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也许是因为商人的缘故,楠本目的思想比同时期的其他日本人更加的开化,否则他也不会建议德川幕府让埃尔德在江户开设医院。但他无论怎样的开化,对于埃尔德和云的关系,终究还是细心的揣测着。

  “前几天我看见你和那名外国医生在庭院里饮茶?”早饭时,楠本目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云停顿了一下:“是的。他是个博学的男人,他说院子里的紫阳花不是紫阳花,而应该叫绣球花。”

  对于植物学方面的事情,楠本目没有兴趣,他看着云说道:“无论是什么花,我都不希望我的女儿会‘乱花渐入迷人眼’,我看到那个年轻人将花戴在你的头上,你们两个看起来都很高兴。”

  “父亲大人······”云有些慌乱。

  楠本目抬手说道:“云,你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思想禁锢的人,否则我也不可能让我的女儿在庭院里陪一个外国男子饮茶。我也知道,埃尔德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是,他对你来说,毕竟是遥远而陌生的,我希望你能把握分寸。”

  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父亲大人。”

  “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楠本目笑着将煎鱼夹到云的碗里。

  一个月之后,在德川幕府的支持下,埃尔德的医院终于建成了。不过埃尔德毕竟是个外国人,而且当时的日本对基督教更是明令禁止。鉴于此类种种,德川幕府只允许埃尔德将医院开设在郊区的山脚下,通往这里的路也只有一条,中间设有关卡,只允许病人出入。如果埃尔德想去集市或是进城办其他事情,一定要有德川幕府的人陪同才可以。

  “那您岂不是像个犯人一样被关押?”云听了埃尔德的描述,不由得惊呼,“只不过关您的监狱大一些而已。”

  “我毕竟是个外国人,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早知今日,当初您还是和商团回去长崎的好。”

  埃尔德笑着说:“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愿为一人长住于此。”

  云沉默了一下,说道:“谢谢您不吝啬自己的医术,不但治病救人,还传播教学。”

  “我并非大公无私,这么做的原因,都是因为一个人,那个让我愿意留在江户的人。”

  酷K匠)网{永:久y免^{费看D小@说

  云转过身,不敢直视埃尔德:“您的一番心意赤诚无比,但那个人未必能够接受。”

  埃尔德走到云的面前说道:“我早就料到一定会困难重重,但这并非是阻止我的理由,就像我历经千辛万苦从荷兰来到日本一样,如果这途中有一丝的气馁,此时我就是在荷兰平淡的生活,而不是在我爱的人面前倾诉衷肠!”

  云惊讶的将手放在嘴边,语气有些颤抖:“您刚才说什么?”

  “我刚才在说自己的心里话,”埃尔德温柔的握住云的手,“我知道,这肯定是第一次有西方男人向您表白,但我对日本的了解,并不比您少。您还记得吗?那些绣球花。”

  云反应了一会儿,突然将手撤回,然后鞠躬道:“不好意思,埃尔德先生,我想您一定是在说胡话。我还有事,必须先走了。”说完便急忙跑开了。

  埃尔德没有追上去,他也觉得自己有些鲁莽。看着云远去的背影,他的心里很失落。也许自己真的是异想天开,一个富商家的千金,以后一定会嫁给地位崇高的贵族。而自己呢?只是一个漂泊到此的年轻医生,如果没有德川家的支持,什么也做不了。如果云选择和自己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埃尔德叹了口气,慢慢坐在石凳上,呆呆望着远处的一片树林,直至日落月升之时。

  江户的夜晚很热闹,到处都是闲逛的人群,人们在繁华的街道上相互簇拥,脸上都是兴高采烈的神情。埃尔德没有兴趣去欣赏“浮世绘”里的美景,只是低着头穿梭在人群中。

  这时,一乘轿子挡在埃尔的面前,轿夫比划着让他闪开。埃尔德侧过身,让轿子走了过去。透过轿窗,埃尔德看到里面有个女人和他四目相对。埃尔的没有介意,只是继续往前走。

  “医生,埃尔德医生。”突然有人叫道。

  埃尔德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华丽和服的美丽艺妓被轿夫搀扶着走出轿子。她的妆容无比精致,灵动的眼神顾盼生姿。

  艺妓优雅的走到埃尔的面前,微微鞠了一躬:“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花子?”埃尔德有些不敢相信。

  “不,”花子笑着说道,“请您叫我的艺名,兰。”

  “兰······”埃尔德轻声说着,更像是自言自语。

  依旧是欢声笑语,依旧是歌舞升平,这里不再是长崎的“依兰室”,而是江户的“伊掌落樱”。

  精致的房间内,埃尔德喝着兰为他斟满的清酒,明显有些闷闷不乐。兰没有说话,只是温柔安静的低头不语。埃尔德擦了擦嘴边的酒水,说道:“你怎么不说话?”

  “您显然是心情欠佳,我不想打扰您而已。”兰说完又将酒斟满。

  “几年不见,你看起来长大了不少。”

  “希望在您眼中,我比原来美丽一些。”

  埃尔德抬起头,仿佛凝视着远方:“就像是秋天的树林,山下那座古庙,还有虔诚祈祷的她,一切都是永恒的美丽。”

  兰笑着问:“您是在夸我,还是在回忆另一名女子?”

  “不好意思,兰,我今天的心情很差。”

  “我知道。”兰轻声道。

  整个晚上,埃尔德都在不停的喝酒。而兰,拨弄着琴弦轻轻的吟唱,像是树间的风声,又像是石间的流水声响。虽然很多有钱的男人等着一睹兰的芳容,但此时此刻,兰只愿为一人展现自己的美丽。也许埃尔德心里还想着那次深秋的相遇,但兰的脑海里,却是在长崎意外受伤后与这个男人的生命偶然。

  “下个月开始,”埃尔德说道,“我就要在医院里忙碌了,我想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可以去看您。”兰说道。

  “不可能的,”埃尔的摇了摇头,“他们是不允许的。”

  “也许您还不知道,”兰笑着说,“艺妓是可以自由出入的,我保证。”

  就在埃尔德借酒浇愁的时候,云的心里也不好受。此时她独坐在庭院里,看着月光倾泻在周围的每一个角落。这月光恰如云的思念,照的很远,很美,但也只是照到,不能得到。

  楠本目透过窗户,看到云孤寂的身影,不由得叹了口气。他了解女儿的性格:外表温柔,但是内心坚强无比。有时候更像是男孩子。如果这次她真的是爱上了那个西方男子,很有可能会坚持到底。但楠本目更加坚信,这不过是少女情怀的转瞬而逝,埃尔德只是个匆匆过客而已。

  月挂中天,云觉得凉意渐浓,于是站起身准备回去。不经意间,她看到了眼前的绣球花。云凑上前去,借着月光仔细看着这些小花,渐渐出了神。她回忆起埃尔德将花戴在她鬓上的情景,回忆起两个人第一次在寺中相见。但无论是哪一次,埃尔德的眼神都让云难以忘怀。那份渴望与珍视,是云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站在这里干什么?”楠本目将一件衣服披在了云的身上,“还不回去休息?”

  “父亲大人,”云赶紧转过身,“您还没有休息吗?”

  “我很担心你,你不要紧吧?”

  “我没事的,这就回去睡觉。”云说完后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楠本目看着云将屋里的蜡烛熄灭后,便唤来仆人道:“明天派人把这片紫阳花全都挖走,我不想再看到它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