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囚鬼谷

  这是一个世人不知的山界,两座挺拔的大山中间有一道湍急的瀑布,群山环绕,绿树成荫。瀑布中间断流一个地方,藤蔓卷成一道小桥。从桥上看去,桥头矗立着一口棺椁,高约两米左右,上面插着大大小小的钩镰,有很多洪荒的记载刻在棺椁上,“囚鬼谷永世为奴”的字样显眼无比。

  囚鬼谷不属于武林任何一个宗派,里面的人都是作恶多端的死囚,但这些人当中个个身怀绝技。武林中无几人能与之匹敌,走投无路的人才会投奔到这里。他们还有一个的特殊的身份--天子的地下杀手,但是祁国已经被奕国所取代,这个身份也渐渐被他们自己忘记,只想远离武林的争斗,在这里颐养天年……

  大火烧着明晃晃的宫殿,太监宫女乱成一锅粥,后宫内各种各样的惨叫声,让人听的毛骨悚然,自己却只能远远的看着,腥风血雨的晚上,江山易主。血流成河的燕南城尸体堆积如山……

  “孩子,替国报仇……”

  “又做噩梦了?看把你吓的,有娘亲在你害怕什么。”

  “娘亲,我每晚都会做噩梦,而且都是一模一样的梦境,这是怎么回事。”祁樊被吓出一身的冷汗。

  “梦境只是梦,和现实没半点关系,你还小,长大后就不会啦,睡觉吧,明早还要去河里找毒蛇为你疗伤呢,”

  …………

  这孩子肯定猜到其中的端倪了,唉,长大的孩子就是关不住的鸟,总有一天他会飞的,该如何是好。陈灵素在心里想着。

  整个山谷被阴气所笼罩,这些阴气看似都是从棺椁里散发出来的。吴天师徒两人准备下山捕捉毒蛇为祁樊疗伤。

  “昨夜大雨,下谷的路也被落是封住了,看来,今天不能下谷了,樊儿,我们回去吧。”

  “师傅师傅,你用功力把石头掀开就行了呀。”

  “要是可以动功力,需要你这孩子教我?一到阴雨天我就功力全失,与普通人无异,甚至还不如普通人。”

  “为什么?”

  “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不提了,走吧回去吧。”

  说话间,祁樊想试试石头有多重,自己能不能掀开。他按吴天教他练功的方法全神贯注的看着大石,吼了一声,大石流被他的双手震碎……吴天躲在一边,看到这一幕,震惊无比。

  “难道巫师的预言降临了?杖镰又在何处?十大心决降临何处?这就是祁樊的命啊!”吴天自言自语地说着。

   祁樊天真无邪的笑着说: “师傅师傅,你快来看,石头不知怎么被我震碎了。”

  “师傅你说我一向体弱多病,没有蛇毒的滋润,就浑身无力,今天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呀。”

  吴天走到他身旁,抚摸着他的头说:“樊儿,你有力气但不能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把这力气用来砍柴多好啊,这样我和你娘亲就不用整天忙碌了。”

  “从今天起,我就是师傅和娘亲的靠山,以后又谁再敢来囚鬼谷闹事,我就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扔出去,哈哈……”

  “樊儿长大了,懂事了。”吴天说这话时满脸悲伤的表情。

  回家之后,吴天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陈灵素,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都在默默的唉声叹气,他们知道,祁樊终究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吃过晚饭后,祁樊端起一碗毒蛇的汁液咕噜咕噜的喝下去就回房间休息了。

  “灵素,我今晚想起了陛下和我说的话,让我只要发现樊儿身上有什么异样出现,杀无赦,现在应该做出点行动了。”

  “镇国公啊镇国公,真不愧是镇国公,十三年了,祁国灭亡十三年了,你还忠贞不二?樊儿虽然不是我亲生的,我养他十二年,你想杀他,先杀我。”说话间,她就放了许多蝎子在祁樊房间门口,蝎子慢慢扩散开了,把房间团团围住。“杀了我这些毒蝎也会守着他,除非樊儿自己出来,不然你想都别想?”

  “哈哈,我才是随便说说,看把你急的,我怎么忍心伤害樊儿,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采取行动了。陛下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是祁国兴旺的时候,没想过奕向天会篡权。后来,他又和我说要樊儿报仇呢.”

  “老不正经,说吧,怎么行动?”

  ……

  ……

  清晨,山谷被一层雾气所笼罩,看不出这是仙气还是阴气。祁樊一人走出山谷,在桥头玩耍着。忽然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力气推着他走向棺椁,双手抚摸着棺椁,心里有人喊着“劈开它,劈开它……”

  陈灵素做好了早饭,却找不到祁樊,就出来了,看见他在棺椁旁边,远远的叫着祁樊,根本不搭理她。走近一看,祁樊的眼睛没了眼珠,只剩下两个大大的空洞,怎么使劲都拉不动祁樊,东方离珠着急了。

  就地坐下,双手合十,嘴里念着“六合毒物,汇聚于此……”瞬间,棺椁被毒蛇,蝎子,蜈蚣团团围住,不漏任何一个死角,祁樊的手还是没有放开,不到三十秒,棺椁散发一股气流,毒物全部就被杀死了。

  “谢谢你养育新主这么多年,我不想杀你,快走开。”很怪异的声音从四方灌进陈灵素的耳朵

  “谁在说话,你是谁?放开樊儿。”

  吴天看到这一幕也慌了,拿出十二年没用的鬼笛吹奏起来,一串一串的音符打在棺椁上,毫无作用。

  “我等了十三年了,每一天都无比煎熬,今天谁也别想阻止我,哈哈……”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谷中回荡。

  吴天自断右手拇指,血喷涌而出,他把笛子塞在伤口处,黄色的笛子变成紫红色,忍着疼痛又吹起笛子。美妙的笛声麻醉了谷中任何一样事物,沉浸在音乐中不想醒来。祁樊的双手也渐渐放下,眼睛缓缓闭上。

  “不可能不可能,世间没人能敌过我,我是裁决之镰,不可能……”

  “镰杖,你就放弃吧,有我在不可能让你得逞,你现在只有一个雏形,没有祁樊的血液你什么都不是!”说完就倒地不醒人事了。

   陈灵素把吴天和祁樊带回家中,两人消耗内力太多,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夜。

  “娘亲,你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好。”祁樊还躺在床上就说着。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昨晚没睡好,樊儿,你再休息会,我去做饭。”陈灵素匆匆的离开房间。看到脸色苍白的吴天站在门口,“吴大哥,你失血过多,我熬了点鸡汤趁热喝。”

  “灵素,飞鸽传书各大门派,信上写:裁决之镰降临囚鬼谷,谷主不想因为杖镰引发天下大乱,特邀各大门派,能取到杖镰的人就是它的主人。”

  “真的要这样做吗?没有别的办法?”

  “就连你我之力也无法打败雏形的杖镰,它想要樊儿的血,若真得到樊儿的血,发育成型,武林必将大乱,我不要再看到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我们不能再干等了,这就是最好的办法!”

  @h更新最-快{上酷:D匠网;u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