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

  十年的时间,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短暂的可以忽略。但是对于一个人,却意味着巨大的变迁。身各一方的埃尔德和云,都经历着所不曾经历的一切。但是那份思念,始终没有淡化消失。埃尔德在这十年间,一直希望可以有机会再次回到日本,他将所有从日本的带回来的标本捐给了莱顿大学,甚至将自己的住所变成博物馆,专门展览涉及日本文化的东西。他希望荷兰的人们对于日本会越来越有兴趣,从而影响上层社会,促成和日本紧密的联系。这样一来,回到妻儿身边就指日可待了。

  但是对于身为一个女子的云来说,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夜深人静时,无法入眠的云会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埃尔德的一绺头发。她轻轻地抚摸,用鼻子寻找熟悉的味道,就好像埃尔德还在身边,从没有离开。无数的夜晚在思念中度过,只为那一天的重逢。人生的意义,如此看来,就是希望与等待了。

  此时的麦已经是个十几岁的少女,貌美如花。年轻的她不知愁苦,有的只是活力与朝气。她很聪明,甚至可以说是天生慧根。对于学校所学的,她都能轻而易举的通过任何考试。但是对于老师和同学来说,麦始终是与众不同的,所以愿意和麦成为朋友的同学很少,但麦心里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那份始终缺失的家庭温暖。

  “我的父亲真的会回来吗?”麦问云。

  云停顿了一下:“会的,一定会的。”

  “这话你说了快十年了。”

  “但我希望你坚信着。”

  “是的,我当然坚信,”麦笑了笑,她不希望母亲为他担心,“我去找一夫哥哥了。”

  在没有什么朋友的日子里,井下一夫是麦最好的朋友,虽然他的年纪比麦大很多。此时的井下已经是一名医生,而且是一名西医。他在埃尔德另一个学生福宫敬作开的一家医院里工作。福宫比井下年长,父辈是武士,所以他也应该是武士。但是福宫认为,武士杀生,医生救死,两者背道而驰,既然自己愿意成为一名医生,那必然要卸下武士的甲胄。于是,他找到了埃尔德,成为了一名医生。

  这天,福宫忙完了事情,在医院二楼的露天走廊里散步。他看到楼下的花园里,井下正在和麦嬉闹。福宫就站在那里看着,直到井下发现了他。

  “一夫哥哥,”趴在他后背的麦问道,“怎么停住了?”

  井下放下背着的麦,说道:“你好久没见到敬作哥哥了吧?她在楼上呢。”

  麦抬头一看,果然发现了福宫,于是挥手道:“敬作哥哥!敬作哥哥!”

  福宫也笑着对麦招了招手,但是心里掠过一丝忧虑。

  晚上,福宫抽着烟,在花园里溜达,井下摇晃着脑袋走了过来。

  “今天真是辛苦啊,脖子都僵掉了。”井下揉着肩膀说道。

  “不知道埃尔德先生最近怎么样了。”

  “你是见到了麦,所以想起老师了吧?他在荷兰很好,每年都会有信件寄过来。”

  “麦在那个家过得怎么样?毕竟那个男人并不是她的父亲。”

  “我没有听麦抱怨过什么,应该还是很不错的吧?”

  “你好像经常和麦来往,是不是?”福宫看着井下问道。

  “是的,她现在上学,正是问题一大堆的时候,我有时会帮助她辅导功课。”

  “麦的父亲不在身边,所以失去一个能保护她的臂膀,我希望咱们可以用心保护老师的女儿,也算是报答老师的恩德。”

  “当然了,”井下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说真的,我发觉你在看麦的时候,眼神有些不对。”

  井下听了这话,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我想您是多心了。”

  G^酷=r匠网永*久*8免¤H费看小/说*

  “但愿是我多心了,”福宫说道,“但愿吧。”

  “还有病人需要照料,失陪了。”井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转身离开了。

  随着麦一天天的长大,她的美丽也一天天的被人们所熟知,很多人上门提亲,云每次和麦提起,都被麦一口拒绝。

  “我如果这么早就结婚,那我的梦想就会无法实现。”

  “你有什么梦想呢?”

  “我要做一名医生。”

  “如果你身在欧洲,我允许你这么做,”云的语气有些无奈,“但这里是日本,女人怎么可以去做医生?”

  “母亲大人,”麦说道,“我即使身为一个女子,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学识与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父亲在信中不也鼓励我这样做吗?”

  “但是······”云有些犹豫,“你的养父不见得会为你继续出钱上学的,他也许更希望你能嫁人。”

  “因为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对吧?”麦苦笑着说道,“我可以去福宫哥哥的医院做杂工,一边挣钱一边上学,不会连累到养父的。”

  “不,我怎么能舍得你这样做。”

  “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我再想想,再想想吧······麦。”

  麦没再说话,她明白,母亲是一个传统的女性,在这件事上,就算她想帮助自己,也是无能为力。除非自己真的成为一名医生,等到经济独立时,才是真正的独立,才能在这个男人统治的世界里骄傲的立足。

  不过梦想再美好,也只是梦想。麦难以释怀心中的烦闷,很需要有个人开导自己,她想起了井下一夫。从小到大,这位哥哥对自己的关怀无微不至,他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理解自己的人了。

  “借酒浇愁吧,麦,喝下去就不会烦闷了。”饭馆里,井下一夫热情的为麦斟酒。

  麦喝了一口,顿时皱起了眉头:“好辣!”

  井下笑了笑:“喝习惯了就会觉得香甜了。”

  麦看着眼前的牛肉火锅,若有所思的说道:“难道女人必须要嫁人才可以吗?”

  “什么?”

  “这些日子又有很多人上门提亲,可是我刚刚十六岁,还不想嫁人。”

  “但你确实到了能够嫁人的年纪了。”

  “但是我有自己的理想,我想做一名医生。”麦看着井下说道。

  “医生很辛苦的,而且西医的分类也很繁杂,你想做哪一科的医生呢?”

  麦笑着说:“妇产科。我听母亲说,是父亲亲自为她接生,将我带到人世。既然我想继承父亲的事业,那就选择妇产科吧,也算是心中挂念着在远方的他。”

  井下凝视着麦说道:“你真是个好女孩儿,如果以后谁娶了你,一定非常的幸福。”

  “一夫哥哥,你瞎说什么。”

  “我是说的心里话,”井下有些试探性的问道,“你跟我说说,有没有喜欢的人了?”

  麦笑着说道:“没有。”

  “真的没有吗?告诉哥哥,我会为你保密。”

  “真的没有,”麦喝了一口酒说道,“我现在只想去学医,做一名医生,其它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的。”

  井下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一夫哥哥,你说什么?”

  井下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如果你谁都不想嫁,可以嫁给我啊,怎么样?反正我可以交给你很多医学上的知识,而且夫人也会很放心我吧?”

  “您在说什么啊?”麦有些脸红,“我是不可能嫁给您的啊!”

  “为什么?”

  “你是我的哥哥啊!我怎么可能嫁给你呢?而且母亲大人也说过,养父希望我能嫁给富商人家,对以后的生意也有帮助的,哥哥你是富商吗?哈哈。”

  井下没有说话,只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