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掌落樱的主人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艺妓。虽说是艺妓,但她早就已经退居到幕后,不再为男人们献出自己的技艺。像所有的艺妓一样,她也是有“恩主”的,也就是愿意花钱供养她的男人。但她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也是男人,所以她将自己的积蓄用来培养年轻的艺妓,以便让她们为自己赚钱。当然,她对自己手下的这些年轻女孩子还是挺不错的,所以这些年轻的艺妓会亲切的叫她“妈妈”。

  此时,妈妈正坐在兰的对面,用一种难以言表的眼神看着兰。兰有点不知所措,只是低头玩弄手中的折扇。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容易变质吗?”妈妈终于开口问话。

  “不知道。”

  “男人的心,”妈妈说道,“就像是太阳,看起来永远都一个样,好像没有变化,但却生成白天黑夜,让四季分明,人们不得不跟着他的脚步变换对策。”

  “那什么东西最不容易变质呢?”

  酷匠。网9永q久#》免;费看Q小A.说

  “女人的心。就好像月亮一样,看起来有阴晴圆缺,其实那都是别人投下来的阴影,和月亮没有关系。月亮自始至终都在那里,没有走开过。”

  “但是人们都说女人善变。”

  “那是他们喜欢善变的女人而已。如果一个女人不善变,不神秘,不难以捉摸,男人就会失去兴趣。”

  兰笑了一下:“您怎么突然和我说起这个?”

  “我知道你最近和一个叫埃尔德的西方男人走得很近。但我要提醒你,他不是你的恩主。我们是艺妓,需要恩主的供养才能够生存。那个叫埃尔德的男人无法给你最需要的东西。我花大把心思和金钱培养你,并非想让你和一个不相干的人远走高飞。我希望你像我一样,有一个愿意为你花钱的男人养活你,在你美丽的容颜转瞬即逝之后,不至于穷困到去低级场所卖弄声色。我们不是普通的女人,所以无法去梦想普通的生活,你明白吗?”

  兰说道:“这些话从我小的时候您就开始说了······”

  兰还没有说完,便被妈妈打断:“但是你还不明白!是不是?我了解你,你就像是要逃出牢笼的小鸟,想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我告诉你,那个世界不比现在的世界好多少。当你付出真心,但被男人抛弃,流落街头,吃不上穿不暖的时候,你就会怀念那些在笼子里的时光了。

  兰闭上眼睛,半天才说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是的,我的孩子,”妈妈抚摸着兰的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我也曾像你一样幻想过美好的爱情,但最终一无所有,倒是那个我不爱的男人给了我踏实的感觉。我们是女人,有时候身不由己。”

  “我明白了。”

  “那就将自己打扮好看一点吧,还有很多男人排着队想见你。你可以从他们中间挑选一个作为你的依靠。”

  “一切由您做主吧,”兰有些消沉的嘟囔道,“我还能有自己的选择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