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游戏开幕

  偌大的案发现场,四个年轻人面面相觑,恍若从迷雾般的昏沉睡梦中醒来。

  “我说柯尼斯,这两个人是不是很眼熟?”有着一头金黄卷发的丹尼尔,别有意味的问道。

  “我也这么觉得,尤其那个面容阴冷的黄皮肤人,我似乎以前见过,只是时间长了,印象不深刻了。”丹尼尔脱下那件黑色的大衣,放在左手的手腕上,也对天方和芹泽多摩雄有股熟悉的感觉。

  “这是什么风,怎么这两个鸟人也来了?”天方双眼直勾勾地望着门外走来的两个同行,不知道博物馆内的这件案子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会上演,但他向来对这两个行为不典的人没有好感。

  “据我所知,丹尼尔是个性情极为沉稳的人,虽然经常出入风月场所,但却从不和任何女人有染,他是个放荡不羁又居无定所的浪子作家。至于丹尼尔,对世界上的任何刺激冒险都会尝试一下,是个十足的疯子,他同样不是一个善类,只是这样的两个人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一个原因。”

  芹泽多摩雄的脸色明显变得阴沉起来,他的话也让天方认识到自己来纽约的原因。

  “你是说我们为什么同时出现纽约博物馆,尤其是让我们同时参与到这个盗窃案中?”天方很直接的说出了芹泽多摩雄想要表达的意思,然而他却没有将心里话戳破。

  “没错。”芹泽多摩雄轻轻点头。“看来,我们得和那两个家伙好好聊聊了。”

  柯尼斯在一位警员的带领下,来到警长的面前,他还没有弄明白整个事情的缘由,便咧嘴大笑起来:“我想起来了,那个表情阴冷的青年是日本的天才推理小说家,芹泽多摩雄,我和他在日美的一次作家交流会上见过,他的那副丧偶般沮丧的表情,让我记忆深刻。”

  “这么说,凑热闹的人不止我们两个了?只是芹泽多摩雄身边的那位是谁?难道也是一个推理小说家?”丹尼尔失望的甩了甩手,想不通那个邀请他参加一个非同寻常推理比赛的邀请,怎么会如此的乏味。

  “你好啊,柯尼斯。我们又见面了!”浅浅的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芹泽多摩雄的脸上笼罩着晦气的神情。

  “其实我还是觉得你不笑的时候让我心踏实一点。以我多年的经验总结,今天我们是遇到麻烦了吧?”柯尼斯掏出一个烟斗,叼在嘴里,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了摸。

  “抱歉,博物馆内不允许吸烟!”在柯尼斯有这样的举动时,博物馆的负责人很快发出制止的声音。

  “习惯了,想问题的时候总忍不住掏出这个烟斗。”柯尼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眼睛随意地在周围瞥了瞥,显然涌现出了他的本能观察和侦察的能力。

  “芹泽多摩雄,我听说过你。”丹尼尔静静地看了几眼这个日本推理小说界的鬼才,有些难以置信,他这样的天才竟然能有幸遇到与自己实力和名气差不多的对手,虽说不上千年等一回,但也能称得上难得。

  “这人是谁?”柯尼斯简单的一瞥,问芹泽多摩雄。

  “我是天方,来自中国。”芹泽多摩雄还没来得及回答,天方便自报家门。

  “哦······”似乎没有听说过他的名讳,柯尼斯和丹尼尔又将所有的视线转向周围的文物。

  从博物馆的状况来看,其他重要的文物好像并没有损坏和被盗的现象。

  以纽约博物馆的收藏水准,每一件文物都是价值连城,然而盗贼唯独偷取了蓝魔之泪,这种事情很有蹊跷。

  “我能问一下,你和丹尼尔是出于什么原因,在今天来到纽约博物馆的吗?”芹泽多摩雄怀有意图的询问,让得丹尼尔和柯尼斯有些所料未及。

  “一个人请我们来的呀?有什么不妥吗?”丹尼尔很随意的回答,然而那肆意隐藏的表情却没有逃过芹泽多摩雄的眼睛。

  “那么你呢?”柯尼斯反问道。

  “差不多吧,一个陌生人,让我来这里参加一个游戏,说是一个极其有意思的推理游戏,并且还在邮件的最后申明,说纽约博物馆会发生一件大事情。”芹泽多摩雄一五一十的回答,比丹尼尔和柯尼斯的回答都要干脆,只是他话中有多少成分是真话,站在他身旁的天方无从检验。

