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

  对于麦来说,在这个时间嫁人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她知道母亲没有办法帮助自己,也知道养父不愿意继续将自己收留,在短期内被嫁出去是必然的事情。所以麦赶紧给埃尔德写信,希望他能支持自己继续学习,让这些人改变想法。

  不过就当时的通讯状况来说,这一封信来回的时间足以让麦嫁人的事情尘埃落定。当云含泪将夫家的姓名告诉麦的时候,麦料到一切已晚。为今之计,不得不兵行险招。于是麦趁着夜色,悄悄溜出了这个本就不属于她的家,逃离了这场不情愿的婚姻。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麦不知道何去何从。离开了那个家,她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突然,她想起了一个人,也许她可以帮助自己度过难关。

  9{酷"*匠;:网唯s$一Rx正$n版,@其K他都w,是7盗¤N版\$

  午夜的伊掌落樱依然歌舞升平,但是那些姑娘们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麦趴在门前,向里面不住的张望。没有人注意到她,一个打扮土里土气的小孩子。

  这时几名年轻的艺妓从麦面前走过,麦赶忙上前鞠躬问道:“请问兰夫人在不在这里?”

  一名艺妓优雅的半曲着腿,笑着说道:“你是来学艺的吗?新来的学生?”

  “不是,”麦说道,“我是来找兰夫人帮忙的。”

  “兰夫人现在正陪同重要的客人,可能没有办法见你,我可以带你到里面等她。”

  于是,云被带到一间屋子,静静的等待着兰。

  此时兰正在陪着将军府里的一些官员观看表演,如今已经上了年纪的她不会再亲自上台了。就像所有年老色衰的艺妓一样,她也开始培养新人。但不论怎么样,她的命运还算不错,加藤先生是个重情义的人,一直陪在兰的身边,做她的恩主。兰的善解人意俘获了这名男子的心,也为自己赢得了安稳的下半生。

  这时,一名仆人来到兰的房间,说是有重要的客人急着来见兰。兰向众人略表歉意的退出房间,然后问道:“谁找我?”

  “是您的老朋友,云夫人,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云?快带我去见她。”

  走廊里,兰碰见了几名艺妓,其中一个上前对她说道:“妈妈,刚才有个小女孩儿找您。”

  “小女孩儿?”

  “是的,像是个外国小女孩儿,灯光太暗,我也看不真切。”

  “女孩儿现在哪里?”

  “楼上的房间,我带您过去?”

  兰摆手道:“不,我先去见另一个人,叫人拿些茶和点心给那个孩子。”

  独自坐在房间里的云非常焦急,她没想到女儿的性格会倔强到离家出走的地步。一个弱小的女孩儿,独自一人,能去哪里呢?云一瞬间想到了兰,因为伊掌落樱离家不远,而且兰的交际圈也广,就算麦不在伊掌落樱,想必兰也能帮得上忙。

  “不好意思,又来烦劳您了。”云略带歉意的说道。

  兰手里拿着扇子,笑着说道:“您哪里话?咱们多年的朋友,就不要这么见外了吧。”

  云点了点头,将麦的事情告诉了兰。兰沉思片刻,说道:“所以您的意思是,麦想做医生而不想嫁人,便会跑到我这里来,是吗?”

  “我想这附近没有她可以去的地方了。”

  兰笑着说道:“如果您只是担心无法向男方交代,那我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如果您是关心女儿的安危,我可以告诉您,麦现在很安全。”

  “您的意思是?麦就在您这里?”云高兴的说道,“我带她回去。”

  “慢!”

  云刚要站起身,便被兰拉住了:“您干什么?”

  “我没有说麦在我这里,我可没有说过。”

  “可是您刚才······”

  兰慢慢将云拉回垫子上,并把手中的扇子递给她:“还记得这把扇子吗?”

  云打开扇子:“这·······这把扇子您还留在身边?”

  “是啊,这把扇子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一把扇子,而是一个梦。当初,有一位勇敢的少女为了自己的爱情,不顾世俗眼光,抛下一切直奔那个男人,这名少女所承载的,就是我的梦。时至今日,想来这名少女已经老了,没有了当年的勇气。但是她的女儿继承了她的性格,再一次抛弃一切去寻找自己的梦想。女儿的这份心情,母亲一定深有体会吧?为什么当初你能做的事情,不能允许女儿做呢?”

  云沉默了,她看着手中的折扇,二十年前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但是心境已经完全不同。

  “或者说,”兰看着云说道,“你的心里有过一丝的后悔,而不愿女儿重蹈覆辙?”

