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我叫贺宝宝,来自陕西西安,当你有幸打开这本书时,就证明小学的回忆来了。

  那年,我一年级。

  “起床!”哦,天哪!今天是开学第一天!“现在时刻----北京时间----七点十三分!”完了,第一天就要迟到了。我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草草的洗了洗,吃了点就去上学了,我们坐公交车,靠!什么破运气?早高峰堵车!“嗷嗷嗷,快点啊!”真是恨不得强过司机的方向盘我来开车,等啊等啊,都快等睡了,哐噔!终于到了!啊啊啊,老天爷啊,请赐予我一双巨大的翅膀吧!正如我想的,下了车,便是飞奔。

  或许每人上学都会有这样的一天吧。

  “等等等等,上课了,请大家做好课前准备,进教室时不要奔跑拥挤,尽量使自己安静下来。”好长的上课铃,是一个姐姐的声音录的,那上课铃我可忘不了。那一刻,我终于跨入了校门,只见沸沸扬扬的队伍,哗哗的向教学楼外的小水泥地操场涌来,那时我们学校还在改造中,装修另一半教学楼轰隆隆的,吵得要死。

  “你几几班的?”一个胖胖的男老师搂住我的脖子问。

  “额啊?一年级六班吧!”我突然莫名的紧张。

  a酷90匠网正●版8首F发_

  “哎,孔老师!这娃你班的!”他朝我的小学第一个班主任边喊边让我过去。

  “去里面找一六班,把你书包一放赶紧过来站队!”孔老师的声音是温和的,好像因为着急显得有些失态。

  一年级,老师不要班长,我积极当了个小组长,当时挺骄傲,挺负责,以为老师多信任我,上课也贼踊跃,发言贼流利,在学期末,考得“双百”,猴开森!其实一个班五十多人,四十人都是,也没啥。老师素质报告册上还把我表扬的我要上天,“你是一个积极,可爱,善良的孩子,作为小组长,你总是那么尽职尽责......”那些年,老师都会夸你的。

  就这样,晃着晃着就晃完了一年,什么也没干,就当了个不起眼的组长。

  中间过了个暑假,去了趟四川,玩儿疯了,放羊了,又该学习了,接下来我迎来了二年级,这一年可不容易——报课外班了。

  刚开学没多久,我妈接我放学时,说周末有个试听课,我欣然答应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周六我们一家来到了一个老旧的大厦九楼,刚出电梯,一幅幅书法作品映入眼帘,嘈嘈杂杂的声音直往耳朵里钻,墨香扑鼻而来,来到了老师面前问他这里的情况,他才没空和我们聊,继续给学生说:“这一笔要重,压死喽!燕不双飞,怎么能一样?!要一波三折懂吗?”(哇噻,好潇洒),一看就是教地很牛逼,从此我就跟定了陈老师。

  从二年级我就不停的在试听课、讲座和补课班之间来回奔波。哼哼,我也真行,一下报了四个课外班:书法、英语、画画、还有另一个英语班,靠!虐死去!给一个八岁的孩子这么大压力,也是够够的了。

  那学期有个好朋友转校了,有个陌生人转来了,很快,我们就成了好朋友,玩的不错。说到好朋友,我便不得不想到丁致远。

  他是我幼儿园同学,一直是我最好的哥们儿,但最好的朋友总是有过许多磨合。

  小时候我很爱跑步,总和别人比赛跑步,有一次,我和雷宇辉跑,跑的飞快——飞奔,把丁致远给撞了,我正要嫌他挡道,他就说要绝交,切,绝就绝,少他一个朋友地球照样转,就这样绝交了,有几次,我想找他说话,都因为赌气都忍住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他对我竟是那样重要,他是我聊天的话友,是我跑步的教练,是我不可失去的哥们儿!

  从此,我们就关系好到不能再好。

  英朗外国语培训学校是个熬人的地方,我曾在那里上过四年英语。

  第一年,教我的老师不好,姓李,我们叫她Liona,每次上课讲的内容屁大一点儿,自己讲课不行,怪我们学生不努力,作业还死多,成天噼噼叨,一直煎熬到有一天,一个不认识的年轻女老师在教室后面听课,我们就知道,好日子来啦。

  那个新来的老师姓罗,罗老师,我们叫Rona,讲课很认真、仔细,有趣味,作业布置的也不多,一开始,她教我们的是剑桥英语,学了两年多,从预备级学到了二级,考了两次级,一次满盾,一次十四盾,满盾就十五盾呢,我好开心的,我知道这些都归功于罗老师,每周上一次课,在周三晚上五点半到八点半,每次上课前我去的最早,教室里空空如也,然后我就拿起空调板儿,把空调打开,反正和老师关系最好的学生就是我,老师也允许我这么做,每次我都坐在第一排离罗老师最近的位置,上课之前,我就和罗老师聊天聊地,就像我们不是师生关系,而是朋友,是哥们儿,坐第一排还有一个原因,我可以每次回答问题都被老师点名,然后就可以让罗老师在我妈面前好好夸我一顿,夸的我心花怒放,每次下课我都去帮罗老师把包儿放回办公室,然后等他们下楼我再入队下楼。

  罗老师和我关系好,有一次竟然托我家长帮她租房,呵呵,这点小事儿,就帮了,最后找了个离英朗又近,又好的小公寓,棒棒哒呢!

  有一次,杨淑彤突然问我英朗是不是罗老师教我,我说嗯,她说她也是,她也是和罗老师关系最好的学生,从此,我俩之间话就多了起来。

  什么?为什么我俩话就因为罗老师多了嗫?说实话宝宝我也不太清楚,谁让这世界精彩来着?有时候就是跟一个人的关系,不知不觉就好了。我们魏老大曾经说过:讨厌一个人可以有一百种理由,可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嘘,别瞎想,我不喜欢杨淑彤,只是关系好一点儿罢了,以后我有的是时间慢慢给你们讲我喜欢谁,你们可别瞎传哈,会伤自尊的,对了,那个词儿叫“绯闻”,我班可有人大嘴帘子哩!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寳儿 说:

。。。。。。。。。。。。

  2016-07-03 星期日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