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后的一次宴会上,埃尔德西服革履的站在人们中间。这时候,谁都认识了这位博物学家,而关于他的书,在贵族之间也很流行。埃尔德很感谢温妮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完全没有想到温妮还有一位贵为王后的远方亲戚。

  M《酷匠网@唯一4/正版Ex,其Wk他L+都是QA盗√版

  这时装扮一新的温妮端着酒杯朝埃尔德走来,她笑容满面,将酒递给埃尔德:“这回您可是个名人了,埃尔德先生,以后您要是再想出版新书,一定会有人愿意出这笔钱。”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只要人们喜欢这本书,我就很高兴。”

  “他们一定会爱上这本书的,我保证。”

  温妮沉默了一下,说道:“您是否依旧每日思念着她?”

  “是的,”埃尔德说道,“我一直在想念着她和女儿。”

  “听说您时常写信给她?”

  “没错,经常如此。如果这本书销量不错,我打算继续编写关于日本植物的书,并且将一种绣球花以她的名字命名。”

  温妮点了点头:“她真是个幸福的女人,而您真是个痴情的男人。”

  “我们都是恪守承诺的人。”

  “看看周围,教授,”温妮用眼睛扫了一下四周,“您的新生活已经开始,我真心希望您能从过去的痛苦中走出来。”

  “我从没有在里面迷失过,温妮,”埃尔德的语气有些生气,“我只是珍惜有生之年里的最难忘感动。”

  “不好意思,教授,”温妮有些尴尬,“我不应该对您的生活指手画脚。”

  “不,不,”埃尔德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生硬,“你没有必要道歉,是我反应有些过激了。”

  宴会散后,埃尔德独自一人坐在花园的长椅上,他望着天空的繁星,想象着云此时此刻正在做什么。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云也会寄信过来诉说平安,但埃尔德心里却没有一刻真正踏实过。现在的埃尔德,算是功成名就,但这份喜悦,却无法和爱人分享,这让他觉得毫无意义。

  和云相比,埃尔德对麦更觉得亏欠。这个孩子出生一年便就失去了父爱,今后的路不知道要走的多么艰辛。每次在信中,埃尔德都会倾诉对麦的思念之情,而云也会将埃尔德的话念给麦听。

  “你父亲只不过是暂时回去的,他终有一天会回到我们身边,你只要好好想念他就好了。”

  麦点了点头,好像是明白了母亲的意思。

  对于麦来说,周围的一切没什么不一样。但对于其他人来说,麦完全不同。至少外表看起来是这样的。拥有亚麻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让麦得到了更多的注意。人们在背后议论麦的时候,自然而然会议论她的母亲。不过还好,埃尔德被抄家的事情在江户几乎是人尽皆知,否则麦一定会被说成是云和某个外国男子的野种。

  大人们习惯背后议论,也算是顾及当事人的情面。但那些小家伙们,确确实实是口无遮拦。有一天麦在院门口玩耍的时候,一个孩子指着麦的鼻子说道:“你没有父亲!”

  麦当然要回应:“我有,我的父亲在国外,过些日子就回来。”

  “别胡说了,”孩子们嘲笑道,“谁都知道,你的父亲被将军大人下了命令,永远不能回来,因为他是小偷!”

  “你才胡说!”

  “我没胡说,你这个杂毛小妖怪!”

  这孩子刚说完,便被麦扔过来的石块砸中了脑袋。别的孩子一看麦伤了自己的同伴,便一窝蜂的将麦推倒,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你们都滚开!”这时前来看望他们母子的井下一夫跑了过来,将这些人一个个的推到了一边。孩子们一看来井下是个大孩子,便又一窝蜂的跑开了。

  自从埃尔德离开医院,很多人也都离开了。但是井下却一直还在,他对学习的刻苦,让很多年纪比他的大的学生都感到望尘莫及。井下相信,西洋医学必然会在日本占有不可或缺的地位,他甚至听过这样的传闻:德川幕府正在试着将几个学校合并,仿照西方建立大学,而其中必然会有医学院。

  “这是真的吗?”当井下将这件事告诉云的时候,云也很高兴,“到那个时候,一夫你应该已经长大成人,是个好医生了吧?那你一定会是个合格的老师。”

  “您过奖了,我的学问还不及埃尔德先生的一半。”

  “下次我会将这件事告诉埃尔德,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那是一定的,”井下看了看在一旁玩耍的麦说道,“如果麦能够承继父业,就更好了。”

  “她始终还是太小,”云看着麦说道,“而且又是个女孩子。”

  “埃尔德先生说,在西方,女人也可以做医生的。”

  “但这里是日本,不是吗?”

