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这么一句话,它来自《秋天的海》,仅凭几个字符,它便可以在我耳边不停地长,柔软我的心脏。

  l酷Ts匠,¤网5正|版c首发

  “大海不明白,弄潮的人啊,夏天过去了秋天便不再回来。”

  我不明白它的无怨无悔,但却在它飘摇的情感里红起了眼眶。对于我来说,它或许就是夏杨。都是他,第一次唱这首歌时是在校园角落里那个废弃很久的广播室,很少有人发现那里,除了我和程立洋,而我与他是有不同,我是因为一个偶然。

  后来程立洋告诉我,人会在一瞬间爱上另一个人,这是真的,像他。那时的我脑海时全然是夏杨,夏杨在离开前听到我的歌了吗,这一切我都未尝得知了。我其实早料到,他也许再不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哪怕我在七个夜晚祈祷八个不眠的日子。

  我究竟在等什么额,程立洋,等到后来原来我竟在等你的一个我早已参透的答案。

  如此可笑。

  ——前言

  永宁。

  海边小城。

  旅游景点,城池以北有断桥,城池往南生长着大面积的白槿树木,鸟类长久的栖息地,潮起潮落,不分昼夜。

  重点学校永宁高中的落脚点。

  “顾子曦,我赌你绝不会爱上夏杨。”

  顾子曦突然从梦中惊醒时,窗外响起了这年夏天的第一声蝉鸣。

  小满日的气候已不是那么的凉爽。

  她做了一个漫长的梦,说是梦,还不如言为一场人生,大汗淋漓,惊心动魄。十分钟了,顾子曦趴在课桌上依旧低着头,眯着的眼里是绵延不绝的中考模拟卷,她只觉头痛欲裂。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梦?她两手揉着发凉太阳穴,胸口涔涔凉汗生出。

  “没事吧?”突然颜如月在身后戳了戳她。

  “没事。”顾子曦回过身笑。

  颜如月瞪大眼睛,一巴掌落在她左脸:“我的子曦啊,你的成绩已经够上永宁高了,你这么拼,我看着非常惆怅。”

  她淡淡地拂开颜如月的五指:“我去你的。”

  “我看你太累了,也就没有叫醒你。”颜如月搓着手掌继续说道,满脸写着不安心。

  “你应该叫醒我的。”顾子曦又回忆起了那个梦,她怅然道出,“如月,我做了一个梦。”

  “哦?是美梦吗?”

  “不,一定不是。”

  头顶风扇聒噪,教室里充满了密不透风的闷热感,顾子曦将身边的窗子打开的一刹那,凉风灌入,她耳边被汗水浸湿的短发微微扬了起来。

  “哎,子曦,我之前和你说的,我们一起去永宁高中的事,你……想好了吗?”

  顾子曦茫然,她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她为人向来寡淡,从不擅长于回答别人交给她的问题,哪怕是颜如月。

  “子曦,你为什么不吃西瓜?”

  “子曦,你为什么不喜欢隔壁班的那个篮球三号?”

  “子曦,你为什么成绩这么好?”

  好像颜如月的这些问题,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在颜如月的问题之前,顾子曦从未想过自己会与永宁会有任何交集。

  直到一天,她在校园里一棵杨树下突然抬起了头,望见了不知何时出没在树下的颜如月。

  “你要不要这么拼啊,怎么题目到哪都写?”颜如月一脸夸张的诧异,她一个人张牙舞爪了一会,见顾子曦不理会,便也有些沮丧地在她身旁坐下了,校服天蓝色的百褶裙,唇间偷偷涂过口红,颜如月眯着眼望着天,有蚊虫而过,顾子曦挥手拂开聒噪,却看颜如月丝毫不在意,心情悠悠,不知哼着什么歌。

  似乎遇到了什么样的好事。

  “吃午饭了吗?”颜如月突然转过头,笑嘻嘻地问。

  顾子曦点点头,合上手中的卷子,认真地打量她。

  良久,她默默道:“你,很不正常。”

  颜如月对她的话似乎恍若未闻,她自顾自地耍弄着自己十指,五指指尖对五指,拢成玲珑的形状。她嗤嗤地笑了起来。

  “你的篮球三号?”顾子曦凑近试探。

  颜如月却显得蔫蔫的,她的手指转眼又变成了飞鸟状:“嘛,差不多啦,一件好事,一件坏事,也算是福祸相依啦。”

  “你只用告诉我好事就够了,让我们心情都好一些。”

  颜如月眉开眼笑,俏皮道:“你猜猜,我想对你说些什么?”

  “你涂口红了?”

  “我有这么肤浅吗?”没好气地

  “我通过艺考进了永宁高中啦。”颜如月终究是个藏不住秘密的人,她难掩笑意。

  “坏事呢?”

  “秘密。”

  顾子曦说不清自己是否真的明白颜如月的意思,她抬起头,颜如月也端详着她,目光中怨言一闪而逝。顾子曦心如明镜,但她也知道,自己没必要知道。

  颜如月并没有移开她的目光,依旧哀怨地瞧着她。

  “我期待永宁很久了,我从前就特别希望在永宁生活,海边小城,海鸟,还有成片的白瑾林。”她说。

  “嗯。”顾子曦如常地应和。

  “子曦,我们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在一起,你……会和我一起去吗?我是说,永宁高这么好,你妈妈肯定也会希望你去,而且你也可以经常回来看你妈妈,对吗?”

