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去依兰室了?”埃尔德凌晨归来时,很多人上前问他。

  “是啊,那怎么样?”

  “你小子真有福气啊,你知不知道所有人都要预约那些美丽的艺妓,排起队来的时间是很长的,你怎么能够那么轻易的就见到她们呢?”

  埃尔德故意用炫耀的语气说道:“因为我和花子是朋友啊!”

  众人连忙起哄:“原来你是花子的恩主啊!”

  “什么恩主?”埃尔德疑惑起来。

  对于埃尔德来说,艺妓的世界遥远而陌生,他不知道“恩主”为何物,更不知道“线香代”又是什么。花子也许对埃尔德有着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在埃尔德眼里,花子只是个漂亮的小朋友而已。

  随着埃尔德治疗的病人越来越多,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对于封闭在岛内的日本人来说,西方医术的便捷与高效让他们受益匪浅。许多思想先进的年轻人来到商馆,主动要求作埃尔德的学生,以便能为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埃尔德当然很愿意,于是干脆在长崎开了一家医院,一边教学一边医治病人。

  1826年的初春,荷兰商馆的商人们开始准备去江户觐见德川幕府,埃尔德作为随行医生,也加入其中。就是这一次的随行,让埃尔德遇见了一生所爱的女人——云。

  到达江户后不久,一个秋天的下午,夕阳将遍野的金黄染成了血红,埃尔德在一所寺庙中静静的坐着,享受着无比的寂静。几个僧人在廊间穿行而过,空灵的击钵声响回荡在山谷。埃尔德闭着眼睛,捕捉着每一个细微的声音:风声、水流声、叶片飘零、木屐踩着碎石······埃尔德听见有人踏着碎石来到庙前,轻轻的敲响许愿的钟声。他睁开眼,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站在佛像前。这个女子额头饱满,鼻子小巧,长长的手指合在一起,放在头顶,嘴里不住的默念祈祷。她双眼紧闭,眉头微皱,看起来心事很重的样子。

  转头间,女子和埃尔德四目相对。她顿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急忙提起衣角转身而去。望着女子的背影,埃尔德凝固在秋风落叶中。寺院中的美景衬托着这名女子的容貌,实在是恰到好处。一样的沉静,一样的温柔,能安息万物,又能覆盖漫山遍野。

  当埃尔德回过神来,那个女子已经要走出寺庙的大门。埃尔德急忙起身追了出去,紧紧的跟在女子的后面。穿过庭院,跨过小桥,女子从水中的倒影察觉出跟在身后的埃尔德,她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埃尔德。

  “您有事吗?”女子问道。

  DR更Vn新r最快上a酷\匠I网@e

  埃尔德急忙停住脚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女子发呆。

  女子微微的躬身道:“如果您没有事的话,请不要在跟着我。”动作虽然谦卑,但是语气有些强硬。

  “您好像有心事?”埃尔德问。

  “每个世人都有心事。”女子回答。

  “看到您的愁容,我心有不忍。”

  “萍水相逢,您又何必介怀呢?”

  “东方人相信缘分,既然有缘相见,您要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说。”

  女子低眉不语,半天才说道:“父亲病重,我很担心,所以来求佛祖保佑。”

  埃尔德笑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也许我可以帮忙,我是一名医生。”

  女子有些惊讶:“您是医生?这是真的吗?”

  “是的,这两年间,我在长崎开了一家医院。”

  “但是······”女子有些犹豫,“江户的名医都束手无策,您一个外国人······”

  “我一定会尽力而为,让我试一试。”

  “既然如此······给您添麻烦了。”女子说完深深鞠了一躬。

  “您可以叫我埃尔德。”

  “您叫我云就可以了。”女子终于露出了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