  井下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他沉默片刻,说道:“我想麦再过两年,也该是上学的年纪了。虽然她是个女孩子,但上学这件事,希望您不要阻拦。”

  云笑着说道:“这件事我怎么会阻拦?埃尔德也希望麦能够上学。”

  “那这样就太好了,我可以帮麦去找学校。有时间的话,我也很愿意做她的老师。学费的事情您不要担心,包在我身上。”

  “您这样帮助我们,真是感激不尽。”

  “您哪里的话啊?是埃尔德先生让我走上了医学的道路,也让我知道学习是如此的重要,我当然希望麦也可以这样,更何况我一直将她当做是妹妹看待。”

  “这么说来,”云微微的鞠躬道,“那就拜托你了。”

  于是,在井下的资助下,麦开始上学了。在学校里,麦除了不太爱说话之外,一切都还不错。她聪明绝顶,成绩优异,虽然沉默,但并不固执。井下看出麦是个聪明的女孩儿,所以一有时间便会带书来给她看。很快,麦就认识了很多汉字,甚至可以在云寄给埃尔德的信件下面写上自己想说的话了。

  就在云为此高兴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由于云断绝的和父亲的往来,所以不可能居住在富商能够居住的地方。在江户城中,一共分有三个区域:武家地,寺社地,町地。武家地占据了一半以上的江户城,居住的都是富人。而平民百姓虽然占了江户城人口的一半,却都要居住在狭小的町地,以至于町地的街道细长窄小,房屋简陋,并且鳞次栉比。这样一来,有件事就显得极其危险了,那就是火灾。

  一个干燥的冬天,由于附近的一个居民家中燃火取暖的时候不小心明火外泄,一场大火波及了上百户人家,其中便包括云的房屋。幸运的是,云和麦都没有受伤,只是大火过后的那一片焦土,看着让人有些伤感。

  “母亲,我们怎么办?”麦问道。

  “不知道,”云停顿了一下,“会有办法的,你别害怕。”

  麦摇了摇头:“不,我不害怕。”

  这时,一辆人力车停在了旁边,上面坐着一位身着貂皮的贵妇。云看到这名妇人,不禁露出了笑容:“每次我有困难的时候,您都会出现,这次也不例外。”

  “我已经给你们找到了一家旅店,有些事,需要从长计议,快来吧。”兰边说边将一件大衣披在了年幼的麦的身上。

  旅店里,云和兰相对而坐,麦睡在一旁。

  “恕我直言,”兰说道,“您现在除了麦,已经一无所有。”

  云沉默片刻:“我还有埃尔德······”

  “但他帮不了您,”兰打断云的话,“他远在欧洲,您此时就算是烧成灰烬,他也不会知道。”

  云低下头,没有说话。

  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也是女人,你也是女人,我知道你此时最需要什么。有时候我们不得不低头,因为现实就是如此。”

  “您的意思是?”

  “我听说了,自从埃尔德离开后,上门提亲的男人不在少数,我想您真的可以考虑一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麦。”

  “为了麦······”云看着在一旁熟睡的麦说道,“给她找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当父亲吗?”