  顾子曦不说话,重新又翻开了膝盖上的试题。顾子曦清清楚楚听闻了身后杨树的轻叹,她有话要说,大脑却一片空白。

  “你永远是那么认真。”杨树长吁短叹,似乎在对她说。

  “在还没有遇到一个终点时,我不想停下来。”她心中有一个声音默念,说不上高兴,更谈不上难过。

  转眼小暑,中考结束,顾子曦回绝了同学聚会,在家悠悠地度过了半个月之久。颜如月有时会来与顾子曦坐坐,但不过半个小时一定会尖叫着摔门而去。颜如月生性热烈,顾子曦能将一本小说从清晨看到傍晚且一言不发,最无聊时她能想到的事,也不过去到书店买两本数学参考书,照颜如月的性格,自然是受不了。

  顾子曦的妈妈就蹲在客厅中央的电视前吃西瓜,眼泪汪汪地将颜如月拉扯过来一同将西瓜分羹。

  顾子曦不爱吃西瓜。

  “真搞不懂,为什么我们会成为朋友。”颜如月蹲在顾子曦身边埋头吃西瓜,抬起头时满脸都是黑黝黝的瓜子。

  “真正亲密的朋友之间是有距离的,锋芒毕露的人和争强好胜的人不可能会成为朋友。”顾子曦坐在风扇边托着下巴,她看着颜如月一脸的滑稽,淡淡地低下头又翻了一页书。

  后来几天,颜如月便对着家人一起去到了非洲好望角游玩。顾子曦经常会收到她发来的e-mail。

  “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成了自己人生的航海员,好望角就像一个海洋军官般强壮漂亮。”

  放榜那天与半个月里的任何一天没有丝毫的差别,骄阳烈日,蝉声鼎沸。顾子曦像往常一样在街角的冰激凌车前犹豫了很久,久到老板娘眉头的皱纹拧得像一块抹布,她最终有些不甘选了柠檬味,怏怏地骑上她的铁皮自行车。

  往日清冷的校门口如今挤满了人。

  “今年学校的第一名……”

  “顾子曦,2班的顾子曦!”

  “张浩然呢?”

  “他这次发挥失常了,差顾子曦整整30分。”

  她叼着冰激凌木棍站在人群外围的阳光里,冰激凌早早融化入腹,她满口皆是木棍的木涩之味。

  “顾子曦!”

  她见人群里有人回过了头,是个高大的男生。她一眼认出那是颜如月的篮球三号,他一脸惊喜地立在人群中,一只手掌尴尬地在半空。人群里突然多出了好几束看向她的目光,她低下头镇定地骑上自行车,朝着人群的相反方向而去。

  “顾子曦,恭喜你!”身后男生急匆匆的声音一直追了上来,顾子曦恍若未闻。

  一瞬间,她明白了为什么颜如月的眼睛里,会有没有说出口怨言。

  不想几日之后梅雨到来,日日大雨倾盆,颜如月还没有从好望角回来,e-mail却早静静躺在了邮箱里,蚊虫在阴雨天不知躲藏在了何地去了,顾子曦浪费了一盘蚊香,终于忍无可忍这湿漉漉的环境,心烦气躁。

  几度徘徊,她决定出门,去告别一位老朋友。

  “你最终还是选择去永宁。”杨树立在六月的雨里低头望着顾子曦,它的声音连绵不绝,在顾子曦听来都是包容的。自己与这棵杨树认识了六年,六年前父亲绕过这棵杨树甩开母亲手的那刻,她便决定将此棵杨树作为此生最信任的东西。

  “顾子曦,17岁是一个人最危险的年龄,我很担心你。”

  顾子曦抬头看着它蜷曲的枝干,雨水模糊额她的眼镜。

  “我也很担心你,杨树。”她将脸轻轻贴上潮湿的树皮。六月的校园里充满了雨声。

  “你还是那样,第一名永远是你的。”杨树在风声里微笑。

  顾子曦依旧是一脸苦笑:“巧合罢了,那个叫张浩然的男生曾经甚过我太多。”

  杨树孤寂无奈的老态看起来是那样孤单无依,她将手臂环绕上它。

  她又一次想起了母亲,母亲在饭桌上从来都是埋头泡饭,但却在一个月前的一天突然抬起了头。

  “去天葵高中吧,那里适合你,你无需担心我。”母亲盯着她,半晌后开口。

  “我总是没事可做,没事可做的时候便有事可等。”那棵老杨树最后这么告诉顾子曦。然而在她于八月动身去永宁的前一晚,她接到了颜如月的电话。

  “老杨树倒在了八月最后一场雷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秦七旬说:

嗯其实这也算是一个甜文啦

之前失败了很多次啊,一直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认真地读一读我的作品

很久之前头脑中就有永宁的幻想,让我想想…1516岁?记不清了啊,曾听旁人道时间是一双翻云覆雨的手,如今想想确是这样,万事将你做减法运行,重要的人 记忆越来越少,有的时候甚至连难忘的梦也记不清了

永宁这个系列所有的文也算是经历了一些坎坷,很抱歉不能将《落日映人若我回首》登录,但是之后对的作品无论如何我都会在酷匠好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