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云的父亲——楠本目所患的病症,如今已经无从查考。只能说在当初的日本,御医都束手无策的疾病在埃尔德的眼中,并非无药可治。经过三个月的细心诊治,楠本目渐渐恢复了健康。云很高兴,但是那些御医们却很生气。

  在第二年的春天,楠本目已经彻底康复。云为了表示感谢,特地请埃尔德来到家中的庭院里饮茶。在绿草如茵的院子里,云细心的用石磨将茶叶研细,制成抹茶,递给埃尔德。

  埃尔德接过茶碗,假装细细的品味,但他心里还是更喜欢咖啡,但是云亲自做的抹茶,总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味道。

  “我父亲非常感谢您的帮忙,”云双手接过埃尔德的茶碗,笑着说,“他已经写信给将军大人,希望您能留在江户,开设医院,或者是教学。”

  “我也很愿意留在这里,真的。”

  “是吗?”云抿着嘴笑道,“如果不随着商团回到长崎,您可是要有心理准备的,要常住江户了呢。”

  “我愿为一人常住于此。”

  埃尔德注意到云突然的停顿,他不清楚这个温柔含蓄的女子是否明白他的意思。

  H#酷匠n网T首4发

  云仍旧是慢慢的研磨着茶叶,只是不再说话。这时一阵微风拂过,从不知何处飘来一阵淡淡的花香。埃尔德站起身,寻着香气,看到一朵朵蓝色的小花,于是笑着问:“你们家的院子怎么会有这种花?”

  云笑着说:“你认得紫阳花?”

  “紫阳花?”

  “是啊,中国有位叫白居易的诗人曾写道‘虽在人间人不识,与君名作紫阳花’,说的就是它们了。”

  埃尔德摇了摇头:“以我的见识,这花与中国的紫阳花并非同一品种,不过相像而已。我更加好奇的是,这种花只有生长于火山岩附近的才会是蓝色,你家这一带的泥土不是酸性的火山岩,为什么能够长出蓝色的花朵呢?”

  云很惊讶的看着埃尔德说道:“想不到您这么的博学,竟然如此了解紫阳花。这些紫阳花是我父亲的一位好友从别的地方带来的,它们下面的泥土也是从那个地方一起运来的,所以花的颜色才能够一直保持蓝色。”

  埃尔德摘下一朵簇拥在一起的紫阳花,小心的插入云的鬓角:“楠本小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是一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为了纠正世人的错误,我将在今天正式命名它们为‘绣球花’,这将是日本独一无二的品种,您是第一个见证此事的人,也是‘第一个’佩戴绣球花的人。”

  云看着埃尔德的面庞,又轻抚了一下鬓上的绣球花,不由得笑了起来。在埃尔的看来,云的笑容使得春天里的一切花朵都黯然失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