  “总比让她无依无靠强得多。”

  “他可以依靠我······”

  “但你没有这个能力!夫人!”兰提高了声音,“而且您的丈夫也被禁止再次踏上日本的土地了。”

  云无奈的说道:“我不得不承认,您说的是事实。”

  “我说过,很多事情,你我都是身不由己。作为埃尔德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们母女受苦。”

  云没有再说话,面对现实,人们还能说什么呢。

  半年后,云结婚了。那个男人是个富商,能够轻而易举养活她们母女俩。云用自己尚且青春美丽的样貌为她和女儿的未来做出了担待,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内心对这个男人只有感激而没有爱情,可这份雪中送炭的情谊,也算是难得了。

  当远在荷兰的埃尔德听闻云即将结婚的消息后,简直痛不欲生。他颤抖着将信又重新看了一遍,但眼前只有模糊的泪水,根本看不到任何内容。对于妻子的所作所为,埃尔德没有怨恨。如果有,他也是怨恨自己。云独自抚养着麦,又遭遇大火,失去住处,作为他的丈夫,根本就帮不上一点忙。难道让云饱受折磨的生活着才算是对爱情的忠贞吗?埃尔德知道自己完全没有这个权力。他长舒了一口气,将信折好,对自己说:“云至少现在过得很好,麦也是,这就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夜晚,埃尔德独自坐在图书馆里,翻看着资料。其实他的心思根本就无法集中在眼前的书本上,而是一直想着远方的亲人。

  “教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温妮说着,坐在了埃尔德对面。

  “没事,来查看资料。”

  “今天上课的时候,您就显得心不在焉。”

  “我有地方讲错了是吗?”

  “不,当然不是,”温妮说,“只是我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有时候人生真是无奈。”

  温妮目不转睛的盯着埃尔德看了半天。

  “你盯着我做什么?”埃尔德问。

  “也许您太沉溺于过去了,不是吗?”

  “我不可能忘记我的妻子和女儿,这不是沉溺于过去,而是人类最朴素的思念。”

  “你无法回到日本了,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为什么不过好现在的日子?你已经被大家所熟知,我想对你爱慕的女人们也有很多吧?为什么不展开新的生活呢?”

  “温妮,”埃尔德有些生气的说道,“我很感谢你帮了我这么多,但是,你无法去理解我内心的感受,所以,希望你不要妄加评论,更不要触及我的私生活。”

  温妮没有反驳,只是站起身来开了图书馆。

  埃尔德看着温妮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是有些过分。温妮帮了他的大忙,如果没有她,自己的书不可能这么快就出版,并且为人所熟知。埃尔德有些后悔,他想要不要起身追出去和温妮道歉。

  埃尔德还没决定要怎么做,温妮突然又走了回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教授,我问你,你那么爱你的妻子吗?”

  “你为什么这么问······”

  “回答我,不用说其他没用的。”

  “是的,我非常爱她。”

  “不会再去爱别人吗?”

  “不会。”

  “能坚持多久?”

  “一生。”

  “即使你有一天结婚了,你对新人的爱都不能胜过对她的爱吗?”

  “我想是的。”

  温妮笑着说:“教授,我们打个赌吧?”

  “什么?”

  “十年之内,如果你没有喜欢上其她女人,我就对你道歉,因为我刚才质疑了你对你妻子的爱。”

  “那如果我爱上别人呢?”

  “那你就要娶我,这是对你的惩罚,惩罚你对妻子的不忠。我绝对不允许你娶那个女人,因为她夺走了你对妻子的感情。”

  埃尔德苦笑了一下:“这对你来说不公平,你牺牲了自己。”

  “教授,请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好吗?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只要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埃尔德摇了摇头:“我不能这么做,绝对不能。”

  “啊,”温妮笑道,“你刚才怎么说来着?你说你爱她胜过一切,可以这一生不再去爱任何人,对不对?”

  埃尔德点了点头:“没错。”

  “那我也是,埃尔德先生,”温妮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我也可以用一生的时间只爱一个人,就一个人。”

  温妮走后,埃尔德只是傻傻的坐着,他能明白,这个女孩儿爱上了自己,但究竟是为什么爱自己,埃尔德根本想不通。他只不过是个从国外回来任教的老师而已,和这个贵族女孩儿完全没有交集,再加上两个人的年纪也相差很多,爱情这东西,怎么会属于他们呢?埃尔德使劲搓了搓脸,希望这样能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便又低下头继续看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