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的这段日子,云总是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埃尔德知道,云的心里始终放不下父亲。埃尔德也建议云回家看看,但是每次都被云婉言拒绝。

  “也许,当他看到我们的孩子后,一切都会改变呢。”云笑着说道。

  埃尔德看着云一天天隆起的肚子,简直高兴的不得了。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成为父亲了,并会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这一切来的太快,埃尔德都有些不敢相信。

  “谢谢你,云,”埃尔德轻吻了一下妻子,“这所有的幸福感觉,都是你带给我的,谢谢你。”

  当秋天到来,满山红叶之时,云终于生产了。埃尔德亲自接生,将女儿麦带到了人世。看着这个亚麻色头发和蓝眼睛的可爱小家伙,云觉得之前所坚持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生下孩子,还有比这更能表达爱意的事情吗?

  埃尔德抱着麦,不住的亲吻。他也明白,这个孩子是她和云的纽带,将他们两人绑的更牢固,让整个家更温馨。“我将用我的全部爱你和你的母亲,”埃尔的说道,“我对上帝发誓。”

  有了孩子的家庭,会得到无与伦比的幸福。埃尔德除了工作,剩下的时间就是陪着妻子和女儿。我们可以尽情去想象任何一幅关于家庭和睦的美丽画面,这些埃尔德都在经历。

  春天如期到来,暖风染绿了山野。埃尔德带着家小,在丛林溪水边玩耍。云抱着麦指认着花朵,那簇拥悬坠的绣球花,依然是当初的模样。

  “你知道吗?”云对埃尔德说道,“你递给将军大人的那些为动植物命名的资料,将军大人很是重视,已经让相关人等看过了,今后很多日本没有命名过或是命名错误的,都要更改过来。包括这些绣球花,以后也不叫紫阳花了。”

  “日本是个岛国,所以很多物种其它地方没有,为这些物种命名,是势在必行的。”

  两个人正说着,忽见井下一夫笑着跑了过来:“埃尔德医生,兰小姐带着客人过来了。”

  小溪的对岸,兰和一名中年男子跨过小桥向他们走来。那名男子一身西式打扮,还带着一顶灰色的礼帽。埃尔德和云听说过这位叫做加藤的男人,他是兰的恩主。

  “听说这位加藤先生是德川幕府里的重要人物。”云说道。

  “将军府允许这么西化的官员存在?”埃尔德问。

  “世界在变,日本也在变。”

  兰引见了众人,然后抱起麦不住的亲吻。她喜欢麦,就像是喜欢自己的孩子。

  “我早就听说过您了,”加藤对埃尔德说道,“听说您对植物学相当有研究。”

  、酷匠网S正版首。U发;L

  “可以这么说,”埃尔德点了点头,“日本的植物种类很多,值得研究细化。”

  “日本和西方的接触虽然不多,但也并不比别的东方国家少,将军大人也很希望外国人多了解日本,您的研究为植物学做出了不少贡献。”

  “如果真有那么一点帮助,我很是欣慰。”

  兰说道:“听说明年这个时候,荷兰商团要坐船回荷兰了,您是否会一起回去?”

  “我刚才还在和云说这件事情,”埃尔德的语气有些沮丧,“我可能是要回去一趟,大概要三年后回来,我的父母好久没有见到我了,我应该回去将这里的一切告诉他们。麦太小了,海上航行对她来说太危险,等她稍大一些的时候,我再带着她和云回到荷兰去。”

  “你不用担心,”兰笑着说道,“如果云需要什么帮助,我随时都可以过来帮忙的,照顾孩子是女人的天性,即使是没有生过孩子的我,也一样做得来。”

  云微鞠一躬道:“承蒙您的照顾,真的是麻烦您了。”

  加藤对埃尔德说道:“您这次回荷兰,我倒是有件事提醒您。将军的意思是,外国人可以对日本有所了解,但不能将日本的东西带到国外。您知道,有些西方国家希望通过贸易活动掠夺东方国家的财富,所以将军大人的小心翼翼也是可以理解的。”

  埃尔德点了点头:“我明白您的意思。”

  埃尔德确实明白加藤的意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一定会按照加藤所说的去做。一年之后,荷兰商船准备启程回国,埃尔德和云约定,三年后一定会回来。但世事难料,商船一出港口,便遇到了暴风雨,接着导致了商船触礁。没有办法,荷兰商团必须求救于江户的官员。谁知江户官员上船检查后发现埃尔德的行李里装有大量的动植物标本,而在另一个行李中,还发现了详细的日本地图。这让官员大惊失色,于是马上下令禁止埃尔德离开日本一步,随后便是抄家审讯。

  不过好在埃尔德是外国人,德川幕府不敢将他怎样,但是埃尔德的学生们却都被抓进了监狱进行审讯。埃尔德四处奔走,希望可以尽快放了学生们。加藤受兰的委托,也帮着埃尔德在其中斡旋,经过半年的努力,这些学生终于被释放。但是埃尔德,却被下令永远逐出日本,再也不能踏上这个岛国一步。

  1829年的最后一天,埃尔德再次回到他首次踏上日本国土的地方——长崎港。面对着海风,海浪,眼前的景色,呼吸的空气,和1824年没有区别。但是,埃尔德心里,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1824年的他,单纯,无忧无虑。此时的他,有妻子女儿,但要忍痛离别。

  埃尔德登上商船,没有回身张望,既然云被禁止为自己送行,回过头再看一眼,又有什么意义。独自一人望着无垠的大海,孤独的泪水瞬间便被风干。

  船缓缓驶出港口,激起一层层的波浪。薄雾中,一艘小木船遥望而来,单薄的犹如湖中的枯叶。船上,云紧紧的抱着女儿,含着热泪向埃尔德挥手,她想大声呼喊,但是哽咽的难以放声:“埃尔德!埃尔德!”

  埃尔德隐约听见妻子的召唤,急忙扒着船舷寻找。他看见云独立在船头拼命的挥手,怀里的女儿也在放声痛哭。埃尔德声嘶力竭的大叫,但是面对空旷的大海,埃尔德的声音转瞬即逝。

  “云,我爱你!对不起!······我爱你和女儿!······对不起······对不起。”眼泪模糊了埃尔德的视线,云的身影也渐渐隐没在了薄雾中。这一别,像是用去了永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