  “看来事情正的和我们预料的相差无几,我在收到邮件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柯尼斯懊悔地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因为力量过大,震得他嘴边挂着的烟斗剧烈地抖动了一下。

  酷¤-匠y网3永久0S免=费@●看/_小P说●y

  “我想肖申克警长一定因为找到录音磁带,在这个问题上一定犯了困,想让我帮他拿捏一下。”芹泽多摩雄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每次说话,几乎都能直根一个人的心底,所以他往往一张口绝对一阵见血,甚至是血溅三尺。

  “我总觉得我是最无辜的一个人,我总该不会是那个盗贼住过来凑人数的倒霉蛋吧?”丹尼尔和芹泽多摩雄的性格几乎颠倒了过来,他存在像是一个调剂,让得整个沉郁的氛围陡然间变得缓缓和畅起来。

  几个人不由捧腹大笑起来,天方望着辛巴那张黑面孔众多催促眼神,他知道局长现在心情一定很复杂,毕竟现在三四十条性命握在他的手里,他就算再信心十足,也无法从容不迫地应变。

  罗宾将天方等人领到肖申克警长移动办公场所(一般是比较大型的车里,临时组建应对突发状况的指挥车里,因为十二年前发生过这样的棘手案子,所以这次发生同样的事情,调查一定会十分慎重。)

  天方现在看到的警长脸色殷红,想被酒精刺激过一样,脸色夹杂着令人头疼的神伤忧郁。

  这和他第一次在博物馆被盗现场时的嚣张跋扈很明显成了一个鲜明的反差。

  天方等人完全将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演绎得淋漓尽致,以至警长在最后不得不开口,打破他与天方这个几个卷入案件中的推理小说家的隔阂。

  “从被盗案发生到现在,差不多过去了八九个小时,你们的出现让我们的侦察有了些线索和眉目,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完全可以断定是神偷谍影所为,也就是你们猜测完全是正确的,我很荣幸能与你们结实,但实际上我们的结实却不太让人欢喜,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警长打着官腔,说话的语气丝毫没有受到这个案子的影响,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果然非常人所能比,这也就难怪他能做到纽约警署警长这个位子上。

  “现在是不是能跟我们说说,你们找到的那个录音带里面的内容,我想我们既然被那个盗贼从大老远的地方‘请’到这里,玩他设计出来的什么狗屁游戏,总该让我们了解这个游戏的一些规则和要求,我想我们知道这些应该不算过分吧。”天方一语中的,他同样说话不留任何余地,直截了当。

  “说话果然够爽快!”

  警长赞了句,他偏转身子,将身后的一个录音机拿了出来,然后将录音磁带放进机子里,他的眼神中藏着一些意图,还是被天方等人觉察的,因为他发现柯尼斯狡黠的微笑,便知道了他心里想的东西,没能逃过他感知能力的窥探。

  「「「首先,我很荣幸能将四位知名推理小说作家请到这个游戏现场。

  当第一个有心人,发现门把手上的金色丝线时,我们的游戏便正式开始了。

  偌大的纽约博物馆光天化日被人盗窃,这是多么轰动的大事件,我想世界上绝对没有比这更具挑战和疯狂的推理游戏了。

  很明显,凡是觉察出这件被盗案是我“神偷谍影”所为的人,都应该想到了十二年前我在这个同样地点所举办的杰出游戏,只可惜,那时的警察都太傻太嫩,在我精心设计的游戏中被淘汰大半。

  你们能发现这个录音磁带,说明你们当中还是有一些俊杰,但我绝不相信是你们这群无能警察发现的,如果警察中能凭借一人之力发现两名管理监控设施的死者,那我只能说十二年后的纽约警察已经从饭桶级别进化成功了。

  所以,这次游戏的主角是我特意请来的四位推理小说家,也就是说,你们所有人的命运,全都寄托在这四个人的身上。

  你们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内,我会做出什么样的惩罚,连我自己都难以预测,当然,为了让整个游戏更加刺激,我就在你们当中。

  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手掌,我劝那些胆小如鼠的无能之辈不要妄想着逃出生天,我既然在你们当中,就说明你们根本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

  这是狂妄,更是自信。

  你们听到这些,一定会认为我是一个变态,疯子,对于你们任何负面评价我都欣然接受。

  因此,你们最好别让疯子变态残忍的摧残!这是对那些无能者的警告。

  主的惩罚,无时不在!

  我就是主,主宰着你们的命运!

