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谣,你爬上树去帮我摘那朵花好吗?”一位青衣公子扇着扇子,面如桃花,相貌倜傥,嘴角挂着一抹笑意,道不明意味,眼里闪过一抹精光,躺在美人榻上晒太阳,他对着站在他身侧的侍女齐谣吩咐。。

  “公子,奴婢又是哪里得罪你了?”齐谣抬头看着一棵参天大树的一朵开得正灿烂的花,心想:这高度分明是要摔死我的节奏。“没有。你不去?谣谣,本公子觉得那花开得甚美,只可惜看得到摸不到,心中很是不爽,要是气出病来了,你可怎么办。我……”顾琉瑜停下扇扇子的手,眼巴巴的盯着齐谣。一见顾琉瑜又要发表“如果气出病来”的后果,齐谣急忙打断,说:“去,奴婢去,公子您先凉快着。”她已经无语了。

  齐谣上树十分小心,每走一步便要试试枝干的承受力度。边上树,边回忆起了与顾琉瑜的初次相见。@因为一些原因,齐谣被发配边疆做苦力,在奴隶军营里熬了五个月,终于还是撑不住染了病,身体呈现出假死状态,奄奄一息时被运尸体的士兵救了一命,让她被好心人捡到。

  这个好心人也就是顾夫人了,在她伤好后,以自己是孤儿无处可去的理由留在了顾家当侍女。顾夫人仅有一子,便是顾琉瑜。。6因为在边塞地区难见几个中原故人,顾夫人有希望顾琉瑜多接触中原文化,变安排齐谣去伺候他。

  初次见面时,顾琉瑜还在床上呼呼大睡,齐谣只好端着洗脸水准备去叫醒他,谁知刚一开门,一阵粉尘扑面而来,而姓顾这厮从床上蹦起,说:“不错,还是有人能中招的。”他穿着亵衣走到已经呆愣的齐谣面前。齐谣突然觉得身上好痒,茫然的看着他,他缓缓开口:“这机关我用来防贼的,这烟粉是痒痒粉。”“哐”齐谣手中的铜盆掉在了地上,“解……解药。”齐谣挠着脸,“给你,”顾琉瑜双目含笑,又补充道:“你最好还是洗澡,免得这粉尘染到我身上。”他转身回到床上,嘴角是抹阴险的笑意。

  M/更U新最》◎快x上r酷匠)!网$

  于是,从这天起,齐谣明白了,只要顾琉瑜不爽,她首先被开刷。而顾琉瑜在齐谣心中也有了新名字:顾鱿鱼。

  齐谣甩甩头,从回忆里脱身,回归现实,她还在苦命爬树。“诶……”她刚叹一口气,便听见树下的顾琉瑜大喊:“谣谣,你的……屁股上怎么挂了一个洞!”“啊!哪里?”齐谣脸涨红如一片红霞染过,她伸手慌乱去拉裙子,这不拉还好,一拉齐谣就后悔了。她脚下一滑,华丽的中了顾琉瑜的招。

  在即将坠地的一刻,她的后领被人大力拉住,不用猜也知道是顾琉瑜拉住她。

  “咳咳,谢公子相救。”明明是你差点害我摔死的!齐谣刚说完,身子便一沉,她被扔到了地上。“快起来,随本公子去后花园。”顾琉瑜说,“可是公子我的屁股……”齐谣有些羞涩地捂住屁股,“骗你的。如果你裙子破了,我第一反应便是跑,还会叫你吗?”顾琉瑜挽了挽袖子,“不对啊,是我的裙子破了,又不是您的,为何要跑?”齐谣疑惑。

  “我怕对我的双眼造成不必要的过度刺激。”顾琉瑜眉角一挑。

  齐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任君说:

啊,某君就这样来啦~~~~就收藏求评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