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N匠网fK唯o一正@W版tg,其%他xQ都(J是}盗版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后花园的亭子,“谣谣,你去摘点芙蓉花来。”说完,顾琉瑜便在亭子里打瞌睡,齐谣提着篮子,来到离顾鱿鱼最远的地方采芙蓉。

  她背对着亭子蹲下摘了一会儿芙蓉,便忍不住抱怨:“这太阳这么毒,你倒是享受,”她垂眸看着花篮里的芙蓉,戏说:“这花……该不会是用来沐浴的吧?咦~这死鱿鱼也太闷骚了。还花瓣澡呢,就不该用芙蓉,该用菊花才相称,同样的邪恶猥琐。”

  正抱怨的入神,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充满磁性的声音,吓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几株芙蓉上。“谣谣,菊花很猥琐?”顾琉瑜脸色阴沉可嘴角依旧带笑。“这样吧,芙蓉你就不用摘了,多摘些菊花吧。”说完,顾琉瑜甩袖离去。“唉……倒霉。”齐谣认栽的在花园里摘了一下午的菊花。

  傍晚回到大厅,只见顾琉瑜站在那里,对她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谣谣,今日本公子要换些新口味,你叫厨房做两道菜:爆炒鱿鱼,清蒸菊花糕,外加几道我爱吃的。”顾琉瑜双目含笑,凝视齐谣,当他说到“鱿鱼”和“菊花”的时候,齐谣明显抖了两抖,他果然还在记仇。

  “公子……”齐谣想解释解释,又被打断了。“快去办吧,本公子可不想受饿。”顾琉瑜又潇洒离去。

  晚膳时间,,齐谣为顾琉瑜布菜,正当要把菊花糕端上桌时,顾琉瑜却开了口:“谣谣,既然你对这菊花情有独钟,那这些你都吃了吧,记住,一块不许剩,浪费是可耻的。”

  齐谣看着手里的菊花糕,脸差点皱成了菊花样,却只能说:“谢公子赏赐。”她端着菊花糕对到一旁,心想“我拿回房间,谁知道我吃没吃完。”想到此处,她又灿烂了几分。

  可顾琉瑜似乎猜透了她的侥幸心理,说:“谣谣,过来,坐在本公子面前吃。”“公子,这不合礼数。”齐谣僵硬了一下,顾琉瑜威胁性的“嗯”了一声,齐谣便毫无骨气的坐下吃糕,边吃心里边流泪。

  “好吃吗?”顾琉瑜加了一块肉进嘴里问,“恩。”齐谣答,“来,尝尝这鱿鱼。”顾琉瑜夹了一块鱼肉送到她嘴边,看着鱿鱼,齐谣抖了一下,说:“公子,奴婢错了。”“先吃了再说。”他看着鱿鱼进了齐谣的嘴里,忽然他愣了一下,看着这双筷子勾了勾嘴角,他放下筷子,双手抱胸,说:“错在哪里?”“不该说公子的不是。”齐谣态度诚恳,“恩,那你准备怎么惩罚自己呢?”他笑了,自顾的扇着扇子。“随公子处罚。”据齐谣对这厮的了解,他铺垫了半天,要的就是这句话。

  “恩,那你这两天都吃菊花糕吧,反正你也觉得好吃。”顾琉瑜收了扇子站起身对齐谣说:“对了,你既然这么想知道我洗澡用不用花瓣,你便来亲自看看。”顾琉瑜温柔的说。

  可齐谣只看到了一块肉到了砧板上,任人宰割。而那坨肉就是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任君说:

勤劳的某君二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