  人生就是一场生与死的游戏,就让我在生与死的一线之间见证你们的睿智果敢。」」」

  喀嚓一声,警长按下了录音机的按钮,扫了扫天方四人,那双无计可施的眼神,大概是想知道他们有什么对策。

  “现在诸位推理家可以发表各自的意见了。”警长的说话语气不温不火,彰显出一个警长所能表现的气定神闲。

  “和我一开始猜想的一样,神偷谍影的作案手法和习惯性行为,我很早以前就有过研究的,这一点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这个案子的主谋在天方进入蓝魔之泪被盗的橱窗现场,他就提出过,所以他现在基本上是有过心理准备的,他的话带有某种气势,从某种程度上对警方无能的表现是种侮辱。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我能有什么意见。”丹尼尔不屑地瞥了一眼肖申克警长,嘴角上挂着轻蔑的讥笑。

  芹泽多摩雄处于一种诡异的思考状态,他很少发表对此次案情的意见,他的专注眼神,让人很明显就能看出来,他在深思某个问题而让人不忍去打扰。

  “意见该怎么说呢?”柯尼斯反问了一句,事情出现这样的一百八十度天玄大逆转,让人能发表什么意见?命都悬于一线了,他能发表什么意见?

  但是柯尼斯毕竟是他们四个人最健谈的,并且他的感应能力也可以说是某种与生俱来的异能,在某些时候或许能派上大用场。

  天方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基于对侦破被盗案,从游戏中活下来的渴望,至少他绝望的表情中是掺杂着希望的。

  “如果说意见,我想我们每个人身上其实都有。首先我们来到这里,都是因为收到一条邮件的蛊惑,并且要求我们玩一个推理游戏,这一点就很可疑。因为这个‘邀请’我们玩这个游戏的神秘者,到底是不是博物馆的盗贼,首先就让人不得而知,也就是说,一个能发匿名邮件,并且邮件本身能自动销毁,这个神秘者有着怎样的背景,不得不让人深思。”柯尼斯的烟斗抖动了起来,博物馆不允许抽烟的规定,让他憋得也着实郁闷,对于一个烟瘾很大的人来说,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没有一种物质寄托,是一件多么闹心的事情。

  “那么你的想法和意见呢,芹泽先生?”警长目不转睛地看着芹泽问道,其实他问出这样的问题,还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发表一下大家接下来对案子的侦察。这种寄希望与别人的举措,完全是出于警方自身的侦察与思维方式与他们四个天才推理家截然不同。

  从案发到现在,谁更有能力找出盗贼,警长可以说心里有底的,比起他们的一无所获,天方等人的一个个发现,无不对案情的进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芹泽多摩雄终于在警长的逼迫之下,发表了自己的言论,不得不说他一张口所能造成的影响,让得天方、柯尼斯和丹尼尔都一阵头皮发麻。

  “我们四个人身上都有一个秘密,你们几个都避而不谈,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此言一出,柯尼斯可丹尼尔的脸色都沉郁了下来,那张刻意隐瞒的意图也表现得极为明显。

  天方所隐瞒的秘密在柯尼斯的质问之下已经无奈地说了出来,至于柯尼斯、丹尼尔,甚是是芹泽多摩雄身上的秘密,他还真的一无所知。

  但他早就知道每个人身上一定都是藏着秘密的,之前语出惊人的芹泽就曾问过「“十二年前,你们父亲死在这间博物馆的时候,他们身上有没有留下什么特殊的东西?”」这个问题。

  很明显,这个问题指向的是柯尼斯和丹尼尔,因为问这话时,天方说出自己来这里的原因是为寻找父亲二十几年前失踪的秘密。

  天方父亲的失踪发生在二十几年前的神农架,而芹泽疑问中的时间是“十二年前”,这个问题所指之人很明显不是他。

  “事到如今,我们都得坦诚相待。”警长打破这种凝滞氛围的语气突然间亲昵起来,语气也少了很多的官威。

  “看来,真正藏着秘密的倒不是我,而是你们!”想起自己被质问的时候,天方心中就生出一股怒火,明明每个人都是为了了解某种秘密才来这里的人,到最后他却好像成了唯一一藏着秘密不说的人。

  天方沉沉地长叹了一声,让他在这群狡猾的人面前发现了自己的稚嫩,果真是禁不住这群人的吓唬什么话都没头没脑吐了出来。

  芹泽好像觉得大家不说就没有挽回的可能,他继续闭上双眼,摆出一副神伤懊恼的样子,双手交叉在胸前,似乎在等待柯尼斯和丹尼尔的回答。

  秘密?

  什么秘密?

  原来每个人都是因为想知道某个秘密才来到这里的!

  心中藏着秘密的人,都会死在这个推理游戏里!

  到底是什么秘密?

  天方焦急得抓狂,难道是不能说的秘密?

  摆脱凶手就混在所有参与纽约博物馆侦察行动的人之中,也就说很有可能是凶手的人至少有四十个人。

  哎呀,我的脑子!

  你们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天方彻底无语,他不都将自己来到这里的秘密说了吗,那大家会有什么顾虑呢?

  「「「情爱的读者们:什么是秘密?

  就是不能告诉别人的事情。

  但是说出来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这个时候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呢?

  先留个悬念,我们拭目以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