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的人比原来少了许多,很多被牵连的学生们回去了自己的家。云抱着女儿坐在医院的大门口,望着那条不宽的土路。云还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拿了兰的扇子,冒着风雨一路泥泞来见埃尔德。也就是在那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麦怀上了埃尔德的骨肉。后来一切遂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女儿的出世也让这个家庭更加美满。可如今,一切都不似从前。爱人远走他乡,永生不得回还;女儿年纪尚小,却还不曾记住父亲的模样。眼前的情景,真的是物是人非了。

  井下一夫端着一碗面走到云的面前:“您还没有吃饭吧?”

  “我不饿。”

  “这医院是埃尔德先生的心血,就算所有人走了,我也不会走的。”

  “谢谢你,一夫。”

  “您进去吧,这里冷。”

  云点了点头,将麦抱紧,神情恍惚的进了医院。

  傍晚,兰带着几个人来到了医院,将云接进了江户城中,安置在一间院落内。

  “这里不大,但是安静,”兰说道,“他虽然不在日本了,但你的日子还要过下去,坚强一点,为了麦,你也要坚强一点。”

  云看着怀里熟睡的麦,点了点头:“这是他留给我的唯一,我一定会珍惜。”

  “这也是你留给他的希望,所以你一定要振作啊。”

  “你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谢谢你,兰。”

  兰摇了摇头。其实云根本不知道,埃尔德的离去,这个女人的心里不比云轻松多少。

  时间不曾间歇的流逝,转眼便是三年后的春天。麦长大了许多,开始在院子里到处乱跑。云坐在一旁,一边做着针线,一边嘱咐女儿小心脚下。这时邮差又送信过来,云高兴的接在手里,口中不住的道谢。这么多年来,信件是他和埃尔德唯一的联系方式,所有的思念都是通过纸张向对方倾诉,虽然这些信件从遥远的欧洲寄过来,要经过长途跋涉和漫长的等待,但是,它们已经成了云的精神支柱。没有这些信,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动力一路走下去。

  从信中看得出来,埃尔德的心情好了很多,他说自己虽然不能再回去日本,但每天都在思念着云和麦。为了纪念这些事情,他还专门写了好几本关于日本的书,里面记录了很多日本特有的动植物,而其中的一种绣球花便命名为“云”。

  自从离开妻子和女儿之后,埃尔德一路沮丧回到荷兰。虽然之前他因为日本地图的事情被抄家,但是在加藤的帮助下,埃尔德还是将那些珍贵的动植物标本带了回来。再次踏上荷兰的土地,埃尔德终于意识到日本离自己是多么的遥远。为了生活,埃尔德去了莱顿大学教书,但闲暇之余,和妻儿的离别之痛就会一直折磨着他。睡梦中,埃尔德经常能够梦到云抱着女儿立在船头的情景,醒来之后,眼泪已经浸湿了枕头。

  “教授,你没事吧?”在一次课后,一个叫温妮的女孩儿问埃尔德。

  埃尔德恍惚了一下,赶紧回答道:“没事,没事,挺好的。”

  “我看不一定,”温妮笑着说,“我注意你好久了,教授,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图书馆看书,而且都是关于日本的书。”

  埃尔德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你就当是我在跟踪你吧。”

  看着眼前这个朝气蓬勃的女孩儿,埃尔德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以为自己不过是个无人问津的倒霉蛋,想不到还有人会跟踪他。

  “你很有趣。”埃尔德说完,转身要走。

  女孩儿跟在他后面,依旧笑着说道:“你一定有什么心事吧?我听说过你,你是从日本回来的,对不对。”

  “没错,小姐。”

  “那你能请我喝杯咖啡吗?”

  “什么?”埃尔德停下了脚步,“请你喝咖啡?为什么?”

  “为了我能听你倾诉。”温妮笑着说道。

  埃尔德苦笑了一下:“谢谢你·······您叫······”

  “温妮。”

  “谢谢你,温妮小姐,我挺好的,不用和任何人倾诉,希望您能好好复习,期末就要到了,我正在想考题呢。”埃尔德说完便走了。

  温妮没有跟上,只是在埃尔德身后大声说道:“教授,如果我的成绩是A,那你就要向我倾诉,这是约定!”

  埃尔德没有回答,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也许埃尔德是个守信用的人,或是他真的需要倾诉,总而言之,埃尔德和温妮终究还是约在了咖啡馆,两个人有些尴尬的相对而坐。

  “真不敢相信,我以为你会觉得我是个小孩子而不愿意理会我。”温妮说道。

  “希望你不会听完我的经历后,觉得是在无病呻吟。”

  “从你的眼神看得出来,那不是无病呻吟,而是痛彻心扉。”

  “你能看透人心?”埃尔德问。

  “不,”温妮笑着说,“我只是愿意去感受。”

  伴随着咖啡的香气,埃尔德开始娓娓道来,他尽量将心平气和,只当是说一个故事给温妮听。温妮目不转睛的看着埃尔德,就好像要进入他的内心一样。慢慢的,咖啡失去最后一点温度,而阳光也被来临的黑暗掩埋。

  “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再次回忆之前的痛苦经历。”温妮说道。

  “没关系,我感觉说出来之后心情好了很多。”

  “这是一段值得一生珍藏的回忆。”

  “这段期间我总觉得,我的一生都已经留在了日本。”

  温妮笑着说:“太过悲观是不好的,教授。也许你有更积极的办法来纪念你的爱情。”

  “什么办法?”

