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云和父亲对面而坐,吃着早饭。

  “你昨晚在干什么?”楠本目问。

  “在房间里读书。”

  “什么书?”

  “《论语》。”

  楠本目放下碗筷:“昨天读到了哪里?”

  “‘父母唯其疾之忧’,”云小声说道,“母亲去世得早,看到父亲大人现在身体强健,我很是宽慰。”

  楠本目半天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云。对于这个女儿,楠本目虽然称不上溺爱,但也是如掌上明珠一样。和其他传统的日本父母相比,经商的楠本目更加的开化,他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在经历怎样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日本说不定也会被卷入其中。所以对于自己的女儿,楠本目一直都尊重她的选择,希望云长大后会是一个有主见的女人。但有些事情,云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楠本目尽量心平气和一些:“我昨天晚上去你的房间,可是里面并没有人。”

  云愣了一下:“我······我可能是在院子里。”

  楠本目摇了摇头:“我一直等你,我很担心。后来我看见你悄悄的从外面回来后,我就放心了许多。我知道,你一定又困又累,所以并没有打扰你,只是默默的看着你回到了房间。但是我一整夜都没有合眼。云,你太让我担心了。”

  “对不起······父亲大人。”

  楠本目的眼眶有些湿润,他沉默半晌,从怀里拿出兰的折扇,说道:“我一直都很尊重你的选择,但我现在反省了一下,是不是我的尊重变成了让你肆意妄为的理由。这把扇子是我从你的房间里找到的,一般的女子是不用这种扇子的,我猜想应该是前几天的那名艺妓给你的吧?你用它来做什么?”

  云的表情有些慌乱,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楠本目沉默不语。

  “如果我没有猜错,”楠本目说道,“你凭借这把扇子去找那名医生了,是不是?”

  云无奈的点了点头。

  \●看正●^版;章j0节上7#酷√匠`网'

  楠本目再也抑制不住怒火,用力将扇子摔在了云的身上,云惊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楠本目大声道,“你竟然去私会那名医生,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么的可耻?如果让别人知道,我还有什么脸面?而你自己,也要为这一时的贪念而悔恨终生,不可能再找到一个好婆家!”

  “父亲大人,”云含泪说道,“我知道是我让您蒙羞,也知道您有多生气。但是请您相信,我和埃尔德是真心相爱的,我这不是一时的贪念,而是发自内心的感情,所以我也不会后悔,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楠本目用力掀翻木几,饭菜撒的到处都是:“从今天开始,我不允许你再次踏出家门,直到那个不知羞耻的男人离开日本。”

  “您要做什么?”

  “我要去揭发他的恶行,让将军下令将他驱逐出日本!”楠本目说完便快步离开了,只留下云瘫坐在那里哭泣。

  虽然楠本目真的去找了幕府里的人,建议将埃尔德驱逐出去。但他并没有将云和埃尔德的事情告诉他们。他只是说埃尔德在日本境内搜集关于德川家的一切,行迹十分可疑,所以建议小心点好。过了几日,楠本目得到的答复是,埃尔德已经被限制行动,很难搜集到可靠的东西。而且他的学生很多,德川幕府也需要培养一批西医,所以暂时不考虑驱逐埃尔德。再者说,当初建议埃尔德留在江户的是楠本目,如今要驱逐他的仍是楠本目,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楠本目听了这些话,实在是不好再说什么,便将此事作罢。但是,云依然被关在家里,一步都不许踏出。

  这天早上,楠本目独自一人来到埃尔德的医院,此时埃尔德正在病床旁边询问一名病人的情况。楠本目快步走了上去,埃尔德还没反应过来,脸上便重重的挨了一拳。

  “你这个混蛋,”楠本目大声道,“我不想听你说任何话,我只想和你说,别再去骚扰我的女儿,否则我将你丢到野外喂狼。”

  埃尔德敢肯定,楠本目一定是气炸了,否则这一拳不会让他晕的天旋地转。一切平静后,埃尔德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医生,你刚才被打得晕倒了,你没事吧?”

  埃尔德苦笑了一下:“感谢上帝,他只打了我一拳。”

  要不是楠本目不想事情闹大,怕女儿的婚姻受到影响,他真的不介意再多给埃尔德几拳。

  “医生,医生,”埃尔德的小徒弟井下一夫过来问道,“你刚才流了好多鼻血,现在感觉怎么样?”

  埃尔德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想有个人必定比我还要难受,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一定是和刚才那个老头子有关系吧?”

  “你怎么知道?”

  “我是个孩子,但不是傻子,”井下笑着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尽管说。”

  “帮忙?”埃尔德看着眼前瘦小的井下,突然想到了什么,“是的,是需要帮个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