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血过多使我在昏迷过去之后,依旧感觉到全身冰冷,在不停的颤抖之下,我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不由地舔了舔已经干裂的嘴唇,我迷迷糊糊地醒转过来。

  之前的那流血的一幕幕仿佛还在眼前,定了定了心神,看到满身是血的刘虎此刻正躺在一边安详地睡着,我的心终是能够稍稍放下来。

  听着刘虎那已经渐趋平稳且有力的心跳声,我重新躺倒在地上,现在的我早已经筋疲力尽,放了这么多血,就算是我的体质再强大,也是架不住这么消耗。

  不过,能够将刘虎救回来,就算是我要我付出再大的代价我都愿意,哪怕是死,我也不会丝毫皱一下眉头。

  带着万分愉悦的心情,我躺在那边傻傻地笑着,事情终究是没有往坏的地方发展。

  不过此时我回想起刚刚的过程却是一阵后怕,因为我的体内充满着各种病毒,在当时那种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我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为了救刘虎,我的理智显然丧失了,不过看到此时刘虎的状况,我的心中不免有些担心,因为我不知道那些病毒会不会给刘虎造成伤害,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的做法就得不偿失了,不但救不了刘虎,反而会害了他。

  当前的情况看起来还算稳定,终于能够安下心来,我的神经最终全部松懈,最后沉沉地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之后,我身上终于恢复了些许力气,坐起之后,刘虎依旧没有醒来,不过他的面色明显红润了很多,之所以他现在都还没有醒来,估计是因为之前失血过多的缘故。

  不过看他那匀称起伏的胸膛,刘虎现在应该是在恢复当中,此时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而根据这叫声,我便能够判断,我跟刘虎在这潜水艇里应该昏迷了一天以上的时间。

  仔细推算了一下,再有四五天的时间,潮水便会再次涨起来,因此,我也不敢耽搁,顶着依旧还显虚弱的身体,我背起刘虎便向着通道当中走去。

  再次走过这条通道,地上那已经发黑的血液不断告诉我,之前刘虎已经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走到台阶看到那些已然僵硬的海猴子尸体,我的怒气顿时窜起,抬脚便向着那些尸体胡乱踢去。

  说来也怪异,这些海猴子虽然已经死掉,但是它们身上依旧非常滑腻,在我踢打它们的时候,我一个不小心,差点摔倒在地上。

  见此,我也不再做这无用功,回身按下那个红色按钮,石块升起,通道的入口被封闭,背着刘虎,不多时我们就出了这段台阶。

  回到平台之上,迎面起了一阵海风,带着腥味的海风,顿时让我神清气爽,之前混沌的脑袋,在此刻也是清醒了起来。

  这阵海风之后,哗啦啦的海浪声传来,以为是那海风吹拂的原因,所以我并没有去在意。

  先前留下的海鱼以及贝壳还有很多,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天多的时间,但是因为是在地下,那些东西只是散发出阵阵极重的腥味,不过却也是还能够继续食用的。

  将刘虎轻轻地放在一边靠在墙上,我跑出这个平台,来到外界,寻到一处小溪之后,装了一大壶水便急急地跑了回去。

  兴冲冲地回到平台之上,面前的一幕顿时让我傻了眼,手中的水壶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我不敢相信眼前的发生的事情,因为之前还躺在墙边的刘虎,此刻居然失去了身影。

  我的脑袋一下子便像炸开一般,我拿着手电开始在平台上疯狂地搜索起来,而我也是发现,从之前刘虎躺着的地方开始,有一条长长的水渍直直通向海中。

  直到此刻,我才反应过来,之前那海浪声,分明就是有不明的动物接近,在我离开之后,将刘虎给拖到了海中。

  眼中一股煞气徒然冲起,我憋着一腔怒火,沿着那拖痕的方向一下子跃入海中。

  酷}f匠网……正#:版首|q发o《

  先前十三考虑到我们的情况,将这支手电加上了防水的功能,这个功能也是在此刻派上了用处。

  借着并不明亮的昏黄光线,我在海中不断下潜,但是无论我往哪个方向找去,我都找不到关于刘虎的丝毫踪迹。

  想到依旧还在昏迷状态的刘虎,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现在可能已经出现了最坏的状况,气急之下,我这一口气再也憋不住,无奈,我只能回潜上平台恢复气力。