  “不,”云坚定的说道,“我从没有后悔过。”

  “那麦也是。”

  云慢慢低下头,眼泪滴落在扇子上,将墨迹晕染开来。兰陪着她走出伊掌落樱的大门,云向兰深鞠一躬道:“拜托您了。”

  第二天,兰叫了一辆人力车,陪着麦来到了福宫敬作的医院。面对福宫惊讶的表情,兰没有太多的话语:“孩子交给你,十年之后,我要看到日本第一位产科女医生。”

  “是!”福宫说道,“我不会让大家失望。”

  “这是麦自己的愿望,我相信一定可以实现。”兰轻吻了一下麦的脸蛋,转身上车离开了。

  从此,麦开始接触她最爱的医学了。麦心里清楚,这一切是自己用坚持争取来的,所以倍加珍惜。她白天上课,晚上在医院帮忙,每天累的要命,但是她乐在其中。她将自己每天所经历的事情通过信件的方式寄给远方的父亲。埃尔德也经常寄回荷兰的医学书籍,鼓励麦坚定自己的选择。有了父亲的支持,麦觉得倍受鼓舞,感觉身上充满着力量。如果照这样下去,麦必然会成为日本第一位学过西洋医学的产科女医生,事实上她后来确实成为了这样的一个人。但是这中间,却有着一段让人唏嘘不已的经历。

  在福宫敬作眼里,麦是个勤奋的学生。但是在井下一夫的眼里,麦只是个含苞待放的娇嫩花朵。从小看着麦长大的井下,注意到了这名少女身体的变化:麦的五官更加的立体,身材更加丰满,一颦一笑都充满青春的气息。这让井下有些神魂颠倒,欲罢不能。无数个夜晚,井下的脑子里都幻想着麦诱人的身体,如果她能成为自己的妻子,那真是一件幸事。带着这样的幻想,井下美美的睡去,任凭自己在梦中与麦颠鸾倒凤去了。

  一个夏季的夜晚,虽然没有了太阳,但依然热的叫人难受。麦忙碌了一天,拖着浸满汗水的疲惫身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将门锁好,全裸着身体坐在浴室的矮凳上冲洗着。

  “好舒服啊。”麦自言自语。

  洗过澡后,麦觉得浑身清爽了许多。夏季的晚风让她感觉无比舒畅,也许是白天太累的缘故,麦刚一躺下,便沉沉的睡去了。

  梦中,麦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小腿上滑动,她睁眼一看,竟然是一条蛇。麦吓的想要逃跑,但根本无法动弹。这条蛇在他的小腿上不停的缠绕,鲜红的信子舔着她的脚心,圆滑的尾部磨赠着她的膝盖。渐渐的,这条蛇往上游走,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慢慢的仔细的滑动,而那只蛇头,竟然要钻进麦的两腿中间去了。

  “啊!”麦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她惊讶的发现井下一夫赤裸着身体,用贪婪的眼神看着惊慌失措的自己,而井下的一只手,还攥着自己的脚踝。

  “井下哥哥,你在干嘛?”

  井下有些慌张,语气也显得有些颤抖:“我······我······”

  “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初是我给你安排的房间,你忘了吗?我当然有钥匙。”

  “福宫哥哥呢?我要找福宫哥哥。”麦说着就要站起来。

  井下往前一扑,整个身子都压在了麦的身上。麦刚要大叫,便被井下捂住了嘴巴。

  “不要嚷,不要嚷,”井下边说边用另一只手在麦的身体上乱摸,“麦,我爱你,我想让你做我的妻子,好不好?我知道自己可能配不上你,但你现在无依无靠的,多可怜啊。你可以依靠我,我会保护你的,只要你做我的妻子!”

  麦拼命的摇着头,双手在井下身上乱抓一气。

  井下使劲压着麦,不让她动弹,然后顺手抓过旁边的毛巾,塞进麦的嘴里。这样,井下腾出手来,将麦的双手按住,开始贪婪的亲吻着麦的全身。麦用力挣扎,但是无济于事,弱小的身躯根本无力去抵抗对肉体贪婪的欲望。此时的井下亢奋到了极点,梦中无数次被他蹂躏的完美女体终于呈现在了眼前,而且要比梦中美上一百倍。井下要做的,就是占领麦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甚至每一个细胞,他将自己的最原始的罪恶注入到麦的身体,享受着无力反抗的麦带给他的快感。而可怜的麦,忍受着剧痛与伤痕,告别了她不堪回首的初夜。

  一番云雨后,井下像一滩泥似的瘫软在麦的身上。当理智随着快感的消失再次回来时,井下才发觉自己犯下了大错。他小心翼翼的将毛巾从麦的嘴里拿出来,想象着她尖叫的样子。但是麦没有出声,只是用流着泪水的眼睛盯着井下。

  “麦······”井下颤抖着说道,“对不起······麦,我太爱你了。我知道我错了,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养你一辈子,就当是赎罪,好不好?”

  “赎罪?”麦冷笑了一下,扬起手给了井下一个清脆的耳光,“你没有机会赎罪,我会永远记得你对我犯下的罪孽!”

  “麦,我真的······”

  “滚出去!”麦咬牙说道,“马上消失,你这个肮脏透顶的家伙!否则我就叫人了。”

  井下点着头,换乱的披上衣服,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麦的房间。麦再次将门紧锁,看着镜子中哭红的眼睛和满是淤青的手腕,神情恍惚的走进了浴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