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有两种人,一种为武功心法而活,一种为武具神器而活。这两种人被称为武痴。

  陈灵素写好请帖后,分发给武林十大门派,连奕国天子也准备了一份。她害怕举国上下都没有人能够制服杖镰,特意施法,让蝎子带着信封前往蓬莱仙岛找无为老祖。信上写着:杖镰再次显世,十大洪荒心决和十大武器也会随之降临,现在裁决之镰还只是雏形,心决武器身在何处无人所知。为避免天下大乱,诚邀蓬莱岛主无为老祖光临囚鬼谷主持本次武林大会。囚鬼第三十三代传人-吴天必将重谢。

  “吴天,有人能够毁掉裁决之镰吗?”东方离珠问道。

  “有,它的主人!传说杖镰不怕天帝,不听鬼帝,只赖主人。它的主人说什么它就会做什么。两百年前它的主人认为它是邪器,会祸乱人间,便把它的魔性封印,它有能力冲破封印重获自由,但它的主人一句话,它就甘受毁灭。”

  陈灵素继续说:“现在它的主人是祁樊,樊儿的话它会听吗?”

  “杖镰必须要用主人的血浸泡一天一夜,才会完全依赖主人,而且它本是邪物,会吞噬主人的心灵,能否抵制它的吞噬就要看它主人的毅力,倘若心存魔念,就会让其堕入魔道。我们不能用樊儿以身试法。”

  …………

  “娘亲娘亲,这棺材里是谁呀?怎么会直立立的插在这里?”

  “娘亲也不知道,十年前,这棺材从天上插下来,就落在这里,我和你师傅试过各种办法都没能移动它,就只有让它插在这里了。”

  “我力气大得很,我去试试。”说着就跑向棺椁。

  “不要,你不许碰它,再碰它我就把你扔下谷去。”陈灵素和他开玩笑般的说,实则她心里非常害怕,如果上次的情形再次发生就真的没人能阻止了。

  祁樊小嘴嘟囔着说:“知道了娘亲,不碰它就是了。”

  …………

  “吴天,你知道杖镰的外形吗?我害怕杖镰出世后被奸人所得,天下大乱。我们可以事先做好假的杖镰,等到十大门派来到时先把假的拿出来看看各大门派的动静。”陈灵素问道。

  “镰刀成弯状,内侧带锯齿。外形弧状,弧形下宽逐渐变尖。宽部装有手柄,为人手握处。一丈高,根部是裁决圣戒,上面纹有洪荒的图案。这只是传说,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杖镰不只是杀人的武器,我每天都在思索,十大心决十大门派十大武器和杖镰肯定有密不可分的关联,但又始终猜不到它们之间的联系。”

  “唉,我不想再陷入武林的争斗,为什么老天总要戏弄我们?”

  “灵素,有我在,不会让你们母子受到伤害的。就算做出假杖镰,江湖中人也会有人识破,这样做对我们没有好处。”

  …………

  吴天来到祁樊的房间,看见他在打坐练功,他听到有人进来,立马就就停止了动作。

  “樊儿,干什么呢?这么专心。”吴天走到他身旁说道。

  “师傅,你为什么不教我武功,我每天都没事做太无聊了,平时看见你这样练功,我就想试试。”

  “你要学武功做什么?”

  “保护娘亲和师傅呀。”他天真无邪地说。

  “樊儿,你身体虚弱不能学武功的,不然的话,我早就把毕生所学传授与你了。”

  “哦……”

  “樊儿,过几天我要把你送下谷,你就好好的在城里玩几天,我会把你安排好的。”吴天忧心忡忡的样子,让陈灵素感觉到很难过,虽然她是祁孟的女人,但这么多年相处,她早把吴天当作自己人了。

  世路漫长,总有一些记忆斑斓如昨。哪怕是生命中短暂的欢愉,也会因为一段舍不得丢开的美好而百般回味。甚至,那滋味会在天长地久的发酵中愈来愈浓,愈来愈清晰,愈来愈重要。陈灵素是如此,吴天亦是如此,始终过不去心中的那个坎。

  陈灵素走进来说:“樊儿,出去外面不能向在家里这样调皮哦。”

  祁樊笑着说:“我知道啦,我不会惹事的,我会乖乖的等娘亲来接我。”

  “好好好,樊儿醉听话了,我去做你最爱吃的鱼给你。“说完,陈灵素就走出来了,眼泪不自觉地流淌着。

  “师傅你太懂我了,我正想下谷见见世面,哈哈,谢谢师傅。”

  “还有,别人问你名字你就告诉他你叫樊华,记住啊。等我和你娘亲把事情处理好了我会去接你。”边说边把祁樊这几天需要用到的东西准备在一个包袱里。

  吴天走出房间,他非常担忧,这也是迫不得已才让祁樊离开,他不想看到武林再次大乱,奕国以武立国,武林大乱,受害的就只有百姓,十年前改朝换代百姓已经吃苦很多了,不能再将百姓置之于水火当中。

  蓬莱仙岛,四周环海,安静无比,没有闹市的嘈杂,但比闹市繁华,屋顶镶嵌着北海珍珠。传说,无为老祖,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看到囚鬼谷的信后,无为老祖立即让童子修书一封“如今,歌舞升平,人民安居乐业。杖镰显世未必是坏事,我观天象翻古书得知,除了杖镰的主人没人能阻止它出世,祁樊是个善良的人,不会误入歧途的。本次武林大会的举办也是徒劳无功,把十大门派的人遣散了吧。”让知晓童子立即送往囚鬼谷。

  (看正d版章节上酷匠J网w@

  无为老祖:蓬莱仙岛第十大传人,为人宽厚忠诚,长相出众,耳垂垂到肩膀,个子八尺有余,从不管江湖琐事。没有蓬莱仙岛的邀请,无人能入蓬莱方圆十里,镇岛之宝-通天神符。世人都想得到的宝物,相传它能穿梭未来与现实两个世界。

  次日清晨,祁樊早早地就起床梳洗好等着吴天起床了送他下谷,他神采奕奕的站在谷口欣赏着风景。

  吴天一身游侠装走出来,”樊儿,我们走吧。“

  拉着祁樊的手上路,祁樊一路欣赏着风光。吴天打破这一宁静,“樊儿好英俊啊,一袭青衫,比你父亲还瘦……”吴天知道自己说错话,就没有再说下去。

  “师傅,刚才你说什么,我父亲?”祁樊满脸问号。他从没听过吴天提起过自己的父亲,每次他问母亲他的父亲是谁,陈灵素都是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来,在他十二年的生活中,‘父亲’这两个字只是代名词。

  “没有,没……说错了,师傅是说你比我还瘦,比我英俊。”吴天敷衍地说道。

  祁樊用哀求般地眼神看着吴天说:"师傅,我父亲到底去哪了?”

  吴天不曾忘,又怎么忘记?故人已远,生死已隔,他却甘愿用尽一生来怀念。从曾经的白衣少年金戈铁马到现在的双鬓花白,多少个日日夜夜回想起祁孟……他不想让仇恨坏了祁樊平凡快乐的生活,所以遇到这样的问题只能敷衍。

  “到了,走吧,我们去拜见你师叔。”吴天指着前面的茅草屋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起樊的问题。

  “哦……”祁樊不情愿的挤出一个字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