  从丹尼尔和柯尼斯所展现的神情来猜测,他们俩和芹泽多摩雄来纽约博物馆的原因不尽相同,都受到一个陌生人的蛊惑,或者是逼迫吧。

  天方至少这样在想,因为他来纽约的原因就比较特殊,但是他却不能老老实实将自己来纽约博物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更不能让警方知道。

  是不是唯独他一个人遭遇了这种奇怪特殊的事情,现在也无从确定。

  不过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似乎都指向了那个一直躲在幕后的神秘者。

  “既然我们在这样一个巧合的场景相遇,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们是出于什么原因来这里的呢?”天方为了确定自己不是唯一一个收到匿名邮件的人,故意问道。

  “这也真是我想要问的。”拿下嘴边上的烟斗,柯尼斯深沉的面孔显露出一丝不解。“我觉得我们来到这里绝非巧合,而我想说,我是在半个多月之前收到了一条匿名邮件,说纽约博物馆举办一个推理游戏。还说······”

  “还说,纽约博物馆会发生一件大事件是不是?”柯尼斯还没有说完,天方便抢先说出了他正犹豫的话。

  就在四个人一见面就在博物馆热聊,一旁的警长显然有些不悦,那张摆着威严的皱脸,很明显是对他们的出现感到可疑。

  “咳咳······今天,这里发生了被盗案,你们可都信誓旦旦地说找出凶手的,不是在这里叙旧或是闲聊的吧。”警长有意的提醒,脸上挂着几分怒意,打断了四个人对来到此处的可疑进行的猜测。

  “抱歉,警长。我想我们得告诉警方一些事,这些事倘若现在不如实交代,我想我们都得担当某些刑事责任了。”丹尼尔举起双手,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意在表情,他现在遇到了一些事,必须当面说清楚。

  “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但是我们有个同样的职业,都是推理小说界的佼佼者。”柯尼斯毫不谦虚的将他们的身份都说了出来。

  “这个我早就已经知道,而且以现代信息技术的水平,我只要通过网络就能查到你们的信息,这个我确定你们骗不了我们。”警长摆出一副官威,却将方才那副掩藏在苍老面容中的无能和愚蠢暴露无遗。

  “我们来到这里并非一个巧合,因为我们都是通过一个匿名邮件,才来到纽约博物馆的。”芹泽多摩雄扫了扫剩下的三个人,似乎对他概括的话充满信心。

  天方附和地点着头,并补充道:“芹泽说得不假,而且我们的邮件中都透露一个信息,那就是在半个月之后的纽约博物馆会发生一件大事件,现在来看,那条匿名邮件中所说的大事件,应该就是蓝魔之泪被盗的事情。”

  ●酷)匠#网/x正版#首Ha发=

  闻言,纽约警长的脸上立刻布满荫翳。“果然是早有预谋,那条邮件还在吗,根据邮件的地址,警方一定会将他们抓住的。”警长颇有信心的为之一怔,大概是为自己的小聪明感到激动难耐。

  四个人微一互望了几眼,那四双眼睛中仿佛重复着一个残酷的答案。

  从其他几个人的眼神中,天方那颗忐忑不安的心瞬时平稳了下来,看来其他三个人也跟自己有着同样的遭遇。

  “难不成,邮件都不在了?”警长从他们的眼神中读懂了其中的意思。

  “事实上,那条邮件没有地址,在我们看完后的几分钟时间里,自动销毁,警方想根据这条线查,没戏。”丹尼尔十分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那双狡猾的明亮眼镜,让人忍俊不禁。

  “我现在明白那个邮件中所说的推理游戏是什么了。”柯尼斯又将那个黑色的烟斗叼在嘴里,他说话总喜欢说了上半句,接着下半句停顿小会儿再说。“这个盗贼真是疯狂,他的推理游戏应该就是现在博物馆被盗的这个案子。”

  其实,当芹泽多摩雄、丹尼尔和柯尼斯在说他们来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那个发匿名邮件的神秘者,在博物馆举办一个推理游戏,以此作为吸引他们来这里的噱头,那么他呢?

  为什么是以他父亲失踪的秘密作为陷阱,让他头脑发热,丝毫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来到这里?

  天方这一次彻彻底底被自己的鲁莽和冲动打败了,他在无形中已经再一次进入一个迷茫的漩涡之中。

  当四个天才一同哑声,陷入各自的沉思和推理世界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的一个警员的说话声打断了所有的沉默和思索。

  “报告警长,刚才的那根金色丝线,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