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方

  月如银盘,和风徐徐。

  天方对着电脑,头脑中没有一点思绪。

  不知怎地,今晚他的心像寒瑟的圆月一般,悬在高空,而且一直悬着。

  对于一个经验丰富的成名推理小说家而言,坐在电脑二三个小时没有一丝灵感,这种情况是可怕的。

  但在外界中早已传闻,天方的智商绝对超过一百五,属于青春偶像派的实力作家。

  他几乎是个全才,他的推理小说中往往以引人入胜的情节抓住读者的心,浅显的哲学道理时常渗透在悬疑之中。

  因为在天方笔下世界里,各种知识庞杂的夹杂、联系,所以很难让人接受,这个紧紧才二十岁小伙能够在推理小说界中举足轻重。

  然而,天才往往有天才的悲催和凄楚。

  在天方还未出世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在警队的一次出勤中意外失踪荒野山林,至今下落不明。

  在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和培育之下,却在天方学业有成之时,母亲也在病魔的摧残下早早离开了人世。

  因为母亲生前怕像失去自己丈夫一样,再失去自己亲生儿子,所以在天方母亲临死前,她特意叮嘱和要求天方绝不可以从警。

  慈不从警,善不掌兵。

  这是天方母亲生前最喜欢在他面前絮叨的箴言。

  “警察”一词在天方母亲的生命里仿佛就是一个禁词。

  或许就是因为多年前的意外,在她的心里曾留下一道难以磨灭的伤疤了吧。

  天方这样想,出于对母亲的尊重,他选择了远离任何喧嚣和滋扰的工作,而成为了一名推理小说作家。

  可是,一个从小就揪着的心,始终忘不了母亲宁愿带进坟墓都不愿说起的秘密。

  那便是父亲的失踪。

  母亲为什么要瞒着自己,不让自己获知这件事前后始终?

  坐在电脑面前的天方忽然忍不住问了一声自己。

  然而,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对自己的除了几件陈旧的家具,一台笔记本电脑,什么也没有。

  对谜底的渴求欲望是每一个推理家的本能,在他们的世界中,谜底就像是一种折磨人的毒药。

  天方便是受这种毒药整整折磨了二十年。

  当月亮已经高过头顶,光亮透过窗子,一晚上没有写作灵感的天方,终于沉浸在了梦想中。

  他斜靠在座椅上,直到天亮才醒来。

  醒来后,他挟着疲惫和上半身的酥麻,沉沉地叹息了一声,准备随便吃点东西,姑且就算作早餐。

  在没有任何生活起居可言的天方来说,一日三餐和茶饮,便是方便面和咖啡。

  可是,在天方起身,伸伸懒腰,眼睛从电脑屏幕扫过的那个短暂的刹那,邮箱来了一条新邮件。

  作为一个名声大噪的作家,时常受到读者或者圈子里的人发的邮件本来是十分稀松平常的事情,但这个邮件的归属地显示,显得十分诡异特别。

  一个陌生的邮箱发来的邮件。

  天方在看到邮件的时候,还有些发蒙地回忆了一下。

  在自己所认识的人中,是否有在国外或是出国的亲朋好友,出于一种不受控制的猎奇心理,他继续坐在电脑旁,打开了那个让他有些好奇且奇怪的邮件。

  「「「早上好,我的天方大作家。

  如果你能看到这个邮件,请务必在半个月后,来一趟纽约博物馆。

  这里将会上演一场不可思议的大事件。

  如果想知道有关你父亲失踪的秘密的话······劝你还是别错过,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这个邮件有个自动删除程序,在被看完之后,一分钟后就会自动销毁。」」」

  这条邮件在销毁地过程中,还出现一段用英文写的警告文字,大概意思是这个事情需要保密的意思,说了秘密就会受到惩罚之类的话。

  默然地盯着屏幕的文字看了十几秒,感觉像是某个人恶作剧的天方,忍不住拿起鼠标准备点网页上的号的时候,电脑屏幕刷新了一下。

  更\o新N最快上{l酷‘I匠/《网h

  那个邮件果然自动删除,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天方自言自语地问道。

  他惊讶地重新将页面刷新了几次,然而那条已经自动销毁的诡异邮件果真不复存在。

  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大清早刚睁眼的人面前的时候,都会让人不太能接受,不可思议。

  但天方是个写过多部著名推理小说的名作家,他的冷静让他在电脑面前镇定了下来。

  方才邮件上说:纽约博物馆会发生一件大事件。

  什么大事件?

  尤其,上面提到自己父亲失踪——的秘密?

  “秘密?”

  这两个字对别人来说,当做恶作剧嗤之以鼻,笑一笑也就过去了,但对于天方而言,他的心如琴弦一般,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波动了一下。

  如果说邮件的内容是某个人的恶作剧也就算了,但一个被人看完之后就自动销毁的程序在天方的面前运行,这个“恶作剧”似乎充满了一种危险的挑衅,甚至是一种赤裸luo的教唆。

  说明发这个邮件的神秘者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不然他(她)不会知道自己父亲失踪的秘密。

  半个月之后,纽约博物馆?

  “叫我到纽约博物馆干什么?”天方诧异地问起自己来。

  显然,这个发邮件的神秘之人对他很是了解。

  这个邮件里面要求的会不会是个什么阴谋?

  但就算是一个阴谋,去一趟纽约博物馆,又有什么可畏惧和担心的呢?

  那可是美国的经济腹地,而且还是一个重要的公共场所。

  天方面容纠结地推断着,犹豫着,一次次的发问,又一次次的兀自回答。

  天方的内心开始焦灼着,显然,这个莫名的邮件打乱了他此刻平静的心。

  那股藏着心底已经二十年的渴望,让他不顾一切的危险,开始希望邮件里面所说的是真的。

  但是纽约博物馆为什么会有我父亲当年意外失踪的秘密?

  天方父亲失踪的地点在神农架,因为当年有七名探险学生在野人谷失踪,天方父亲当时接到报警,到野人谷深处寻找失踪探险学生,却不幸失踪在茫茫大山深处,从此杳无音讯。

  可是父亲的失踪之地与纽约这座经济都市相隔万里,会有什么联系?

  因为这条邮件,谨慎的天方陷入一连串的自问和困惑之中。

  ······好了,下面就是各位读者给天方抉择的时候了。

  赞成天方去一趟纽约博物馆。

  不赞成天方去纽约博物馆。

  那么,我就先从选择A的情况先讲起。

  从小都对父亲失踪秘密有着无比浓厚好奇心的天方,显然不会放过这次探秘的机会。

  纵然他无法获知寄发这条邮件的神秘者是何居心,但天方不会轻易掉进别人的陷阱。

  况且他今年的那部小说,也在前不久刚刚完成,现在正着手构思的新书又没有任何的灵感可言。

  乘这个时候到纽约放松放松,舒缓一下紧张压抑的写作节奏和心情,何乐而不为呢。

  他在心底不停地劝说自己不要将邮件内容想得太多,压制自己那颗始终难以恢复平静的惴惴之心。

  天方定了定神,望着立在不远处桌子上的母亲的相片。

  “母亲,请原谅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