  等到体内再次聚集起些许气力,我深吸一口气再次向着海中潜去。

  这一次为了节省力气,我是沿着边缘向下攀爬而去,大概下潜了将近十米的距离,我的心跳忽然加快,因为在我下方凸起的石块之上挂着一条破布,这条破布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黑红的颜色,而这条破布正是之前我用来给刘虎止血用的。

  将之紧紧地抓在手中,我再次向下潜去。

  在下潜的过程中,我也是发现了蛛丝马迹,在这些石壁上有着一道道浅浅的抓痕,而从这些抓痕来看,应该是一只四指动物造成的,想到这里,我一下子联想到了那些海猴子,被我杀死的那些海猴子爪子上便是四指,不过从这里留下的痕迹来看,若这真是一只海猴子,那么这只海猴子的形体必将是极其巨大的,因为这抓痕的宽度足足有我的两臂肩膀这么宽,以点推面,我能够想象到这只海猴子是非常巨大的。

  不敢再继续停留,我循着这一丝踪迹,继续向下潜去。

  继续下潜了五米左右,这抓痕的方向一变,方向此刻变为了平行,而这抓痕到了这边其出现的间隔也是越来越长,我口中憋着的气已然不够,无奈之下,我只能迅速上潜,暂时离开这个地方。

  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我现在有一腔的怒火想要发泄,想到那些残忍嗜血的海猴子,我再次后悔了起来,之前为了图方便,我将刘虎一个人留在了这边,虽然我的速度已经很快,但是中途还是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我不由地再次责怪起自己,李默安啊李默安,你怎么就不吃教训呢,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我这是吃一堑智非但没有涨,反而还退化了。

  不过此刻也没有时间给我忏悔,大口吸气之后,我快速向下潜泳而去。

  而此时一个非常不好的情况也是随之出现,手电的灯光开始闪烁起来,灯光明灭之下,我心中不由大骂,老天你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吗,在这节骨眼上,你跟我说手电要没电了。

  但是我心中的咒骂显然起不了丝毫作用,争分夺秒之间,在我的全力催动之下,花了两分钟的时间,我再次来到先前停留的地方。

  借着那明灭不定的灯光,我终于找到了下一处抓痕出现的地方,循着这个方向游去,我俨然发现,这里已经没有前进了空间。

  此时在我面前的是一处石壁,这石壁凹凸不平,其上长满了各种海草。

  而在这密密麻麻的海草之上,我终于又发现了刘虎的一丝线索,又是一条破布,跟之前的那条一样,上面染满了刘虎的鲜血。

  不过即使我发现了刘虎身上掉落下来的东西,但是我现在已经失去了寻找的方向。

  心急火燎之下,我在这些海草当中不断翻动起来。

  胡乱当中,我扒动海草的手感觉一空,心中一阵狂喜,看来这老天还没把我逼上绝路,将这里的海草全部扒开,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漆黑幽深的大洞。

  一靠近这大洞,我便感受到一种刺骨的寒冷,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我没有丝毫犹豫,双手双脚猛地一划,便向里游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再次有意为难我,手电的灯光在极速跳动了几下之后,便消失了所有光芒。

  不由闭起双眼,过了两秒钟之后,再次睁开眼睛,我也是略微适应了这里面的黑暗,朦胧当中,我隐约能够看到这洞内的大致走向。

  磕磕碰碰地向里游去,我感觉到水压越来越小,随着一阵哗啦的出水声响起,我一下钻出了水面。

  钻出水面之后,我仔细地辨别了一下,此刻在我面前的应该是一个山洞,沿着边缘爬进这个山洞中,我不由地大口呼吸起来。

  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从来不信神鬼的我,在心中居然开始祈祷,佛祖保佑,上帝保佑,各路神仙鬼怪保佑,不要让刘虎出事,要是他真的出事了,那么就等于是我杀死了刘虎。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喘着粗气,开始向着这山洞内快速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