  “现在欧洲各国都像是在竞赛似的开展海上贸易,他们迫切的需要了解东方各国,如果您能写一本关于日本的百科全书,我想一定很受欢迎,说不定哪一天,商人们就会带着您的书去了日本,而封面上,写着您的名字。”

  埃尔德笑着说:“这是个好主意。”

  “如果您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那就着手落实吧,我很愿意做您的助手。”

  就这样,埃尔德欣然接受了温妮的建议,开始埋头著书,将心中的悲伤化作著书的力量,将自己在日本所见到的一切写进了书里。看得出来,温妮是个好帮手,她几乎天天陪在埃尔德身边,帮助他整理资料,校对文字,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温妮,谢谢你,”埃尔德说道,“如果这本书能出版,我应该给你相应的报酬。”

  “如果这本书能够解你的相思之苦,我觉得报酬这件事,慢慢说不迟。”

  就这样经过一年多的搜集整理,细心写作,埃尔德终于将这本具有纪念意义的著作完成,他将书取名为《日本》。但是,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由于埃尔德并非有名的作者,而且这本书中需要大量印刷彩色植物图谱,所以出版费相当高。毫无疑问,出版社并不想承担这笔费用。换句话说,如果埃尔德想出版此书,就要自己去找投资人。

  “我离开荷兰这么久,人脉有限,到什么地方去找有钱人呢?”

  “去找那些贵族吧,”温妮说道,“既有修养又有钱,只要他们喜欢你这本书,一定会帮助你的。”

  “但问题是,我无法接近这个圈子。”

  温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您有时间,明天晚上八点,咱们在图书馆见面。我想有个人愿意给您出这笔钱。”

  面对温妮的约请,埃尔德倒是很愿意。不过,他也有些疑惑,这名叫温妮的学生到底是什么人,从她的言谈举止可以看出来,她绝对是个有家教的好孩子,也许是富商的女儿,或是贵族的千金,埃尔德觉得都有可能。不过埃尔德不太相信这个年轻的女孩儿会找来愿意承担这笔费用的赞助人。但无论怎样,埃尔德一定会在明晚八点准时出现,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温妮这样真心帮助自己。

  第二天的晚上,埃尔德提前来到图书馆的大厅等候。不一会儿,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温妮扶着一个贵妇人下了车。这个妇人很美,一身米色的套裙衬托出她的优雅,明亮的双眸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埃尔德急忙上前问候,妇人点了点头,在温妮的引导下进了图书室,三个人随意选了一张桌子坐下了。

  “恕我直言,埃尔德先生,”妇人笑着说道,“如果不是温妮提起,我还真不知道您这位博物学家。”

  “所以我更要感谢您能前来。”埃尔德说道。

  “荷兰一直都很重视海上贸易,但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依然崇尚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但是你知道,像中国那么大的国家,只有一个广州做开放口岸是远远不够的。日本也是一样,还没有完全的开放贸易。再说,荷兰不过是海上贸易的一份子,英国、葡萄牙、还有远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美国,都在摩拳擦掌。所以荷兰也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妇人想了一下说道,“回到正题,如果我觉得您的书能够让人们开阔视野的话,我愿意出这笔赞助费,也许并非为了贸易,从我个人的喜好来讲,让人们更了解世界,是件好事。”

  “我真的很高兴您能这么想。”埃尔德说道。

  “如果您不介意,我想看看您画的插图,好吗?”

  “当然,当然可以,”埃尔德一边答应一边将画好的插图递给妇人,“这是一些动植物的插图。”

  妇人的眼睛一亮:“嗯!很美!很真实!”

  “这是日本特有的花,我给它起名叫做绣球花,”埃尔德说完指着另外一张图说道,“这是泡桐,这是日本的野鸭子。”

  “我看得出来,您是个细心并且一丝不苟的学者,我很喜欢您的插图,”妇人终于露出了笑容,“我觉得您这本书值得出版介绍给所有人。”

  “您能这么说我实在是太高兴了,谢谢您!”

  “你应该谢谢温妮,她在我的耳边说了好久,否则我也不会在这么忙的时候来见你了。”

  埃尔德发自内心的对温妮说道:“谢谢你。”

  “好了,”妇人站起身,“我还有事,不能久留。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随后我会派人将钱送过来,剩下的事就由你们操心吧。说实在的,我真想快点看到这本书,有点迫不及待了。”妇人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去。

  温妮扶着妇人上了马车,埃尔德在车窗外说道:“夫人,您还没告诉我您的名字呢。为了感谢您的赞助,我会将书里某种植物以您的名字命名。”

  ,看G!正…N版n章}。节|A上…i酷“Y匠C《网bU

  “paulownia,”妇人笑着说道,“记得只能用于拉丁文的命名。”

  埃尔德听完后,愣在了原地:“您是说paulownia?那您就是······”

  “没错,”妇人说道,“我是国王的妻子,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王后,埃尔德先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